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径上,树影迷离,天边上,星月模糊。狄君璞和心虹在山中缓慢的走著,有一大段时间,两人都默默不语,四周很静,只有那在原野中回旋穿梭的夜风,瑟瑟然,簌簌然,组成一串萧索而落寞的音调。
  踩碎了树影,踏过了月光。夜露沾湿了衣襟,荆棘勾住了裙幅,他们走得好慢。这样的夜色里,这样的深山中,似乎很难找到谈话的资料,任何的言语都足以破坏四周那慑人的幽静。天空黑不见底,星光璀璨的洒在那黑色的穹苍中,闪闪烁烁,明明暗暗,像许多发光的小水滴。心虹下意识的看著那些星光,成千成万的星星,有的密集著,熙攘著,在天上形成一条闪亮的光带。她忽然站住了。
  “看那些星星!”她轻语,打破了一路的岑寂。“那儿有一条河,一条星河。”“是的,”他也仰望著穹苍:“这是一条最大的河,由数不清的星球组成,谁也没有办法算出这条星河究竟有多宽,想想看,我们的祖宗们会让牛郎和织女隔著这样一条河,岂不残忍?”
  她摇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她说,继续向前走去。“人与人之间,往往也隔著这样的星河,所不同的,是牛郎织女的星河,有鹊桥可以飞渡,人的星河,却连鹊桥也没有。”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你面前有这条星河吗?”他微笑的问。
  她看著他,眼睛在暗夜里闪烁,像两颗从星河里坠落下来的星星。“可能。”她说:“我总觉得每个人和我都隔著一条星河,我走不过去,他们也走不过来。”
  “包括你的父母和妹妹?”
  “是的。”“为什么?”“他们爱我,但不了解我,人与人间的距离,只有了解才能缩短,仅仅凭爱是不够的,没有了解的爱,像是建筑在浮沙上的大厦。像是——”她顿了顿:“两粒无法黏附的细沙。”
  他又一震,却不想把话题转回到“两粒细沙”上。再看了一眼天上的星河,他却蓦的一愣,是了!他明白了,他和美茹之间,就隔著这样一条无法飞渡的星河呵!
  “你不说话了,”她轻语。“我总是碰触到你所最不爱谈的题目。”“不,”他冲口而出的说:“你总是碰触到我的伤处。”
  她很快的抬眼看他,只那样眼光一闪,那长睫毛就慌乱的掩盖了下来。她低头看著脚下的草丛,不再说话了,沉默重新悄悄的笼罩了他们。
  他们已经走进了雾谷,岩石的影子交错的横亘在地下,巨大的枫树,在岩影间更增加了杂乱的阴影,到处都是暗影幢幢。谷外的明亮消失了,这儿是幽暗而阴冷的。绕过岩石,越过大树,他们随时会触摸到被夜露沾湿的苍苔,幽径之中,风更萧瑟了。心虹不自禁的加快了步子,白天的雾谷,充满了宁静的美,黑夜里,雾谷却盛载著一些难以了解的神秘。狄君璞跟在她的身边,他忘了带手电筒,每当走入岩石的阴影中,他就不由自主的去搀扶她,他的手指碰到了她,她总是遏止不住一阵惊跳。“你在怕什么?”他困惑的问。
  “我不知道,”她摇头惊悸的。“我不怕黑,也不怕雾谷,但是……你不觉得今晚的雾谷有些特别吗?”
  “特别?怎么呢?”他四面看了看,巨大的岩石,高耸的树木、山影、树影、石影、月影、云影……交织成的夜色,这种气氛对他并不陌生,他早已领会过。
  “听!”她忽然站住。“你听!”
  他也站住,侧耳倾听,有松涛,有竹籁,有秋虫的低鸣,有夜风的细诉,远处的山谷里,有乌鸦在悲切的轻啼,近处的草丛中,有什么昆虫或蜥蜴父的穿过……除此而外,他听不出什么不该属于山野之夜的声音。
  “什么?”他问:“有什么?”
