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高送爽。随着闷热高温的天气逐渐告别北京,以北京为中心的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秋季拍卖也日益临近。各大拍卖公司都在做着开拍前最后的努力。在这座靠近北京古玩城的大厦之中,存在不下4家大中型拍卖公司。8月25日,就在记者采访北京东方索富比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虎的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有数个委托人电话询问其关于今年秋拍的事宜。

当人们还津津乐道于2009年秋季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所缔造的亿元拍卖纪录时,2010年的春季拍卖会又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伴随国内通胀形势的日益明朗化,以及国家调控房地产市场政策的影响,大量民间资本另寻增值渠道,中国藏家的强劲购买力在拍卖市场得到充分展现,传统的支柱型拍品的成交额大幅增长,中国古代书画的成交价纪录更是一举跃升到数亿元。2010年春拍结果显示,大陆文物与艺术品拍卖市场呈现出新一轮强势增长。

由于股市的低靡以及房市的持续观望,更多的热钱会流向文物和艺术品收藏,今年春拍的火热势头会被进一步推高和延续,而陌生资金的介入在推高拍卖市场价格的同时,也会给市场带来一些不稳定因素。

北京掌控市场主导权

断言一:更多的投机资金

从4月开始,2010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春季拍卖会由香港到内地次第展开,热浪起伏之间,新的成交纪录不断诞生。

进入艺术品投资

4月8日,香港苏富比春拍落幕,估价13亿港元的逾2400件拍品总成交额接近20亿港元,创香港苏富比历年来最高总成交额纪录。

所谓“收藏家”与“投资人”的区别只在于,“收藏家”是专注一生的职业投机客,而“投资人”则多是业余购买的企业家主或者富贵阶层。

5月15日,北京华辰春拍落槌,1000余件拍品的总成交额达2.3亿元,为华辰有史以来最好成绩。

因股市和楼市不景气,中国富豪的资金不会躺在银行里睡大觉,我们会在今年的秋拍现场发现更多的陌生面孔。

5月18日,中国嘉德春拍圆满收官,6600余件珍品上拍,其中包括10件被定级为国家一级文物的拍品,总交易额达21.3亿元,这是内地拍卖市场单季总成交额首次跨越20亿元。

除了私企老板的介入,我国金融机构及银行也正在大张旗鼓地涉入艺术品投资市场。兴业银行(26.38,-0.10,-0.38%)与北京歌华文化创意产业基金及德美艺嘉共同创立了德美艺嘉艺术基金,面向全球发行艺术投资理财产品;建设银行(4.72,-0.01,-0.21%)与保利文化合作,推出“盛世宝藏2号保利艺术品投资”产品,预期年化收益6.5%;而民生银行(5.45,0.00,0.00%)在今年年初面向私人银行客户推出的“非凡资产管理-艺术品投资计划2号”则是募集资金按照一定比例标准投资于中国近现代书画、中国当代艺术品和少量的古代书画作品。

5月18日,北京诚轩春拍落幕,总成交金额达3.3亿元,为该公司成立以来的最好业绩。

可以说,通过金融机构的产品服务,分散的社会资金也有能力介入相对高端的艺术品投资,从而为眼下的火爆的拍卖市场推波助澜。

6月2日,香港佳士得春拍结束,总估值约15亿港元的2500多件珍品取得22.9亿港元的成交总额,为香港佳士得的第二高总成交额。

断言二:中国文物与艺术品

6月5日,北京保利5周年春季拍卖会落幕,4000余件拍品的总成交额达到33亿元,刷新中国嘉德刚刚创下的中国艺术品单季成交额世界纪录。

拍卖价格将创新高

6月6日,北京匡时春拍落槌,1200余件拍品的成交总额达10.9亿元,较2009年秋拍7亿元的总成交额上涨55%,创匡时历年单季最高总成交额纪录。

从今年的春拍情况看,新的成交纪录不断诞生:4月8日,香港苏富比春拍落幕,估价13亿港元的逾2400件拍品总成交额接近20亿港元,创香港苏富比历年来最高总成交额纪录;6月5日,北京保利5周年春季拍卖会落幕,4000余件拍品的总成交额达到33亿元,这其中,包括以1.3664亿元成交,由美国回流的庞莱臣旧藏元代王蒙《秋山萧寺图》和以所谓3.9亿创下了单件艺术品世界拍卖记录的黄庭坚的《砥柱铭》,保利也因此刷新了中国嘉德刚刚创下的中国艺术品单季成交额世界纪录;6月6日,北京匡时春拍落槌,1200余件拍品的成交总额达10.9亿元,较2009年秋拍7亿元的总成交额上涨
55%,创匡时历年单季最高总成交额纪录。

