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由衷的记忆

  北京今天的天气就如这几天的天气一样,空气里充满了水份,天空是灰濛濛。飞机基本上没有晚点。起初缓慢地走,越来越快,直到刹那间加速,抬头冲向天去。层层迷雾迅速被抛到身后,突然就是晃眼的明媚了。成片成片的蓝天,大朵大朵的白云,心于是就亮起来。也就是在那时候,想起了一位朋友在她QQ上的签名。大意是说,生活是一道迷障,走过去了,回头望,笑。她的这个签名我早就留意了,只是今天看着起飞的飞机,格外有些感受。

路过那多少次曾经迷失的岁月,失去过,那些多少曾经最难释怀的美好,那多少个曾经过后的曾经。一个人走,一群人走,一路的获得,一路的丢失,一路的忘记。回忆都是美好的,记忆都永远是崭新的,每一次夜的黑都是一个驿站,而我们也许只是路过而已。路过,曾经的或者现实的记忆。

  谁的生活里没有过迷障呢?只是迷障总要走过去。

这世界太大,路太漫长,而每个人都只是匆匆的行者,看身边一路的风景,但不后悔,这世界的某些个角落里,曾留下过我们深深地足迹。人生就那样,你在追逐着前面的过客,后面也在一路的是你的追随者,都是赶路人。

今天经历了阴沉之后迅速看到阳光,难道是因为低空的云刹那间改变了吗?难道不只是因为飞机飞向了高处离开了低空吗?同一个世界,不同的风景,看你看什么。然而话又说回来,在低空时又怎么能够看到高空的风景?所以特别欣赏这位朋友的态度,从迷障中走出来之后不是后悔而是笑。其实过去有什么后悔的呢?那时候身陷迷障不是因为自己乐意如此,而是因为那就是自己当时的境界。

夏天来了,天气一天天的渐渐暖和了起来,起来晨跑的人也逐渐的多了起来,虽然都是彼此的不认识,但至少我那条公路上不再是我一个人,凌晨那寂寞的公路,突然热闹了许多。

  看不出乌鲁木齐与其他城市有多大的不同。同行的苗老师指着一处说你看那里像不像北京的公主坟?但这里确实是乌鲁木齐,比如在街头偶尔出现有穿着维族服装的女子,比如21点半的时候,北京的夜色已是深沉,而这里夕阳不过刚刚落下,还有就是奇慢的网速,以及大得有点不适应的住宿房间……

人就那样,如果你只要去热衷于一件事,那么你就会去为它义无反顾,哪怕有点苦,你都会把这当做一种享受。某个人说过,为了可以把自己体重减下来,他把饥饿当着一种很美好的享受。很难去想象,假如是我,让我饿上一阵子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感触,但我也热衷于劳动,热衷于步奔跑,我自己的生活习惯。

乌鲁木齐的天气说变就变的真快,今天还是好天气,明天就会忽然满天乌云。刚以为又可以穿衬衫了,闭眼和睁眼之间,又得该加些厚衣服。春天里的冷空气有点呛,淡淡的冰凉,开始害怕也懒得出去,就呆在出租屋里,再就来回厨房与卫生间之间的三点一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就连出去吃饭也都变成了我的强迫症。

泱泱的城市里,每个人都在过着自己,忙碌的生活着,没人顾得上谁,活在相同的世界,却都是这相同世界里的陌生人。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有不一样的理想,走自己的路。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经意或者不经意的只是路过,人生也许就那样,都是一直在经意间或者不经意间的路过而已,曾经的,又会有几个人可以去抓得住多少?自己整天没事无聊了就对着窗户,望着外面的世界,看着走道上那些人来人往。然后期待着黑夜,漫长的入睡,是一种煎熬也是一种不一样的享受。

梦,一路的在编织,一路的被催灭,然后我们去一路拾起。

有些人,明知道永远不可能会在一起,但总会有人每时每刻的去痴心妄想,当心在撕心裂肺过后,才会想方设法的忘记,但有种感觉,却注定一定要驻守,深深地烙在心里:一辈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在许多年以后,我们都会忘了这些被风承载的日子,会不会记得曾经有过的所有,欢乐的,孤独。但确信,我们都会回忆曾经有过那么一群人,我们曾经一块奔向过——永远。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