  “有人在呼吸。”她说,望著他,大眼睛里有著惊惶和恐惧。他的背脊上穿过一阵寒意。“如果有人呼吸,一定是你或我。”他微笑的说,想放松那份突然有些紧张的空气。
  “不,那不是你,也不是我!”她说,肯定的,不自觉的用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我知道,我对这山谷太熟悉了,这儿有一个第三者。”“或者是落叶的声音。”
  “落叶不会走路,”她抓紧他。“你听,那脚步声!你听!”
  他再听,真的,夜色里有著什么。他仿佛听到了,就在附近,那岩影中,那草丛里。他搜寻的望过去,黝黑的暗影下一片朦胧,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别管它,我们走吧!”他说,感染了她的惊悸,依稀想起上次带著小蕾回农庄时所看到的人影。但,这儿怎可能有什么恶意的窥伺呢?他们重新举步。可是,就在这时候,身边那一片阴影中,传来一声清晰的、树枝断裂的响声,在这种寂静里,那断裂的声音特别的刺耳。“你听!”她再度说,惊跳的。
  他推开她,迅速的向那片暗影中走去,一面大声问:
  “是谁?”她拉住了他的衣服,惊慌的喊:
  “别去!我们走吧,快些走!”
  她拉著他,不由分说的向前快步走去,就在这时候,那岩石影中突然窜出一个黑影,猛然间拦在他们的面前。这黑影出现得那样突然,心虹忍不住恐怖的尖叫了一声,返身就往狄君璞身上扑,但,那黑影比什么都快,像闪电一般,伸出了一只手,枯瘦的手指如同鸟爪,立即坚固的扣住了心虹的手腕,嘴里吐出了一连串如夜枭般的尖号:
  “我捉住了你!我总算捉住了你!你这个妖怪!你这个魔鬼!我要杀掉你!我要杀掉你!我要杀掉你!”
  这一切来得那样突然,那样意外,狄君璞简直惊呆了。立刻,他恢复了意识,在心虹的挣扎中,那黑影已暴露在月光下,现在,可清楚的看出这是个穿著黑衣的、干枯的老妇人,她的头发花白而凌乱,眼睛灼灼发光,面貌狰狞而森冷,她的面颊瘦削,颧骨高耸。乍一看来,她像极了一个从什么古老的坟墓里跑出来作祟的木乃伊。她的声音尖锐而恐怖:
  “我等了你好几个晚上了,你这个女妖,我要杀掉你!我要报仇!你还我儿子来!还我儿子来!还我儿子来!我要吃掉你!咬碎你!剥你的皮,喝你的血,啃你的骨头,抽你的筋……”心虹挣扎著,尖叫著。狄君璞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那老妇人的手腕,要把她的手从心虹的手臂上扯开,一面大声的喝叫:“你是谁?这是做什么?你从哪儿跑出来的?你放手!放开她!”那老妇人有著惊人的力气,她非但没有放掉心虹,相反的还往她身上扑过去,又撕又打,又扯她的衣服。心虹显然是吓昏了,她只是不住口的尖叫著:
  “放开我!放开我!你是谁?放开我!不要打我!不要!不要!不要……”狄君璞不能不用暴力了,他大叫了一声:“住手!”接著,他就用力箍住了那老妇人的手腕,把她的手臂反剪到身后去,那老妇的力气毕竟无法和一个健壮的男人相比,她只得放松了心虹,来和狄君璞搏斗。她奋力的挣扎,又吼又叫,又抓又咬,完全像个疯狂的野兽,狄君璞几乎使出全力来对付她。但是,他决不忍伤害她,只能想法制服她,这就相当为难了,他的手背被她咬了好几口,齿痕都深陷进肉里去。而心虹呢,一旦被放松了,她就用手臂遮著脸,哭泣著往前奔去,她是又惊又吓又怕,才跑了几步,她就一头撞在另一个人身上,她早已吓坏了,这新来的刺激,使她再也控制不住,放开喉咙,她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
  那人抛开了心虹,迅速的冲到狄君璞面前来,大声叫著说:“放手!”狄君璞抬起头来,那是个年轻的、高大的男人,月光下,他的面色严厉而苍白,但那张年轻的面庞却相当漂亮。他大踏步的走上前来,推开了狄君璞,差不多是把那老妇人从狄君璞的手里“夺”了下来。那老妇仍然在挣扎、扑打、号叫。那年轻人抱住了她的身子,用一身痛苦而沙哑的声音喊:
  “是我!妈,你看看,是我呀!是云扬!你看呀!妈!妈!你看呀!”那老妇怔住了,忽然安静了下来,然后,她掉过头来,望著那年轻人,好半天,她就这样呆呆的望著他。接著,她像是明白了过来,猛的扑在那年轻人的肩上,她喊著说:
  “我捉住了她,云扬!我捉住了她呀!”