6月7日,北京瀚海春拍结束,2500余件文物艺术品取得13.1亿元的总成交额,创翰海单季拍卖总成交额新高。

在资金热捧和市场投资热情高涨的情况下,不仅各大拍卖行的成交纪录会被刷新,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拍卖价格也很有可能创下新的纪录。

6月22日,北京长风春季拍卖会在北京饭店落幕,930件拍品的总成交额达到3.6亿元,创长风历年拍卖会单季最高总成交额纪录。

断言三:传统中国书画

从2003年以来,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重心逐渐从香港向内地转移,随着内地拍卖市场上拍品成交价的快速提升,重量级拍品纷纷选择内地拍卖会上拍,使得内地大型拍卖公司的成交总额迅速增长。到2009年秋季,中国嘉德、北京保利与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成交额已经持平,今春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已大幅度超过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成交总额,中国内地无疑已经成为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拍卖的主场,中国文物艺术品交易中心已经从香港转移到北京。

与文物仍将引领风骚

经典书画凸显高额回报

今年春拍,自海外征集回流的重要书画纷纷以千万元、亿元价位成交。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拍卖会的总成交额高达4.2亿港元,超越总估价近1倍,为香港苏富比历年来中国书画拍卖的最高总成交额,有6幅画作的成交价突破千万港元,其中傅抱石《对弈图》以高出估价5倍的3874万港元成交。尤值得一提的是齐白石罕见的虎画《虎》,此作原为香港著名收藏家张宗宪珍藏,虽然在拍卖预展中受到质疑,仍以3200万港元高价成交;嘉德古代书画专场中,清宫旧藏、著录于《石渠宝笈》的宋代绘画珍品《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以7952万元成交;翰海古代书画专场,海外回流重要作品、仇英《浮峦暖翠图》以7280万元成交;北京匡时有3件古代书法打破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其中乾隆帝行书《洪咨夔春秋说论隐公作伪事》经过50多轮竞价,以5712万元成交。

6月3日晚11时15分,保利5周年春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经过40分钟的激烈竞夺,北宋黄庭坚大字行楷书法手卷《砥柱铭》以4.4亿元成交,突破明代吴彬《十八应真图》在北京保利2009年秋季拍卖会创造的1.69亿元的中国艺术品的国内成交价纪录,同时刷新5年前元青花鬼谷下山大罐在伦敦佳士得创下的2.3亿元的中国艺术品世界成交价纪录,将去秋以来中国书画拍卖的火热局面推向巅峰。

本土市场追捧本土文化的艺术精品是必然的逻辑,作为中国文化艺术的精品,传统中国书画与文物引领风骚的局面在今秋不会有太大改变。

从2009年秋季开始,在西方经济危机的阴霾中,在书画市场“调整还未到位”,甚至有“崩盘之虞”的推测声中,中国书画行情逆风飙扬,拉动中国艺术品价格进入亿元时代。2010年春拍延续上季的拍卖行情,不但古代书画接连创下新的指标,近现代书画单件作品的成交价也步入亿元行列,使中国书画的价值受到全球瞩目。

疑问一:资金推动能否

今春的书画拍场,重量级拍品云集,尤其是自海外征集回流的重要书画纷纷以千万元、亿元价位成交。

引来艺术市场回暖?

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拍卖会的总成交额高达4
.2亿港元,超越总估价近1倍,为香港苏富比历年来中国书画拍卖的最高总成交额,有6幅画作的成交价突破千万港元,其中傅抱石《对弈图》以高出估价5倍的3874万港元成交。尤值得一提的是齐白石罕见的虎画《虎》,此作原为香港著名收藏家张宗宪珍藏,虽然在拍卖预展中受到质疑,仍以3200万港元高价成交。

世界艺术品市场从2005年回调,2008年底的华尔街金融风暴更是雪上加霜。但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2009年逆势上扬,很多收藏家们重拾信心,开始出手,并且很多人坚信现在是介入收藏的最佳时机。

