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并有感染时酌情使用抗菌药物。

治则:温肺化痰。

(4)中医验方及针刺治疗

3、心电图:早期低电压,心脏顺钟向转位和肺型P波,电轴偏右;后期右心房、室肥大。

3.忌烟酒肥厚饮食及接触刺激性气体。

3、痰蒙清窍症状:神志恍惚,烦躁不安,或表情淡漠,嗜睡,甚至昏迷,或肢体抽搐,咳喘气促,咯痰不爽。舌质黯红或淡紫,苔白腻或黄腻,脉细滑数。多见于肺性脑病。

(2)呼吸训练:每日做呼吸操、锻炼腹式呼吸:吸气时用鼻吸人,呼气是做吹口哨样用口呼出,腹部内收。

2、热痰蕴肺症状:咳嗽气促,痰黄而稠,不易咯出,大便干燥,小便黄赤,口于。舌红,苔黄或黄腻,脉滑数或弦数。多见于肺功能不全合并呼吸道感染。

[临床表现]

病因病理

2.中医药治疗

肺部感染、慢性肺心病的病因为机体正气不足,反复感受风寒,肺伤气弱,痰饮留滞,气道不畅。肺伤日久必及于心,肺脏血瘀,损及心气而致病。

阻塞性肺气肿是指终末细支气管远端部分(包括呼吸性细支气管、肺泡管、肺泡囊和肺泡)膨胀,井伴有气腔壁的破坏的病理状态。是由于大气污染、吸烟有肺部慢性感染等因素诱发气管炎target=_blank>慢性支气管炎,进一步发展而成。支气管哮喘、肺纤维化也可逐渐演变为本病。本病属中医学“喘证”之“虚喘”范畴。

附子12克,桂枝12克,人参12克,吴茱萸10克,干姜12克,姜黄12克,茯苓15克,白术12克,赤芍12克,泽泻15克,车前子15克,防己12克,地龙15克,蛤蚧10克,蜈蚣3克,全蝎10克,红花12克,泽兰12克,猪苓15克,白丑6克,沉香3克,炙甘草10克,水煎服。生脉丸、回春丸口服。

4.肺功能测定:残气量/肺总量超过35%。第1秒肺活量/肺活量值低于60%,或最大通气量占预计值的80%以下。气体分布不匀,肺泡气浓度高于2.5%。

诊断要点

治法:补肺健脾温肾,纳气平喘。

2、体征:早期表现为肺气肿,呼吸音减弱,可闻及干湿??音,心浊音界不易叩出,心音低钝,肺动脉瓣第二音亢进;以后出现颈静脉怒张,肝肿大,浮肿,腹水,心率加快等。

(4)平时用少量解痉祛痰药:茶碱控释片0。1克,1日2次,或酮替芬I毫克,1日3次,或复方甘草合剂10毫升,1日3次。

证候分析:病程日久而肺虚脾弱,故见纳少倦怠;正虚复感寒邪,肺气不宣,痰浊上犯,故咳喘,痰多;因肺虚而又痰阻气机,故胸胀问,咳喘劳则加重;

治法:补肺健脾滋肾,益气养阴。

治则:补肺益肾,去湿化痰。

(1)提高免疫功能:核酪口服液IO毫升,1日2次,或转移因子1单位,皮下注射,1周2次,或胸腺肽5毫克肌注,1日1次。

人参10克,黄芪50克,熟地20克,威尼斯人线上娱乐,蛤蚧10克,白芥子12克,苏子12克,五味子15克,紫菀12克,桑白皮12克,山茱萸15克,茯苓12克,泽泻12克,附子9克,桂枝12克,干姜12克,半夏12克,陈皮12克,炙甘草10克,水煎服。参蛤丸、参麦丸口服。

(3)合并感染期实喘参照慢性支气管炎辨症治疗。

2013年9月1日,南非总统府称,前总统曼德拉已经离开医院,回到位于约翰内斯堡的家中继续接受重症监护,但其病情仍然非常严重,健康状况有时也不稳定。

1.40岁以上中老年人,有慢性咳嗽、喘息病史,伴见气促、呼吸困难、紫绀等逐渐加重的体征。

舌苦薄腻,脉弦滑为寒痰内阻之候。

3.x线检查:双肺透明度增高.肺野外带血管纹理细直、稀疏。心影垂直狭长,膈穹窿变扁平。

2013年12月6日(南非时间5日),曼德拉在约翰内斯堡住所去世,享年95岁。南非为曼德拉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

5.本病应与弥漫性肺间质纤维化、慢性肺源性心脏病等疾病鉴别。[治疗]

方药:肺肾双补汤。

2.合并急性呼吸道感染时,咳嗽、咯痰、气急明显迅速加重,并可出现呼叶困难、紫绀及肺动脉高压症。

辩证分型】

1,有多年的咳嗽、咯痰史,症状多年在冬季加重。随着病性发展,逐渐出现气短、气促、胸闷、劳累后加重。

1、寒痰壅肺症状:咳喘气急,劳则即著,胸部胀问,痰白而稀,纳少倦怠。舌苔薄白而腻,脉弦滑。多见于肺功能不全合并呼吸道感染。

(2)肺脾肾阳气虚损:喘促日久,呼长吸短,动则加重,咯痰清稀,畏寒神疲,腰酸膝软,面浮肢肿,唇面青灰,舌淡苔白,脉沉细无力。

证候分析:痰迷心窍,蒙闭气机,故见神志恍惚,烦躁不安,表情淡漠,嗜睡,昏迷;痰浊引动肝风,故可见肢体抽搐;痰浊壅肺,气机上逆,故见咳喘气促,咯痰不爽;舌质黯红或淡紫为心血瘀阻之征,苔白腻或黄腻,脉细滑数为痰浊内蕴之象。

2.避免受凉感冒及情志刺激。

治则:化痰开窍,熄风活血。

4。红枣、山药、百合、核桃仁煮粥食用。

方药:涤痰清宫汤。

2.胸廓呈桶状胸,‘肺部叩诊呈过清音,肝浊音界下降,呼吸音及晤音减弱,呼气延长,双肺有时可闻及干、湿罗音。心浊音界变小,心音低钝遥远。

证候分析:痰浊内蕴化热,痰热壅肺,故痰黄而难以咯出;肺气上逆,故见气促;热伤津液,肺不布津,故口干,小便黄赤;肺与大肠相表里,大肠运化失司,故大便于燥;舌红苔黄或黄腻,脉弦数或滑数均为痰热内蕴之征。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