  喊完,她就爆发了一场嚎啕大哭。
  那青年的面容是更加痛苦了,他用手拍抚著那老妇的背脊,像哄孩子似的说:“是了,妈妈。我们回家去吧,妈妈,我找了你整个晚上了。”狄君璞惊奇的看著这母子二人。那年轻人抬起眼睛来,他的目光和狄君璞的接触了。狄君璞忍不住的说: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我觉得,先生,你应该把你母亲留在家里或送进医院,不该让她在外面乱跑,她差点弄伤了那位小姐了。”
  那青年的脸上浮起了一阵怒意,他的眼神是严厉的、颇不友善的。“我想,你就是那个新搬进农庄的作家吧,”他说:“我奉劝你,在一件事没完全弄清楚之前,最好少妄加断语!我母亲或者精神不正常,但她一生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但她确实几乎伤害了那位梁小姐!”狄君璞也愤怒了起来。“难道你认为我说谎?”
  “那位小姐吗?”他的眼光在心虹身上飘了一下,心虹正蜷缩在一棵树干边,浑身抖颤著,仍然用手遮著脸在哭泣不已。“你对那位小姐了解多少呢?你对我们又了解多少呢?你还是少管闲事吧!”“听你的口气,你倒是听任你母亲伤害梁小姐呢!”他是真的生气了。“我不是来阻止了吗?”那青年大声说,暴怒而痛苦的。“你还希望我怎样?你说!”挽著他母亲,他俯头看她,声音变柔和了。“让我们走,妈,让我们离开这鬼地方,以后也不要再来了!”那老妇不再挣扎,也不说话,只是低低的哭泣,现在,她完全像个软弱的、受了委屈的孩子。跟著她的儿子,他们开始向山下走去。狄君璞也跑到心虹面前,用手挽住了她,安慰的说:“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没事了,梁小姐,那不过是个疯子而已。”心虹哭泣得更厉害。“她为什么找著我?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根本不认识!”她啜泣而且颤抖。“她为什么要打我骂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又不知道她儿子是谁?为什么呢?”
  “疯人是没有理性的,你知道!”他拍著她的肩:“走吧!我们也快些回去!哦,你看,老高和你妹妹来了!准是来找你的!”真的,老高和心霞几乎是奔跑而来的,他们正好和那老妇及青年打了个照面。心霞惊喊了一声:
  “卢云扬!”那青年瞪视著心霞,眼底一片痛楚之色,揽住他的母亲,他们匆匆的走了。这儿,心霞奔了过来,苍白著脸,一把扶住心虹,她连声的喊:“怎样了?姐姐?他们把你怎样了?他们伤害了你吗?姐姐?我和老高出来找你,在山口听到你喊叫,吓死我们了!你怎样了?姐姐?”心虹被惊吓得那么厉害,她简直止不住自己的哭泣和颤抖,在心霞的扶持下摇摇欲坠,一面仍在啜泣的说:“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噢,心霞,她骂我是魔鬼,是妖怪,她要杀掉我,噢,心霞,为什么呢?”
  心霞猛的打了个冷颤。
  “哦,姐姐,你被吓坏了!我们赶快回去吧!别再想他们了!老高,你来帮我扶扶大小姐!”