嘉德古代书画专场中,清宫旧藏、著录于《石渠宝笈》的宋代绘画珍品《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以7952万元成交。此作在南宋末年经何梦然收藏,后长期流落民间,至清代乾隆年间始收入宫廷,1922年被溥仪以赏赐溥杰名义盗运出宫,后流往国外,此次现身,引起藏家极大关注。

不过,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热钱涌入而追逐的目标主要是高端艺术品,在中低端艺术品领域,买家仍相对谨慎。以热闹的中国书画拍卖为例,保利
“中国古代书画”日场,259件上拍作品中,成交130件,成交率仅为50.19%,与古代书画夜场84.31%的成交率相差悬殊,且仅有22.01%的艺术品超出估价范围成交,而夜场中却有56%的艺术品成交价高出估价范围,其原因就是在日场中没有名家作品。这种投资过度集中于高端艺术品的现象说明,市场是否真的开始全面回暖尚存疑问。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保利古代书画拍卖,除《砥柱铭》外,还有两件作品价格过亿:自美国回流的民国大藏家庞莱臣旧藏的元代王蒙所作《秋山萧寺图》以1.4亿元成交;《石渠宝笈》著录的清代钱维城手卷《雁荡图》以1.3亿元成交。

疑问二:拍卖市场能否

翰海古代书画专场,海外回流重要作品、仇英《浮峦暖翠图》以7280万元成交。此作在明清书画典籍中多有著录,原为明代收藏家项元汴珍藏,后归袁世凯、袁寒云父子所有,1936年8月现身美国,留有张大千、王季迁赏读之后所写题跋。

更高的透明度与公信力

北京匡时有3件古代书法打破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其中乾隆帝行书《洪咨夔春秋说论隐公作伪事》经过50多轮竞价,以5712万元成交。

我国目前的拍卖市场并不透明,很多人依然对黄庭坚的《砥柱铭》,以及去年吴彬、曾巩、徐扬的几件亿元作品是否真实成交抱有怀疑的态度。之所以在拍卖环节屡屡出现“假拍”、“拍假”的瑕疵责任纠纷,正是说明了法规与实操之间仍然存在着较大偏差,问题和症结就在于艺术作品价值鉴定体系的缺位,这种缺位,应该在一级市场的流通过程和经过市场评价与检验中得到解决或认定。而作为一级艺术市场的画商与画廊,理应是艺术品进入交易市场中经历的重要环节,起着艺术品基础数据整理、鉴定、定位和推荐的重要作用。艺术品买家可以依据画廊与画商提供的艺术品资料,对书画作品价值的真实性产生信赖。但从实践结果看,不少画廊基本属于“商品寄卖店”,采用的是艺术品市场中最低级的交易方式——经营者们将商品画成批量地买进卖出,或兼营工艺品、复制品,甚至哄抬价格,质与价不成正比,逐渐沦为艺术品市场的边缘,进而影响到拍卖市场。

近现代书画拍场,名家作品继续领跑上升行情。中国嘉德2010春拍“借古开今—张大千、黄宾虹、吴湖帆及同时代画家”专场上,在预展中即引起轰动的张大千晚年巨幅绢本画作《爱痕湖》经过近60轮激烈竞价,以1亿零80万元高价成交,这是单件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在中国嘉德近现代书画专场“艺苑七景”专题拍卖中,长安画派领军人物石鲁的巨制《高山仰止》以3192万元成交,此作是石鲁为中国革命博物馆所作巨幅国画《转战陕北》的姐妹篇,是不可多得的巨作,此成交价是长安画派作品的最高价。

疑问三:定价权和话语权

北京保利成立5年来,在近现代书画拍卖的推广方面一直力推徐悲鸿作品,此次春拍中,徐悲鸿册页《十二生肖》以7280万元成交,首度超过徐悲鸿油画的最高价格纪录,刷新了徐悲鸿作品的世界成交价纪录。

能否逐步确立?

在古代和近现代顶尖书画拍卖行情的引领下,古代和近现代书画的价值整体回归,低估价拍品纷纷以高价位成交,这是今春古代和近现代书画拍卖的一个显著特点。在嘉德拍场,估价80万~120万元的王渊作品《鸜鹆梅雀图》以1019万元成交;郑重《江山胜览
》估价380万~580万元,以1176万元成交;清代李鱓《山水花卉蔬果册》册页(十二开)为徐平羽旧藏,曾多次著录、出版,最终以高出估价10倍的1310.4万元成交,创李鱓作品的最高价格纪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