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历史上被追和次数最多的一首词,千百年来无人能超越

内容摘要:苏轼是北宋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他一生笔耕不辍,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佳作。单就词一种文学样式而言,苏轼扩大词境,用词抒写政治怀抱,而苏词中蕴含的浓浓家国情怀不断激励着后人,本文就《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与《念奴娇˙赤壁怀古》为例做以详细阐述。

一首好的词,往往会引来无数词人争先应和,特别是词人的亲朋好友,常以这种方式与原词相互沟通。有时是一首词流传开来之后,不断为人所喜爱,便有不少人作词应和,就像如今的公众号、自媒体文章一样不断被人转发、评论和点赞一样。更有甚者,词人自己写了一首好词之后,再作一首词自和。这种风气自然是在宋代最为流行并不断发扬光大。有宋一代之后,有些经典的词作长盛不衰,甚至几百年后都有人写词相和。

关键词:苏轼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念奴娇˙赤壁怀古》 
家国情怀

那么,历史上哪一首词是流传度最广,被追和最多次的词呢?想必大家脑海中会涌现出那些经典宋词以及宋词大家。那到底是谁呢?

在中国文化史上,苏东坡无疑是一座巍峨的高峰,
他生性旷达,又浪漫潇洒,诗书文词兼擅,是中国文化史不可多得的全才。在人才辈出的宋代,他独树一帜,继欧阳修之后毅然担起文坛盟主的重任,将北宋文学推向了新的高度。苏轼对词体建设贡献突出,是继柳永之后又一勇于革新的能手,他拓宽了词的表现题材,打破了“诗庄词媚”的词学传统,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推动有宋一代词作风格的多样化。而苏轼流传至今的三百六十多首词中,婉约词、豪放词、旷达词各有千秋,词中蕴含的拳拳赤子之心、深深家国之情值得后人不断推敲,并反复咀嚼。

图片 1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是脍炙人口的名篇,且因词中突出的家国情怀近千年来依然吟咏不衰。更有宋人云,“东坡咏月词一出,余词尽废。”全词如下:

据王兆鹏、郁玉英、郭红欣所著的《宋词排行榜》进行的统计,被追和最多次的词是出自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一说起这首词,想必大家都能朗朗上口,脱口而出。这首词在南宋到金时期被追和23次,元、明被追和64次,到了清代则被追和46次,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统计因追和这首“念奴娇”而写的词作多达133首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时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是所有宋词中被追和最多次的一首词,其影响力有多巨大就不言而喻了。就连南宋的豪放派大词人辛弃疾也曾次韵这首词,写了首《念奴娇·用东坡赤壁韵》。当然,没有一首词的境界和气魄能超越苏东坡的这首词。

全词意境豪放阔大,风格潇洒,给予读者独特的审美享受,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语言中蕴含着深深的家国情怀。“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小序简洁明了,用以表明写作缘由。“丙辰中秋”表示时间,“丙辰”指甲子纪年法,中秋节源于唐代,但是望月怀远的文化意义早已在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与精神世界里根深蒂固。屈原曾向天发问,李白也曾把酒问月,苏轼在中秋月圆之时“把酒问青天”,阐释月圆人未圆的具有普遍性的悲剧。“兼怀子由”意为顺带着怀念一下弟弟,因为他们兄弟俩已经七年没有相见了。“兼”表明作此篇用来“怀子由”只是次要目的,因此词中主要目的显然值得探讨。本人以为,苏轼作《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兼怀子由”是辅,而“大醉”遣怀是主,即以遣家国情怀。于家而言,兄弟离散难以相聚;于国而言,内忧外患由来已久。

图片 2

且看上阕,“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开篇化用李白古风名作《把酒问月》:“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李白酣醉之时,向夜空中高悬的明月发问,人类想要攀登明月的理想终究难以实现,可是月亮却依旧与人类不离不弃。历史的车轮缓缓前进,六百多年后的苏轼也在中秋月圆之际把酒问月,“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不知月宫中是哪一年呢?众所周知,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有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的说法,在美好的想象背后,它本质上传达的是对天上仙境那种无忧无虑生活的无比向往之情。苏轼笔下的“上天”,似乎更多的是飘逸想象之外一种心灵安慰。“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我想要乘着风前往月宫,可是又担心那里的琼楼玉宇繁多,更何况站得越高,就会感觉寒冷难耐。从“我欲”到“又恐”又到“何似”的心理转折开阖中,展示了苏轼情感的波澜起伏。“高处不胜寒”之句,一语双关,其一,指地理意义上的“高处不胜寒”。经科学工作者们测量得知,海拔每升高100米,气温下降0.6摄氏度,即站在高处身体难以禁受低温。宋代地理技术不似当今时代先进,虽难以准确测量气温与海拔高度之间的变化关系,但对于温度变化引起人体肌肤的感觉还是较为灵敏的,所以此处的科学依据应当给予认可。其二,指政治地位上的“高处不胜寒”。“高处”喻指庙堂之“高”,范仲淹曾云“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苏轼所处的北宋政坛上官僚阶级犹似层层设防的巨大牢笼,他因反对王安石变法而自请外任密州,古人以京官唯优,而苏轼自己却身处政治漩涡无所适从,坚持立场为民请命,在拥戴不宜新法与坚持个人原则面前,他毅然选择后者。因此,苏轼为官不久却已洞察庙堂哲学,其寒其深令他胆战心惊。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下阕则转向对现实世界的描绘与反思。“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词人的目光转向朱阁绮户,月光柔和地撒向人间,照射着还未入眠的人们。“无眠”泛指那些因为不能和亲人团圆而感到忧伤,以致于不能入睡的人。后面相连的两句“不应有恨,何时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是词人旷达胸襟的集中体现。人类难以避免悲欢离合,而月亮也要不可避免地面对阴晴圆缺的现实,这都是人力所不能动摇的,又何必怨恨呢?“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此千古名句,化用许浑《秋霁寄远》中“唯应待明月,千里与君同”之句,又与南朝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愿人长久”是突破时间的局限,“千里共婵娟”是打破空间的阻隔。惟愿我的亲人们都长长久久生活下去,虽远隔千里,面向头顶同一轮明月,共同阐发内心无限的相思与祝福。显而易见,这首词是苏轼在中秋之夜,对一切经受着离别之苦的人表达的美好祝愿,对胞弟苏辙的怀念已上升到对全天下所有人的祝福。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公元1071年,苏轼以开封府推官通判杭州,是为了权且避开汴京政治斗争的漩涡。公元1074年,苏轼调知密州,虽出于自愿,实质上仍是处于外放冷遇的地位。尽管当时“面貌加丰”,颇有旷达表现,但是难以掩藏内心的郁愤。《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正是作于这个阶段。兄弟离散与仕途不顺只是表层情感,而内心深处传达的是对国家深深的担忧。王安石新法虽轰轰烈烈却弊端百出,面对民生日渐凋敝,苏轼无能为力,因为上书言事作用实在是太小。一句“高处不胜寒”包含了多少无奈与辛酸,苏轼从未书写类似李白般“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报负,但是他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理想从未放弃过,即使是自己身陷囹圄,仍然坚定而热烈。尾大不掉的边患危机,沉重的财政负担,宋代的士大夫们为国分忧筚路蓝缕上下求索。处于冷遇状态的苏轼在思考:为国效力的夙愿何时才能实现?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