  在老高和心霞的扶持下,他们急速的向霜园走去。狄君璞本想告辞了,但心霞热烈的说:
  “不,不,狄先生,你一定要到霜园去休息一下,你的手在流血了。”真的,在这场混乱中,狄君璞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已被那老妇咬伤了。他取出手帕,随便的包扎了一下,跟著心霞,他们簇拥著心虹回到霜园。
  这样的回来,立即使霜园人仰马翻,高妈首先就大叫起来,把心虹整个拥进她的怀中,接二连三的喊叫著“太太”,梁逸舟和吟芳都从楼上奔了下来,拿水的拿水,拿毛巾的拿毛巾,大家乱成了一团。在这喧嚣和杂乱中,狄君璞简短的说了说经过情形,再度想告辞,梁逸舟阻止了他:
  “君璞,你再坐坐,我有话和你谈。”
  终于,他们把心虹送到了楼上,吟芳、高妈,和心霞都陪伴著她,客厅里安静了下来,狄君璞独自坐在沙发上,依稀还听到心虹的啜泣声。然后,梁逸舟从楼上下来了,脸色凝重而疲倦,望著狄君璞,他恳挚的说:
  “谢谢你,君璞,幸亏有你,要不然真不知道会怎么样?你的手要紧吗?”“哦,这没关系。”狄君璞慌忙说。“不过,这老妇人是该送进精神病院的。我在这山谷中已不是第一次看到她了,这样太危险。”“是吗?”梁逸舟注意的看著他。“但,她对别人是没有危险性的。”“怎么说?”“她不会伤害任何人,除了心虹以外。”
  “我不懂。”狄君璞困惑的。
  “唉!”梁逸舟再长叹了一声,满脸的沉重。“这事说来话长,我早就预备告诉你了。你如果不忙,愿意到我的书房里坐一下吗?”狄君璞按捺不住自己对这事的好奇,何况,对方显然急于要告诉他一个故事。于是,他站起身来,跟著梁逸舟走进了书房。

  半小时后,心虹已经温暖的裹著一条大毛毯,靠在狄君璞书房里的躺椅上了。那毛毯把她包得那样严密,连她那可怜的、受伤的小脚也包了起来,那小脚!当狄君璞看到那脚上的血痕、裂口,和青肿的痕迹时,他是多么的心痛和怜惜呵!赤著脚走过这一段荒野,她经过了多么漫长的一段跋涉!真的,在她的生命上,这段跋涉也是多么艰巨和痛苦,她终于走过了那段遍是岩石与荆棘的地带了。
  室内弥漫著咖啡的香味,狄君璞正在用电咖啡壶煮著咖啡。梁逸舟夫妇和心霞都坐在一边的椅子中。老高和高妈已护送那老太太去卢家了。那老太太,在经过一番翻天覆地的哭号和悲啼以后,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般瘫痪在栏杆边的泥地上,只是不停的抱头哭泣,身子抽搐得像一个虾子,当大家去扶她起来的时候,她已不再挣扎,也不叫闹,她顺从的站起来,就像个听话而无助的小婴儿。看著周边的人群,她瑟缩的、昏乱的呢喃著:“我的儿子,云飞,他掉到那悬崖下去了,你们快去救他呀!”“是的,是的,我们会去救他!”高妈安慰著,和老高扶持著她:“你先回去吧!”“那……那栏杆断掉了!”她说,固执的,解释的:“我儿子,他……他……掉下去了!”
  “是的,是的,”高妈说著,他们搀扶她走出了枫林。在这一片喧闹中,老姑妈和阿莲都被惊醒了,也跑出来,惊愕的看著这一群夜半的访客。狄君璞吩咐老高夫妇及时把卢老太太送回家,并要高妈面告云扬一切的经过。然后,看到心虹那赤裸的小脚,他就把心虹横著抱了起来,向屋中走去,一面对梁逸舟夫妇说:“大家都进来坐坐吧!我想,我们都急于要听心虹的故事。”就这样,大家都来到了狄君璞的书房里。老姑妈一看到心虹的脚——那脚正流著血。就惊呼了一声,跑到厨房去烧了热水,他们给心虹洗净了伤口,上了药。又让心虹洗净了手脸,因为她脸上又是泪又是脏又是汗。再用大毛毯把她包起来,这样一忙,足足忙了半个多小时,心虹才安适的躺在那躺椅上了,那冰冷的手和脚也才恢复了一些暖气,苍白的面颊也有了颜色。狄君璞望著她说:
  “你要先睡一下吗?”“不不,”心虹急促的说,不能自已的兴奋著。“我要把一切都告诉你们。”梁逸舟坐下了,在经过了今天晚上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之后,他的心情已大大的改变了。当他今晚第一眼看到心虹站在那悬崖边上时,他就以为自己这一生再也见不著活著的心虹了。可是,现在,心虹仍然活生生的躺著,有生命,有呼吸,有感情……他说不出自己的感觉,却深深明白了一件事,这条生命是狄君璞冒险挽救下来的。他没有资格再说任何的话,他没有资格再反对,她,心虹,属于狄君璞的了。
