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半个月的时间,终于看完了这部《真探》。前面几集一直断断续续,不过也大概是因为自己有事在身而引起的中断,从第五集开始完全被带入,每一集都一波流看完,到结局时已感慨颇多,但是心中随之而起的每一种思绪都跟着屏幕中一帧帧的影像而去,能写下来的,估计所剩无几了。

Rewind Cinema Vol.1

       无论是剧情设置和画面感,还是主要人物的精湛表演,都足以显示出本剧的十分出彩之处。不过,它要传达给观众的不仅仅是两位警探在破案过程中的扣人心弦的惊险经历,还——或者说更重要的是通过主角涉及到对怎样看待晦暗不明的世界这个问题的解答。
  
    剧中两位主角似乎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对待周围事物的看法,或许只是不同,也可能彼此对立,尽管两人因为身份职位而相互合作,冲突、矛盾也并不是不存在,而这背后就是两种思想或者说思想影响下的两种生活方式的争锋相对。

True Detective

   马蒂(Marty)是一个完全处在现实生活中的人,他从不会去思考一些深刻的看起来与眼前生活无关的问题,他只是像他周围的普通人那样生活,这样的生活远离形而上学,这样的生活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从而,他无法逃脱常人状态,无法避免这种生活(尽管他从没有过这种想法,而这恰恰是在拉斯特身上所体现的),于是,在日常中他善于交际,搞婚外情,泡妹子游刃有余,也总是受激情或者情绪的控制。这种状态——就像海德格尔所说的——是一种此在的沉沦的表现,在此在的沉沦中,人失去了本真的存在,只活在感官和情感世界之中,被它们所裹挟,虽然剧中马蒂并没有用消极、颓废、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态度生活,给人的感受是一个较为成功的、热血警察,可毕竟他只是用感觉在处理着这个世界,这样,他对自己的存在,对此宇宙,对一切抽象的事物便毫无概念,或者说毫无兴趣,因此对他来说,并无什么光明与黑暗之分,尽管他的工作使他代表了正义,似乎是一种趋向光明的象征,而且在抓捕罪犯时他表现的勇敢,在其滔天罪恶下的怒不可遏,并不意味着他会深入的思考光明与黑暗,深究这背后意味着什么,就像最后他和拉斯特(Rust)的对话所显示的,——他的漫不经心的浅显之见。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这并不是说明他愚蠢,或者说他选择愚蠢,是个只有胆量的莽夫,这只是他处在特定环境下的生活态度罢了,只是把自己完全置入了常人状态而已。每个人总是活在专属于他自己的时空之中的,这种时空环境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这个人的特性,马蒂与拉斯特的不同生命历程便决定了他们活在了两个不同的层次,剧中并无介绍小马前半生的活动,但我们或许猜测,其中并无过多或者重大的坎坷,其学生生涯肯定结交一些狐朋狗友什么的,等等;对于拉斯特,则是说明了他的令人悲痛的家庭背景,但那也是成年之后,至于小时候的他是怎么样的,我们也不得而知了。

Prologue

这是一部侦探剧,又不是一部侦探剧。

是的,这部美剧里面有一个横亘十余年的案件,有数十名受害者,若干犯人,以及两个侦探。但剧情在推进中花了大量的时间来描绘两名侦探的生活,如果你习惯于《名侦探柯南》这种基本每集均可解决一个案件的剧集,这部剧一定会让你恨不得按下快进,直接飚到第八集结尾。

不过急什么,你不是已经知道故事的结局了吗?坏人被严惩,好人得善终,所有的侦探故事终究难以逃开这个结局。那么或许重要的是,谜底究竟是如何解开的?然而对于这部剧而言,这个问题也并非那么重要,整个解谜过程耗费的时间与谜题的复杂程度,相对于描绘两位侦探生活的时间而言,微不足道。

所以,虽然它有着美剧史无前例的六分钟运动长镜头,有着最为怪诞惊悚的犯罪场景和血腥残忍的最终对决,却绝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侦探剧。若要当它是一部肥皂剧来看,大段晦涩的台词也许同样会让你止步于第一集。

