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21日,
南京大学与俄罗斯阿尔泰国立大学的师生一共12人踏上越野中巴,前往阿尔泰边疆区南部的蛇山(Zmeinogorsk)市,发掘卡勒望(Kalyvan)湖-I遗址(图一)。卡勒望湖是蛇山县的一个风景区,在碧波荡漾的湖面周围是绵延起伏的山峰和草原,草原上错落分布着一些青铜时代和早期铁器时代的聚落和墓葬。卡勒望湖-I遗址是青铜时代耶鲁尼诺文化(Elunino
Culture,
2250-1550BCE)的一处聚落,上个世纪80年代发现,后来经过多次发掘,获得了较多的疑似冶炼遗迹的灰坑和水沟、矿石和炉渣,表明居民曾从事冶金。

图片 1

图片 2
图一 遗址位置图
 

南京大学赴伊朗考古队员与伊方考古队员联合开展土丘钻探工作。资料图

  卡勒望湖-I遗址位于矿区阿尔泰区域内。该区域之所以得名,是因为铜、银和金等金属和非金属矿资源非常丰富。18世纪,俄罗斯人在开发了乌拉尔山脉的矿产资源以后就来到这里,最初采铜,后来采银,再后来采金,一度是俄罗斯的银的主要来源。蛇山市就是因此而建立的,在发掘期间,联合考古队考察了该市周围的18世纪开采的一些铜矿和银矿遗址(图二)。而卡勒望湖就在该市以北
35公里的地方,人们可以就近获得铜矿。
在本区域发现的青铜时代早期的阿凡纳谢沃(或以为铜石并用时代)、中期的耶鲁尼诺(或以为青铜时代早期)、安德罗诺沃文化和晚期的伊尔敏文化或许就与采矿与冶炼活动有关。 

5月13日,在西安举行的考古视野下的“丝绸之路”国家论坛上,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物系水涛教授对本报记者说:“几年前,我们顺应‘一带一路’倡议进入伊朗,成为第一个进入伊朗工作的中国考古队,这是一个突破!”“今年9月,我们将再次进驻伊朗的这个遗址,进行第二个年度的发掘,下半年还要去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发掘哈拉帕文化遗址,那里是最古老文明之一的印度河文明。”

图片 3
图二
蛇山市附近十八世纪开采的一座银矿(马强摄)
 

“世界考古界看到了中国学者的身影”

  本次发掘一共开了5个4×4米的探方,一共揭开了近80平方米(图三)。文化堆积不厚,只有50厘米,下面即为生土。我们没有发现灰坑和水沟之类的遗迹,只发现了天然沟和鼹鼠留下的洞穴。尽管经过仔细采集,我们只获得了几百件耶鲁尼诺文化的陶片、兽骨和石器(包括石磨盘和石铲)以及铜渣。这种情况让习惯了海量陶片和兽骨的我国师生感到意外,但是对于常年在该区域发掘的俄罗斯师生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卡勒望湖风大雪多,在古代无法让人定居,只能作为季节性聚落使用。加之古代居民主要从事畜牧,人口稀少,遗留下来的遗迹和遗物自然稀薄。在发掘此遗址之外,我们还到蛇山市以西80公里的苏联路遗址调查。这是一处伊尔敏文化的聚落,地面可见房屋的轮廓。此遗址以前有人做过小规模的发掘,在旧探方内略作清理就得到了不少陶片、兽骨、铜矿和炉渣,遗物要比卡勒望湖-I丰富,可以成为联合考古队今后工作的一个目标(图四)。

记者了解到,最近几年,南京大学考古队先后走进俄罗斯的阿尔泰地区和伊朗北呼罗珊省,开展国际考古合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及赴伊朗考古的意义,水涛教授说:“意义很大,首先是中国学者走到了世界舞台中间实地做工作,让世界考古界看到了中国学者的身影,看到了我们的工作,将来我们会逐渐地取得在世界的话语权;另外,也是推进‘一带一路’文化建设的组成部分,中国文化的实力也要逐渐地体现出来。”他相信,如果能持续开展5年、10年工作,以后在这些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我们都会逐渐取得主动,取得话语权,逐渐建立起中国的学术体系,拥有自己的成果,将来在国际考古界,会有中国学者的声音!

图片 4
图三 卡勒望湖-I遗址(马强摄)

图片 5

图片 6
图四
苏联路遗址采集的器物(王晓琪摄)
 

南京大学水涛教授向论坛与会代表报告2016年中国—伊朗合作发掘项目开展情况。

  南京大学与阿尔泰国立大学于2014年签订合作协议,为期五年,卡勒望湖-I的发掘是该协议的一部分。遗址所在的阿尔泰边疆区通过额尔齐斯河与我国相连,可能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一部分。由于新疆和中亚大部分没有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青铜时代早期的遗址也寥寥无几,只有安德罗诺沃文化扩展到了哈萨克斯坦大草原、乌兹别克斯坦的泽拉夫善河河新疆西部,才把伊朗和新疆连接起来。在此之前,这些区域居民点稀少,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通道没有建立起来。或许额尔齐斯河扮演了这个角色,新疆北部发现的阿凡纳谢沃和切木尔切克文化遗址可为佐证。两校合作的目的就在于探索此通道在古代人群迁徙、家畜和冶金技术的作用。
 

图片 7

 

中伊考古队员对NADERI土丘进行地形测量。资料图

2016年,南京大学考古队在伊朗东部的北呼罗珊省,对当地土丘遗址正式开展勘探调查,对其中的NADERI土丘进行了勘探、测量和发掘。此前,南京大学与伊朗考古发掘主管部门达成了一个为期5年的合作发掘计划。

“以往讲外国历史,都是外国学者研究的外国情况,将来中国学者就有可能给外国人介绍伊朗考古,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水涛告诉记者,伊朗的这一地区过去都是欧美学者做考古发掘,他们撤走后二十年来很少有外国考古队进驻。以往是外国考古队或探险队到中国来,这次我们是第一次迈出去,第一次实地到现场考察丝路沿线的地理、地貌、遗址类型以及风土人情,开始主动了解外国考古的历史、遗存保护现状,开展考古学文化课题研究。

5月13日,在此次论坛学术报告会上,水涛向与会代表报告了2016年度中—伊合作发掘项目成果。他说,伊朗北呼罗珊省土丘众多,土层堆积非常深厚,各种多样性的文化交互。据介绍,正在发掘的纳德利土丘体量巨大,土层堆积近30米,椭圆形的顶部直径80米,相当于一个足球场,地面直径185米。这些土丘属于新石器时代的晚期,主要是铜石并用时代到青铜时代的遗存。从不同地层获得的陶片的花纹看,它们体现了伊朗东部不同的文化遗存。

图片 8

水涛教授介绍伊朗早期文化圈分布区位。资料图

他说,南京大学考古队进驻伊朗开展考古合作发掘,在于探索伊朗的早期文明,以及这些文明与中国早期文明、与中亚、西亚的关系,从而逐步建立起这些文明与中国文化之间的联系。

图片 9

探沟中发现的遗迹。资料图

图片 10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