  吟芳和心霞都坐在心虹的身边,她们照顾她,宠她,抚摩她,吻她,不知怎样来表示她们那种度过危机后的惊喜与安慰。狄君璞递给每人一杯咖啡,要阿莲和老姑妈去睡觉,室内剩下了他们,狄君璞望著心虹说:
  “讲吧!心虹。”心虹捧著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轻轻的啜了一口,她眼里有著朦胧的雾气,身子轻颤了一下,似乎余悸犹存。她再啜了一口咖啡,正要开始述说,有人打门,云扬赶来了。
  云扬已经从高妈口中得知了悬崖顶上的一幕,老太太自回家后就安静而顺从,他安排她上床,她几乎立即就熟睡了。听到高妈的叙述,云扬又惊奇又困惑,再也按捺不了他自己对这事的关怀,他吩咐阿英守著老太太,就赶到农庄来了。
  坐定了,狄君璞递给他一杯咖啡。心虹开始了她的叙述,那段充满了痛楚辛酸与惊涛骇浪的叙述。
  “我不知道该从那儿说起,”她慢慢的说,注视著咖啡杯里褐色的液体。“我想,我私奔之前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我就从私奔之后说吧。那天我从家里逃出去之后,云飞带我到了台北,他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我们就同居了。在那间房子里,我和他共度了十天的日子。”她蹙紧了眉头,闭了闭眼睛,这是怎样一段回忆呀,她的面容重新被痛苦所扭曲了。再睁开眼睛来,她用一对苦恼的、求恕的眸子望著室内的人:“原谅我,我想尽量简单的说一说。”“你就告诉我们悬崖顶上发生的事吧!”云扬说,对于他哥哥的劣迹,他已不想再知道更多了。
  “要说明悬崖上的事,必须先说明那十天。”心虹说,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来说了。“那十天对我真比十年还漫长,那十天是地狱中的生活。我在那十天里,发现了云飞整个的劣迹,证明了我的幼稚无知,爸爸是对的,云飞是个恶魔!”她看看云扬:“对不起,我必须这样说!”
  “没关系!你说吧!”云扬皱著眉,摇了摇头。
  “一旦得到了我,他马上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他问我要身分证,说是有了身分证,才能正式结婚,我走得仓促,根本忘了这回事,他竟愤怒的打了我,骂我是傻瓜,是笨蛋,然后他问我带了多少珠宝出来,我告诉他一无所有,他气得暴跳如雷。于是,我明白了,他之所以要正式和我结婚,并不是为了爱我,而是要藉此机会,造成既成事实,以谋得梁家的财产。爸爸的分析完全对了!接著,我发现他还和一个舞女同居著,我曾恳求他回到我身边来,那时我想既已失身于他,除了跟著他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我还抱著一线希望,就是凭我的爱心,能使他走上正路。谁知他对我嗤之以鼻,他说,他任何一个女友都比我漂亮,要我,只是奠定他的社会基础而已,如果我要干涉他的私生活,那他就要给我好看!至此,我完全绝望了!我所有的梦都醒了,都碎了,我除了遍体鳞伤之外,一无所有了!”她顿了顿,眼里漾著泪光,再啜了一口咖啡,她的神情萧索而困顿。
  “我知道了,”吟芳插口。“于是,你就逃回家里来了。”
  “不不,我不是逃回来的,是他叫我回来的。”心虹很快的说。“总之,我要告诉你们,那十天我受尽了身心双方面的折磨,粉碎了一个少女对爱情的憧憬,忍受了任何一个女人都忍受不了的屈辱。他很了解我,知道我对贞操的看法,他认为我再也逃不出他的掌心了,何况,他一向对女人得心应手,这加强了他的自信。他对我竟丝毫也不掩饰他自己。那十天内,他凌辱过我,骂过我,打过我,也像待小狗似的爱一阵宠一阵。然后,他叫我回家,要我扮著迷途知返的模样,使家里不防备我,让我偷出身分证和珠宝。他知道,不和我正式结婚,是怎样也无法取得公司中的地位的。他计划,和我结婚以后,就带著我偷渡到香港,凭我偷到的金钱珠宝,混个一年半载,再回来。那时,爸爸的气一定也消了不少,他再来扮演贤婿的角色,一步一步夺得公司、金钱,和社会地位。于是,十天后,我回来了。”