对于一部非类型化的作品,妄图贴几个标签将其归类,也许是最蠢的做法。那么,不如先来看看本剧的核心案件。

   拉斯特(Rust)口中总是嚼着带着哲学味道的句子,并且毫不在乎别人是否能从他那里分享到这些味道,或许经历过搭档的岁月使他多少感染了马蒂(Marty),尽管他们之间互相理解的地方并不太多,而他也似乎受到了对方的一些影响,但是,在他心中的那些根深蒂固的想法,他是不会改变的,那是他在痛苦和孤独的洗礼中而获得的“精神财富”,有时候这种“财富”是强迫他接受的。

The Case

案件发生在一片被烧光的甘蔗田中,一位名叫多拉·兰格(Dora
Lange)的女性受害者以跪拜的姿势死在一课树前,她的双臂伸展若蝶,头顶一个以鹿角,柳枝稷以及藤条编成的皇冠。两名路易斯安那州警:拉斯特·科尔(Rust
Cohle)与马蒂·哈特(Marty
Hart)负责这起案件。在案件的调查过程中,他们逐渐发现在整个路易斯安那州的长沼地区,类似的失踪案件数不胜数。除去表面的惊悚,案件背后的真相或许更加令人震惊。

犯罪现场的宗教意味引导着两位侦探去追寻多拉的过去,并最终让他们寻找到了嫌犯所在。然而在马蒂的冲动下,本已被拉斯特控制的两名嫌犯双双毙命。两名侦探得到升职,成为英雄,事件的调查也由此结束,然而由于嫌犯的死亡,已无从查证是否还有同党。

十余年过去,两名侦探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因隙各奔前程。但拉斯特一直没有放弃对类似事件的调查,在受到警方怀疑与类似事件相关联后,两人再度携手,最终揪出了逍遥法外的第三人,为案件画上了句点。

本剧的案件虽然表面上看是寻常的绑架杀人,却很难找到其犯罪动机,这是因为其犯罪逻辑有着不同寻常的宗教背景。要分析这隐藏于案件背后的宗教背景,就不能不提到一本书:詹姆斯·弗雷泽(James
Frazer)的《金枝》。这是一部比较宗教学著作,对世界各地宗教的异同进行了比较分析。其书名来自于J.
M. W. 特纳(J. M. W.
Turner)的一幅同名画作。此画描绘了一个神圣的树林,这里有一棵树在日夜生长着。这片不断变化的土地,坐落于自然女神内米(Nemi)(亦被称为林中的狄安娜(Diana
Nemorensis))梦境一般的丛林湖畔,在这里举办着祭祀与国王“履行誓言”(fulfillment
of vows)的宗教仪式。

国王在这里被描绘为一个不断死亡与重生的神,一个象征太阳的神祇,他与来自大地的一位女神举行了神秘的婚礼。他在收获的季节死去,并在春季转世。弗雷泽认为这个关于重生的传说是世界上大部分宗教及神话的核心元素,回想一下《圣经》(Bible),不难发现,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先孕,则是对“履行誓言”的再现,而耶稣的重生则是整部《圣经》中所有神迹的核心。

本剧的第一个案件即是对这个宗教仪式的再现,多拉·兰格则是这个神秘仪式中的大地女神,凶手则是剧中反复出现的黄袍国王(The
Yellow
King)。拉斯特与马蒂追寻凶手的过程存在双重意义,第一层是法律以及世俗意义上的将凶犯捉拿归案绳之以法,第二层则是宗教意义上的,发现这个仪式,完成这个仪式以及终结这个仪式。这两层意义与剧集发展的两条线索:案件搜查以及两位侦探的生活一一对应。前者为表,后者为里。

看似琐碎、凌乱、与整个案件毫无关联的两位侦探的生活,其实与案件的本质紧密相关,这便是《真探》这部剧的核心特点。在这层意义上,也许我们才可以理解为何拉斯特会说出那句:“所有那些我们已经做过的,以及将要做的事情,我们都会一次一次再一次地去做。而那小男孩和小女孩,他们也将一次又一次,永远在那个房间里面。”

不论拉斯特、马蒂、你、我,我们都是这个仪式中的一员,也许扮演黄袍国王,也许扮演大地女神。无论如何,你都无法逃离这如仪式一般的人的生活。那么,两位侦探,究竟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