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

哎呀,依孤看来,今日是你我分别之日了!
——这是《霸王别姬》主题曲前的一段京剧唱词
 
   张国荣是我最爱的艺人,几乎听遍他所有的歌,看过他所有我能找到的影片。
而这部《霸王别姬》,记不清楚前后加起来看过多少次,也记不清楚为了哥哥,留下多少泪。总之这是除了灌篮高手之外,自己看过次数最多的影片。
   大约看过2,3遍之后,去书店看了李碧华原版的书,才发现电影还是很尊重原著的。清晰记得封底有这么一句话: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婊子只在床上有情,戏子只在台上有义。
 
   后来跟朋友分析李碧华的书,譬如《青蛇》,《胭脂扣》,《霸王别姬》,都有一个统一的情节—总是芳华绝代的女人,(这里,请允许我把哥哥算在内)爱上了看似英雄的窝囊废。所以,无论菊仙,程蝶衣,还是胭脂扣中的如花,其实都从一开始就选错了人,因此,她们终归得不到幸福。
 
    蝶衣因为被那段《思凡》,弄乱了心智,加上师兄段小楼从小相依为命,处处照顾他,故真的爱上了他。
    其实,蝶衣最像现实中的哥哥。他不是纯粹的同性恋,只是刚好,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的,对自己好的那个人是个男人。
   从来不排斥同性间的爱情,并且某种程度上,觉得这更加神圣,打动人心。要知道,爱一个人本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如果爱而不得,就更加痛苦,如果还要承受来自自己,舆论,社会,等等巨大的压力,没有足够的勇气,是做不到的。
 
    一次次的为了救那个看似英雄的男人,放弃自己的尊严,放弃自己的爱国之情被人唾骂,牺牲自己的身体,——男人的心中有整个世界的大义,女人其实也有自己的原则,只是,某些时候,被男人统统占据了。
    一个男人,再有大义,却连自保都做不到,一次次让女人救自己,这算英雄么?又或许,那样混乱的时代,人都是身不由己。
 
   李碧华的书里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婊子只在床上有情,戏子只在台上有义
—— 这是蝶衣和小楼的宿命
也是这个现实的社会,带给我们的宿命……
 
忘不了哥哥的那句话——
 说好了是一辈子,差一天,差一个小时,差一分钟,都不是一辈子。
说好了做一辈子的兄弟,一辈子在一起的……
 
许久之后,当自己依赖上一个哥哥的时候,才明白蝶衣站在段小楼洞房夜门口的悲哀。痛,却连痛苦伤心的资格也没有。
  多年后再次相逢,依然清晰记得关于小楼的一切。物是人非,时间其实改变不了一颗执著的心
 
为何你不懂
只要有爱就有痛
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人生已经太匆匆
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
忘了我就没有痛
将往事留在风中

    我看书,喜欢讲求缘分。

   
合乎眼缘的,即便世人弃之如敝屐,仍珍之重之。倘若不合心意的,任推荐者说得天花乱坠,也无动于衷。

   
年少时轻狂,但凡别人举荐的推烂的绝对不看;文词不堆砌华丽者不看;看了第一句走神的不看。

    这也就是我,直到今天才翻开这本书的缘故。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霸王别姬》

       
很多看过电影的人都尤其喜欢那一句“差一天,一个小时,都不算一辈子。”

       
而我,却尤为中意那段话。因为这句话,塑造了她小说的两个人物,菊仙和程蝶衣。

        李碧华说这样的话,却偏写了一个婊子有情戏子有义的故事。

       


        他本不该拥有如此美丽梦幻而残缺的名字,蝶虽美易逝,人至情则易伤。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他注定连当一个平凡的人都没有。天生六指,如何学艺。

       
他的母亲,究竟是怎样的奇女子,不过一个妓女,平白要一个孩子有个出身,挣个前程,狠了心,切了他最后一根手指头。

       
这是一种怎样的爱意,又是怎样的残忍。以至于程蝶衣他这一生,只想找一个盖世英雄,免他惊,免他忧,免他流离失所,护他一生平安。

        然而,在那样的乱世里,谁又是他的英雄呢?

        师父固然慈祥,师兄们固然友善,但英雄啊—谁是呢?

       
他的师兄,段小楼,演了大半辈子的英雄,程蝶衣把他当项羽,也是这个缘故。

       
可这个英雄,毕竟是装的。装了半辈子,不装了。程蝶衣说“差一天,一个小时,都不算一辈子。”段小楼他不想当英雄了。

     
可他程蝶衣,又算什么虞姬呢?他若是虞姬,为何偏是男儿身,女儿情。菊仙可以堂堂正正对英雄示爱,他却像幽暗里孤独的影子,永远的哑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