  她再度停止,室内好静,大家都注视著她。她深吸了一口气,低低叹息。“我回来之前,已经跟他约好,三天后的晚上在农庄中相会。他已先去登记了公证结婚,又安排了偷渡的船只,按他的计划,我晚上携带大笔款项、珠宝,和身分证到农庄,当晚潜往台北,第二天早上就在法院公证结婚,下午到高雄,晚上就上了船,在赴港途中了。我依计而行,老实说,那时我是准备一切照他安排的做,因为我认为除了跟随他之外,再也无路可走了!可是,一回到家里,看到妈妈爸爸我就完全崩溃了!没有言语能形容我那时的心情,我问爸爸还要不要我,当爸爸说他永远要我时,我知道,我再也不会跟云飞走了!再也不会了!我是真的回来了!回家来了!不止我的人,还有我那颗创痕累累的心。”她坐了起来,垂著头,泪珠静悄悄的从面颊上滑落。吟芳用手帕拭去了她的泪,轻声说:
  “可怜的、可怜的孩子!”她自己也热泪盈眶了。
  “三天中,我前思后想,决定从此摆脱云飞,一切从头开始。连三天里,父母和心霞待我那样好,没有责备,没有嘲笑,没有一句重话。所有的只是疼爱与关怀,这时,我想,那怕是杀掉云飞,我也不跟他走。然后,那约定会面的时间到了,我悄悄的告诉高妈,我要去见云飞最后一面,两小时之内一定回来,就溜出了霜园,到农庄去赴约。我没有带身分证,没有带珠宝,没有带钱,我预备向他告别,从此离开他。
  “溜出霜园后,我就被萧雅棠抓住了,她已知道云飞一部份的计划,她在那儿等著我。她激怒而冲动,告诉我她已怀著云飞的孩子,告诉我云飞欺骗她的全部经过。我再也没有料到,他不止害了我,还坑了萧雅棠!我又愤怒又悲痛,我告诉她,我不会跟他走,那怕杀了他我也不跟他走!这样,我就到了农庄。”她已叙述到高潮的阶段,她停下了,怔怔的看著手里的咖啡杯。她的思想正痛苦的深陷在那最后一夜的雨雾里。狄君璞用一杯热的咖啡换走了她手中的冷咖啡,他的眼光始终怜惜而热烈的停驻在她的脸上。
  “那天正下著小雨,”她继续说。“我比预定的时间晚到了一小时,他已经很不耐烦了。我在枫林的悬崖边找到了他,他正站在栏杆前面,望著我从山谷中走上来。一见到我,他劈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弄到了多少钱?”“我告诉他没有钱,没有珠宝,没有一切,因为我不跟他走了!如果你们当时见到了他,就会知道他那时变得多么可怕。他打了我,抓住我,他又撕又打又骂又诅咒,我挣扎著,弄破了衣服,跌在泥泞里,又弄了一身的泥。那时,他完全丧失了理智,像一个发疯的野兽,我想,他会打死我。于是,我奔跑,但他把我捉了回来,叫嚣著说,他依然要带我走,即使没有身分证及金钱,他依然有办法利用我让爸爸屈服。他挟持著我,就在这时候,一件意外发生了,卢老太太忽然气极败坏的出现了!”她再度停止,抬眼看了云扬一眼。
  “那晚不止我一个人在悬崖上,还有你母亲,她是来阻止这整个计划的,我想,是云飞告诉了她。”
  云扬点了点头,他的眼底一片痛楚之色。
  “请说下去!”他沙哑的说。
  “卢伯母一出现就直奔我们,她是奔跑著赶来的。她抓住了云飞的手臂,开始恳求他不要离开她,又恳求我不要让云飞离开她,她说她半生守寡,就带大了这两个儿子,云飞一走,她的世界也完了!我那时正在和云飞挣扎,卢伯母这一来,使云飞分散了注意力,我挣脱了云飞要跑,他扑过来,又抓住了我,他打我,猛烈的打我,又撕扯我的头发,强迫我跟他走。卢伯母再扑过来,她嚷著,叫我回家,叫我不要诱惑她儿子,我哭泣著解释,我并不要跟她的儿子走,我也不要诱惑她的儿子,但她不听我,只是唠唠叨叨的述说著,拉扯著云飞的手不放。云飞气了,他用力的推了她一下,老太太站不住,摔倒在泥泞里。于是,卢伯母气极了,开始大哭了起来,说生了儿子不中用,有了女人就不要娘。云飞不理她,拉著我就要走,就在这时,卢伯母突然直撞了过来,嘴里嚷著说:‘你既然不要娘了,我就撞死了算了!’
