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式的黑色冷幽默

5.“擂台上的MTV”。拳赛的第四节,搏击会老大,这次是吉普赛拳皇的皮特被“快拳手”一顿暴打。慢镜头、耳边充斥的经过多普勒响应处理过的回响,甚至一度被对手打飞却直接落入水中(=。=),盖里奇把这一节拍的酷毙了,很有一种看MTV的感觉。落水仿佛是夸张地描写皮特被打得魂都出窍了,不过当这位拳皇从水里游出来后瞬间直接一拳就把对手打翻在地。

影片的开端是两个正襟危坐的男子,土耳其和他的跟班,他们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台词,画面就被跳转,随后是挂着假胡子的一群奇装异服男的抢劫画面。这些人滑稽的造型本身就充满了幽默感,衣服里挂满了手枪又让人忍俊不禁,而监视器的剪辑手法也展示了导演高超的技巧和绝佳的创意。
影片随后把所有出场人物一一定格做了介绍,一方面可以说是对观众的一次人物上的交待,另一方面,像是导演的一种炫耀,这么多的人物我也一样能够轻松驾驭。
事实的确如此,随后人物一个一个出现,并且总是由一个人带起另一个人,环环相扣,情节显得十分紧凑。虽然影片一直处于一个有点混乱的节奏中,人物的切换很快,刚开始看会让人觉得一头雾水,因为观众需要时间来理清谁是谁,可导演一点也不混乱,看完电影才会发现,导演的思维一直很缜密故事其实一直联系着。

4.“小圈”。三辆车在路上跑,一包牛奶导致了两起车祸(又一次提醒我警惕马路杀手=。=)。导演先给了黑人车撞人这起车祸的镜头,然后马上插入一个倒叙再来叙述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土耳其人的牛奶被他搭档托米说了一大堆废话之后扔出窗外,刚好砸在钢弹牙东尼的前车窗上,东尼一甩方向盘车就撞在路边的杆上抛锚了。这时,后备箱里的被纸袋蒙住了头的俄国佬趁机跑到了马路上,结果被黑人的车撞上了。这一小部分导演也是别出心裁地剪了个小圈,颇有“我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味道,把手上的胶片玩得是相当地顺溜。

盖瑞奇对影片的掌控力不得不让人叹为观止,而同时,他在影片中并不着力刻画血腥的场面,而用剪辑用对白用演员的表演用故事本身来表现黑色幽默,因此即便整个影片基调是晦涩昏暗的,但给观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依然是那些英国式的黑色冷幽默。

     盖里奇那高超的控线能力和他在每个时刻的下一秒能带给我的惊喜使我想起了moon(憨笑)。
     
      导演对自己制造悬念与惊奇的能力十分的自信,影片的一开始就把所有人物亮相给观众,如同一个高超的扑克牌玩家在一开始就把他手上所有的牌展示给你,而我们坐在他身后看他如何来打这样一幅搞怪的牌。影片的精彩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出牌!
   
      正是盖里奇这种惯于不按常理出牌的特征才使得他的片子看起来都十分过瘾。在结构上,你会赞叹他的牌布局巧妙,控线精准。可千万别以为导演只强于结构把握,在某些镜头的处理上,同样出奇出彩。
  
      伦敦是个阴郁的城市,沉闷的天气,拘谨的人们,英国人认为幽默的男人最有魅力。不过我相信除了憨豆先生那种夸张的幽默方式,英国男人更喜欢“冷幽默”。我指的“冷幽默”不是讲出来的笑话没人笑,而是指他们喜欢装作很酷,或者一脸严肃的表情来讲出他们的笑话,我个人也认为这么表达幽默的方式很过瘾:高高的个儿,穿个黑色的风衣,眼顾四方,心不在焉的抛出一句话,逗得周围的女士哈哈大笑,自己却觉得毫无所谓一样(遐想中)(如果你想象不出来就去看电影里钢弹牙东尼对着拿假枪抢劫钻石的三个黑人说话那段吧),被电影导演利用了加上点“黑色成分”就成了“黑色幽默”的表达。

某种意义上说,英国人的幽默感很像伦敦的天气,阴冷潮湿,总是有点晦涩。有人说,英国人的冷幽默不在于他们说的笑话别人不笑,而在于他们热爱一脸严肃的说笑话。于是,英国人有点死板的气质让他们的幽默感总是扭扭捏捏的一点点散发出来,似乎总脱离不掉那一点所谓的传统的矜持。
盖瑞奇是黑色幽默的大师,在英国导演中他多少有点异类。他的片子和昆汀有点类似,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具备超强的人物线索的控制能力,并通过夸张的对白和情节,一点暴力场面呈现出黑色的幽默感。这种幽默感不会让你开怀大笑,却可以回味无穷。

2.“五秒英美直达”。从美国钻人老艾在美国挂电话到出现在伦敦的秃顶道格面前只用了5秒。导演给了5个长度都为一秒钟的镜头表现了这一旅程:关出租车门、老艾吃药、协和式飞机、签证盖章、出粗车灯亮。这个蒙太奇玩得相当简洁,而且极富喜剧效果,表现了快节奏的美国人生活中的一点荒唐或者说神经质,有点讽刺的意味。

多主线的故事往往考验导演的功力,电影是一个整体,即便有多个主线也必须像DNA一样最终螺旋交叉的组合在一起。手法并不新鲜,人物之间通过巧遇连在一起,像多米诺骨牌一般一个推进着另一个前进,如此推动故事的发展。而与《低俗小说》不同故事之间虽有联系但主角更迭的手法不同的是,《偷拐抢骗》的人物数量更多且没有明确的主次之分,故事完整,每一拨人的相遇情节的发展融合的很好,人人都是主角,人人都保有自己独特的个性,所以观众能够始终看到这一群疯狂的人的表演而不会忽略任何一个。
同样,导演高超的剪辑能力也是掌控多线故事的重要保证。导演没有用全片做剪辑的游戏,而只在影片中用一些小小的桥段来展示自己的能力。印象深刻的有四处:
其一,在于头尾的呼应。这种手法并不少见,但这一出却有些许区别,电影最后即便闪回开头的桥段观众依然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直到钻石贩子的那张老脸出现,在观众还在回味的时候影片就此终止。
其二,在马路上由牛奶引发的连环撞车桥段。分别以每一辆车为主视角拍一遍他们各自发生了什么,然后全景式的展开,算是一个小圈。导演的剪辑驾轻就熟,而这一段也让艾维的人和混混们连在了一起,故事由此可以继续展开。
其三,艾维从美国到英国的快速剪切。关出租车门,吃药,协和式飞机,签证盖章,出租车灯亮,相当简洁,极富喜剧效果,同时为影片结尾处埋下伏笔。
其四,把狗追兔子和黑胖子泰伦被打剪在一起。一方面,增加了影片的喜剧效果,另一方面,让影片显得不那么血腥。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