原标题: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他一生都在讲别人,今天我们说说单田芳

原标题:每天1亿人听他讲故事的单田芳:很多人喜欢我,这就叫幸福

他一生坎坷,生过重病,放弃过梦想,当过说书人,做过“北漂”,最后他成为了最成功的书评家之一,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每天都有1.2亿观众收听他的书。

图片 1

图片 2

单田芳(资料图)

2018年9月11日15时30分,著名书评家单田芳在中日友好医院因病逝世,享年84岁,一代书评家就此消失,是书评界的损失。听闻这个消息,1.2亿听众都在缅怀我们敬爱的单田芳老师,。单田芳一生都在讲别人的故事,其实他自己的经历也是一部精彩的小说,今天就让小编带大家去了解一下单老师吧。

(来源:环球网)

图片 3

搜狐娱乐讯
早前,据环球网报道,“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单田芳的名字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他说了56年的评书,有录音记录的就有100多部,在全国500多家电台、电视台播出。单田芳独特的嗓音陪伴了从“30后”到“90后”的几代中国人,他的语言魅力打通了地域、文化、年龄的界限,据说现在每天还有1亿多人在听他讲故事。2011年1月19日,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单田芳北京的家中,采访了这位评书界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虽然已经77岁高龄,单田芳依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对过往的经历有着惊人的记忆力。

单田芳出生于1934年,在这种不和平年代出生的人没有几个的人生是不坎坷的,单田芳也不例外。单家是民间艺人之家,单田芳的外祖父,父亲,母亲都是民间艺人,父母都希望单田芳子承父业,但单田芳骨子里觉得民间艺人这种身份难登大雅之堂,他的梦想是当医生,高考的时候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沈阳医学院,但没想到上天跟他开了个玩笑,开学没几天,他就生了一场大病,整个人奄奄一息,这种时候家庭又遭变故,难以再供他读大学,他不得不退学。病好了之后听了父母的建议去跟人学说书,之后成为了一个说书人,勉强生存了下来。

个人口述的小历史汇聚起来就是一部中国的大历史

图片 4

采访单田芳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他平常说话也像讲评书一样绘声绘色、声情并茂,半个多世纪的说书生涯让评书已经和他融为一体。

但在遇到大动荡时期的时候,单田芳被这场前所未有的大动荡时期打入了人生的“冷宫”。他因为说错了话,被下放到农村去。他从小就没干过农活,而且在农村人生地不熟的没人把他当回事,他那时过的每一天都是煎熬,直到漫长的四年后,他在农村突然吃不上饭了,他想横竖一死,不如逃吧。

单田芳的自传体新书《言归正传》近日出版发行,同时录制的百回评书也从元旦起在北京文艺广播电台独家首播。为什么说了一辈子评书,最后开始说自己?单田芳说这就叫“言归正传”。“我说了这么多的书,不管是武侠的还是历史的,说过的人物有上千个,说的都是别人,现在我要说说我自己。”《言归正传》的副题就是“单田芳说单田芳”。

图片 5

单田芳出自传的想法由来已久。“1978年,我被落实政策回到曲艺团工作以后就想写自传了,但一直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整理成文。”直到1996年,62岁的单田芳把家安到北京,邻居是作家奚清汶。聊天过程中,奚清汶对单田芳的经历很有兴趣,想要整理成书。于是,由单田芳口述,奚清汶录音整理,到1997年自传初步完成,题目是《单田芳说单田芳》,但是几经修改,单田芳自己都不太满意,最终也没有公开发行。

逃了之后的他流浪在东北三省一带,他生怕政府的人会把他抓走,每天都过得如履薄冰,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开了,他才得以“平反昭雪”,继而恢复名誉和公职,迁回城市,并重返舞台。这一年,他44岁。人生的苦难已经在前半生结束,后半生的他过得很顺利,也很成功,“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他的名字慢慢在中国家喻户晓。

这事情一放,就一直放到了2010年。“只有我自己才最了解自己,写出的东西才最真实。我已经76岁了,再不写恐怕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又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口述,这才完成了这本自传。我相信,个人口述的小历史汇聚起来就是一部中国的大历史。”

图片 6

记者采访时,《言归正传》的评书正录到“文革”期间单田芳带着女儿“负罪逃走”的段落。“说自己和说别人特别不一样。你看我说别人夸大一点儿,无所谓的。反过来,说自己,不能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有很多碍口的事情,没法说。我只能实事求是,留给别人去评价。说到一些伤心的地方,虽然过去这么多年,有时候也录不下去,有点哽咽,辛酸啊!”

退休后,单田芳搬家到北京,在北京定居,并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每天凌晨四点起床,在家里录书。那时候的他已经有上亿的收听观众,他为了能让这上亿的观众每天都听到他的说书,不曾懈怠过自己,所以退休后的他比退休前更忙了,但他心里觉得特别充实,在北京定居后再也没有离开过,一待就是20年。

很多人喜欢我,这就叫幸福

图片 7

单田芳的人生经历充满坎坷。1934年,他出生在一个曲艺世家,外祖父王福义是最早闯关东的那批民间艺人,母亲唱大鼓,父亲是弦师。但单田芳年轻时并没有想过去说评书。“虽然我出生于曲艺世家,亲戚都做这个,但我却喜欢学工科和医学。”说评书的人在那个时代是闯荡江湖,走到哪儿说到哪儿,登不得大雅之堂。

76岁的时候,单田芳自知自己活不了几年了,为了把这门说书的艺术传承下去,他开始广收弟子,生前他门下的弟子高达27个。但是他自己的几个儿女并没有子承父业,原因是早年被大动荡时期给耽误了,等到他“平反昭雪”后,孩子们已经二十多岁,早就过了适合学说书的年纪,是以单田芳说,多多少少有些遗憾。

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考上了东北工学院。开学刚一个星期,却生了场大病,再加上家庭遭遇变故,他不得不退学,1955年进鞍山曲艺团,开始说起了评书。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