  “云飞没有料到她这一撞,他拉著我的手松开了,他自己的身子就跄踉著直往后退,然后,那个悲剧就发生了,我听到栏杆折断的声音,我听到云飞落崖时的惨号。我当时还想,我一直想杀他,现在是真的杀了他了!于是,我就昏倒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故事完了。这悬了一年多的疑案,终于揭晓。一时间,室内安静极了,谁都没有说话,空气是沉重而凝冻的。然后,梁逸舟振作了一下,看著心虹,说:
  “你还记得我赶到的时候,你对我说的话吗?”
  “我说过什么吗?”心虹困惑的问:“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昏倒之前,我一直在喃喃的叫著:‘我终于杀了他了!我终于杀了他了!’因为,如果不是为了我的原因,他是不会坠崖的。”
  梁逸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可是,就为了这一句话,我们竟误会了一年半之久!”他转过头来,望著云扬。“你竟然不知道你母亲来过这儿吗?你可信任心虹所说的?”“我信任。”云扬低低的说,他的喉咙是紧逼而痛楚的。他的脸色苍白,眼睛却闪烁著坦白而正直的光芒。“我现在想起来了,那天,当我得知云飞坠崖的消息之后,我只想先瞒住母亲,我根本没去看她在不在屋子里,就一直赶往现场,那是黎明的时候,等我回家,已经是中午。妈坐在屋里,疯了,痴痴呆呆的诉说著云飞死了!我只当是镇上那些好事之徒告诉她的,现在想来,她一开始就知道了!在她潜意识中,一定不愿想到是她撞到云飞,云飞才会坠崖,所以,她把这罪名给了心虹。以后,她好的时候就说云飞没死,病发就说是心虹杀了他了!现在,这些环节都一个个的套了起来,我全明白了。”他垂下头,一脸的沮丧、感伤,和痛楚。“获得了真相,我想,我可以好好的治疗一下母亲了。”
  狄君璞喝干了手里的咖啡,把杯子放到桌上。他走过来,用手紧按了一下云扬的肩膀,他的声音沉著而有力。
  “云扬,振作一下!”他说:“这一年半以来,大家都在研究杀死云飞的凶手是谁?你知道吗?他确实不是死于意外。但是,杀他的凶手不是心虹,也不是你母亲,而是他自己。我们能责备谁呢?除了云飞自己以外?”
  云扬默然不语。梁逸舟不能不用欣赏的眼光,深深的看了狄君璞一眼。他忽然想起狄君璞对他说过的话,他曾责问他了解心虹多少?狄君璞是自始至终都深信心虹不是凶手的唯一一个人!是的,他了解心虹,远胜过他这个做父亲的人!看样子,在这世界上,对人生、对人类,他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太多了。他把眼光从狄君璞身上移到云扬身上,这时,这大男孩子正大踏步的走向心虹,用一对坦白而求恕的眸子望著她,诚挚的说:“心虹,请接受我最诚挚的道歉,这么久以来,我一直误会了你!”这话,似乎也该由他这个做父亲的来说,而云扬却先说了!那年轻人,他有怎样一个勇于认错的个性,有怎样一张坦白而真挚的脸!他似乎相形见绌而渺小了。
  心虹瑟缩了一下,她带泪的眸子清亮而动人的瞅著他。
  “别道歉,云扬。”她的声音好轻,好温柔,好恳切。“只是,答应我,永远不要玩弄感情,永远尊重你所爱的人,保护她,怜惜她,别让我妹妹,再忍受我当年的痛苦。”
  “你放心,心虹。”云扬低沉地说。很快的抬起头来,看了心霞一眼,后者也正怔怔的、温柔的望著他,两人的目光一接触,就再也分不开来了。
  心虹转向了狄君璞。她的面容上有哀伤,有挚情,有祈求,有惭愧。她的声音低而清晰。
  “君璞,你现在知道了我全部的故事,最坏的一段历史,及最见不得人的一面,你还要我吗?”
