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驾校成为大爷?

上半年12
7万人报名学车,车少人多集中在部分挂靠驾校业内人士算账:培养一学员成本不低于3000元,学车莫只图便宜2008年,我市报名学车人

  “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尤为受用,但在驾培市场上却时有例外发生。目前,山东省城约有7万市民在等待上车中期盼着早日一证在手。而来自济南市车管所的统计,济南有50家正规驾校,教练车2733辆,教练员3814名。

上半年12.7万人报名学车,“车少人多”集中在部分挂靠驾校

  这是一个纯粹的卖方市场。在驾培市场激烈竞争的背后,驾校培训能力和教练员素质受到质疑。难怪有学员感叹道:驾校实在是太牛了!

业内人士算账:培养一学员成本不低于3000元,学车莫只图便宜

  山东省城7万学员排队等上车和考试

2008年,我市报名学车人数达19.7万人,2009年达20.19万人,2010年上半年,就有12.7万人,总体来看,学车人数逐年增多。

  “教练,我什么时候考试啊?”14日,省城西部一驾驶员培训基地,市民刘先生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这里。他经常忍不住询问,但始终得不到明确答复。

今年8月,市运管局公布了我市驾校、教练车和教练员的数量。其中,全市有汽车驾校189所,教练车5678辆,有教练证的正规教练员6015人。按照一辆车一年培训50多个人计算,5678辆教练车,一年可以培训31万名学员。根据目前的情况,学员数量没有达到教练车无法满足的地步。

  刘先生报名学车已有两年,拿证的愿望愈发强烈,自我要求每周至少两天待在培训基地,尽管这样做影响到了工作。

业内人士分析,出现上车难的局面,主要集中在部分挂靠驾校,由于车少人多,自然无法保证学习质量。建议市民学车,不要光图便宜。

  他学车的大部分时间里,需要坐在马扎上耐心等待。

我市五星级驾校景通驾校校长、市道路运输协会驾驶培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陈龙给驾校成本算了笔账:首先是规费,每个学员约780元;其次是油费、折旧费、场地费、管理费,约1500元;此外是教练人工成本,一个学员培训下来,人工成本、工资、五金等约1200元。算下来,一名学员的学车成本不可能低于3000元。

  和刘先生一样在难熬的训练中等待考试的不在少数。来自济南市车管所的统计,在济南市50家正规驾校中,有教练车2733辆、教练员3814名,按每车4人计算,正常年培训能力为10.9万人。另外一组数字显示,2019年济南市驾考科目一通过率为17.2万人,按照95%的通过率来算,总报名人数达到18万人左右。

陈龙还说,他们暗访发现,如今驾校存在三方面问题:

  人们踊跃学车的热情,让驾校再也不用为生源发愁。“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学车人多。”一位教练说,“五年前他要出去‘拉人头’,现在即使有人报名,驾校还不一定要呢!”

一是乱收费现象很突出,除了正常学车费用外,一些驾校还要收打卡费、VIP费、考试名额费,这些都是莫须有的费用。

  据了解,目前济南市各驾校普遍存在学员积压现象,约有7万人正在排队等待上车和考试。

二是挂靠现象严重。只要买一辆车,就能“办”驾校,通过挂靠形式取得招生资格。事实上,总校承担着很大风险。“一来,挂靠驾校一旦出了问题,问责肯定要问总校的责;二来,挂靠驾校太多,也会影响总校的品质和声誉。”

  对于学员积压的情况,有关部门解释说,按照规定,每车四个人的培训名额,并不是时时满员,因为很多人都要考虑工作和学车时间的具体分配。“到考试的时候,人根本不满,这就造成了培训车辆的闲置。基于此,培训车辆上的学车人数总要大于考试人数,除了经济利益,这也是驾校一车多报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是克扣学员学时,节约培训成本。

  据了解,为了满足学员需求,4月份济南市拟新增270辆教练车,今年全年将新增至少600名教练员。整个招生系统允许每个驾校预留2.5―3个月的学员流量。

  “黑驾校”挂靠正规驾校

  面对驾驶培训市场的“大蛋糕”,一些人或者团体开始蠢蠢欲动,试图切上一刀。

  “除了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部门给出的50家驾校名单,其他都是黑驾校。”济南市交通运输局有关人士说到,目前的一个现实情况是,有些驾校虽然不在统计之列,有关部门也没有承认其相关资质,但其却挂靠在正规驾校的名下。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这些挂靠点并没有驾驶员培训的资格,他们通过打通与驾校的关系,在缴纳一定管理费后挂靠在驾校设点招生,自己招生自己培训。“挂靠的驾校不便管理,更有一些驾校只重收费,培训质量得不到保证。还有的以‘低价驾培’的方式吸引学员,事后再额外收费,以致乱收费现象屡禁不绝。”

  今年4月,章丘市民李小姐交了1000元报名学车。可是在较长时间的等待后,她一直没有接到理论考试的通知。去找时发现驾校已人去楼空,和她有同样遭遇的有20人。

  在对驾培市场收费施行新规之后,济南市交通部门表态,从4月开始,济南市交通运输局将按照《山东省道路运输条例》规定,开展驾培市场整治,重点加强对驾培市场的源头管理,严查“黑校”、“黑教练”。

  教练“承包制”下的压力转嫁

  在通过理论考试后,与学员直接打交道的就是教练员了。长期以来,社会上有关“驾校教练吃拿卡要”的声音从未间断。

  对此,曾经当过驾培教练的赵先生说出了自己的无奈。他在几年前以五六万元的价格将驾校的车辆承包。

  他算了一笔账:通常情况下,一个月能培训合格五名学员,每过一个科目,就可以获得40元的奖金,一人全部通过可获得120元,这样下来一个月可以获得600元奖金,加上底薪,总收入不会超过2000元。

  “教练员的收入不高,收礼又没人监管,所以不收白不收。长期下来,就养成了不好的习惯。”赵先生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