  狄君璞一瞬也不瞬的注视著心虹,用不著言语,他的眼睛已经把他要说的话全说了。那是怎样一种专注而热烈的眼光呵!梁逸舟默默的看著这一切,在几小时之内,他经历了几百种人生了。这一刻,面对著这样两对痴情一片的人儿,他分不出自己心里是怎样的滋味,是酸?是甜?是苦?是辣?终于,他站起身来,走过去,他拍了拍吟芳的肩膀,用一种易感的、喑哑的声调说:“我们该走了,吟芳。你看,窗子发白了,天已经快亮了!”
  吟芳惊奇地看了他一眼。
  “但是心虹怎么办呢?她还没有鞋呢!”
  梁逸舟看著狄君璞,后者也掉过头来,静静地看著他,两人这样相对注视了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然后,梁逸舟对吟芳微笑了一下,说:“你不觉得,心虹一时还不能走动吗?她得在这儿休息一下,至于鞋子和衣服,等天亮,让高妈给送来吧!”
  吟芳愕然的看著梁逸舟。接著,她的眼睛发亮,她的神采飞扬,她的心像鼓满了风的帆,涌涨著喜悦与感动。她顺从的站起身来了,她知道这意味著什么,一切的风暴都过去了!新来的黎明该是晴朗的好天气!她喜悦的看了看心虹又看了看狄君璞,这一对情侣的眼睛闪亮,满面孔都燃烧著光采。这是人生最美丽的一刻呵!她禁不住轻轻地说了:
  “好好的珍惜你们所有的东西呵!”
  于是,她跟梁逸舟走向了门口,云扬惊觉的也站起身来说:“我也该走了。”梁逸舟站住了,看著云扬。
  “或者你愿意在这样的黎明中,带心霞去山野中散散步,呼吸一点新鲜空气。”“爸爸!”心霞惊喜交集地喊,几乎不能信任自己的耳朵。
  梁逸舟不再说话了!揽著吟芳,他们走出了农庄,人,常常活了一辈子都没有成熟,而会在一刹那间成熟了!梁逸舟忽然觉得有一份说不出来的平静,心底充塞著的是一片酸楚、甜蜜、充实而又恬然的情绪,所有困扰著他的那些问题和烦恼都一扫而空了。他望著原野里的天空,黎明正慢慢地从山谷中升起。天上还挂著最后的几颗晓星,晨雾迷迷蒙蒙地笼罩在原野上,远山近树,一片模糊。
  “我似乎记得孩子们常在唱一支歌,有关于星河什么的,其中好像有句子说:‘我们静静伫立,看星河在黎明中隐没。’吟芳,你可愿意和我一起看星河在黎明中隐没吗?’梁逸舟说。
  “永远,永远,我愿和你并肩看星河。”吟芳紧紧地依偎著梁逸舟,在这一刻,她爱他比几十年来加起来更多!更深!更切!事实上,这时候,在并肩看著星河的又岂止他们一对?在农庄的窗前,在枫林的小径,正有其他两对恋人,也正静静伫立,看星河在黎明中隐没!或者,还有更多更多的情侣,像尧康和雅棠,像世界上许许多多其他的恋人们,也都在世界各个不同的角落里,并肩看著星河。这世界何其美丽,因为有你有我!黎明来临了,真正的来临了!彩霞正从山谷中向上扩散,染红了天,染红了地,染红了山树和原野。那最后的几颗晓星也逐渐地隐藏无踪。天亮了。
  ——全书完——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廿日晚初稿完稿
  十二月二十六日修正完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