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在解放战争末期,美国政
府对蒋介石政权已经彻底失去信心,认为中国应该改朝换代了。解放军占领南京时,所有国家驻华使馆人员皆闻风而逃,唯独美国大使司徒雷登留了下了,他是受美国**之令尝试和即将诞生的中国新政权进行接触。因为当时的中国是二战主要战胜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如果能够继续和中国搞好关系,美国将会受益非浅。  2、斯大林当然是特别不希望中国和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有任何接触,最好是能够让中国与西方社会为敌,把苏联作为唯一的依靠,充当苏联的孙子、炮灰和卫星国。他知道毛是一个十足的中国农民,在国际政治方面是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低能儿,于是就开始把毛玩弄于掌股之间:  A、唆使金日成侵略南韩,在二次大战刚刚结束五年,人们享受和平还很短暂的时候,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突然打破国际公认的划分南北朝鲜的三八线,进攻南朝鲜,并且长驱直下,几乎灭了南朝鲜。当美国纠集联合国军准备军事干预时,苏联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完全可以一票否决,可是偏偏到了投票的关键时刻,苏联代表却“因故

    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前往莫斯科。出访的目的是和苏联结盟,毛泽东在与斯大林会唔时强调指出:“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保障和平问题,中国需要三到五年的和平喘息时间,用这段时间来恢复战前的经济水平和稳定全国局势。”其实,斯大林并不想帮助中国恢复经济: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的叛离,斯大林决心不让此类事情在亚洲重演;毛泽东也非等闲之辈,中共在内战中胜出为苏联始料不及,而且胜利是在无视苏联的劝告下取得的。经过一个多月的讨价还价,斯大林让步了,1950年2月14日,双方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理论上,条约规定中国有义务在全球范围内驰援苏联;中国也将得到苏联的安全保障。

”缺席,故意把联合国军放进朝鲜。  B、唆使中国出兵朝鲜,满口答应中国一旦出兵,苏联立刻提供强大的空军支援。可是等中国三个军的首批部队进入朝鲜后,却又说要顾及到和美国的关系,不便派空军参战。联合国军的组成是美国、希腊、法国、埃塞俄比亚、丹麦、哥伦比亚、加拿大、英国、泰国、瑞士、南非、南朝鲜、菲律宾、挪威、荷兰、新西兰、卢森堡、印度、意大利、澳大利亚和比利时,中国出兵朝鲜,等同于宣布自己完全投靠苏联、与世界为敌。  C、中国出兵后,联合国马上讨论决议,定义新中国为侵略者、并对中国的侵略行径进行严厉谴责。苏联仍然可以一票否决,可是苏联代表却又在最后投票时“因故”缺席!致使该决议顺利通过,从这一天开始,新中国背上侵略好战的骂名,在国际社会陷入十分孤立的境地,同西方接触的大门被彻底关闭,失去了国家发展之良好国际环境达几十年之久。  D、第四次战役后,联合国军已经完全站稳了脚跟,战争的天平已经开始朝相反的方向倾斜。可是斯大林和金日成又开始忽悠毛泽东,要志愿军发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不怕牺牲,把美国人彻底
赶出朝鲜半岛。毛泽东被忽悠得脑袋发热,指示发动第五次战役,结果从36线到38线,志愿军被打得损失惨重、溃不成军。  E、斯大林提供给金日成的武器全是苏军的现役装备,而且是免费的;提供给志愿军的武器全部是苏军的淘汰装备,而且是高价的。在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中国农民饿得啃树皮、吃泥巴,苏联却趁火打劫、逼迫中国偿还沉重的抗美援朝军火债务。  3、朝鲜战争所形成的结局:  A、斯大林的如意算盘几乎全部实现,苏联成为最大赢家;  B、日本和台湾也是大赢家;  C、美国虽然付出了4万4千名士兵的生命(阵亡36000,失踪8000),但是通过朝鲜战争牢固建立了美、日、韩、澳、台湾以及东南亚国家的亚太军事同盟,一个北美国家居然牢固掌握了亚太事务的主导权,数十年来获得了巨大的国家利益,也是一个大赢家;  D、金日成又被打回了战争起点,平手;  E、中
国成了唯一的输家,而且是大输家。一是拖延了台湾问题的解决,而且这一拖就是半个多世纪。用唱戏的话说就是,这个气口断了。断就断在朝鲜战争。到现在,台湾问题的“气口”能不能接上都成了一个问题。二是直接的经济损失。北朝鲜发动侵略战争,把中国和苏联都拖入泥潭,而苏联作为**国际的老大,一方面以一种命令的姿态指挥中Gong和朝鲜进行战争,另一方面,又小心翼翼地避免直接跟华盛顿擦枪走火。中朝相比,显然朝鲜更不具备打一场战争的实力,因此,中国人出人,苏联出装备,去朝鲜打仗,就成了“朝鲜战争”的一个奇观。中华人民共和国,刚从连年战争中缓过一口气,正是百废待举的时候,朝鲜战争每年花掉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20%!举一国1/5的财力进行一场战争,其残酷性可想而知。更不幸的是,中国还因为苏联的援助而背上了一身债务,到50年代末仍未还清。这对于一个经济基础薄弱的国家来说,其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第三,中国参战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要尽快加入联合国,战

    美国 国务卿艾奇逊为了回应国内批评者关于是谁“丢掉了”中国的鼓噪,指示国务院在1949年8月发表了一份关于国民党垮台的白皮书。虽然美国依然承认国民党是全中国的合法政府,但是白皮书说国民党“腐败、反动、效率低下”。艾奇逊在递交白皮书的信中报告总统杜鲁门:“中国内战的不幸结果是美国政府所无法控制的。美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所做的以及可能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改变这一结果。”艾奇逊在1950年1月12日对美国全国新闻俱乐部的讲话中强调了白皮书的中心思想,并提出了全面的亚洲新政策:第一,华盛顿不再插手中国的内战,“台湾的战略重要性并不足以让美国采取军事行动”,“美国政府不会向台湾的中国军队提供援助或派遣军事顾问”。第二,艾奇逊从长远角度出发,挑明了是谁在威协中国的独立:“共产主义的思想和手段为苏俄帝国主义的滲透提供了新的极为阴险的武器。苏联利用这些新武器正在将中国北部地区分离出去,并入苏联这个过程在外蒙古已经完成,在满洲将近完成,而且我肯定苏联在内蒙古和新疆的代理人会有好消息向莫斯科报告。这就是现在的情形。”第三,艾奇逊提出了新的中美关系的前景,这种关系的基础是国家利益,不是意识形态:“(今天)旧的东西方关系已经破裂,这种关系在最坏时是剝削,最好时也是家长式的。现在它已经完结,东西方关系在远东必须建立相互尊重和相互帮助的关系。”

    艾奇逊的讲话触到了斯大林的痛处。他说是艾奇逊散布的“谣言”,要求正在莫斯科结盟谈判的毛泽东做一个令他们放心的表态。几天以后,毛泽东批准发表了一篇文章,以讥笑嘲讽的笔调对艾奇逊进行了攻击,虽然中国在声明中痛斥华盛顿的“谣言”,但发表方的级别并不太高,这就给自己留了后路。

    朝鲜在1910年被日本吞并,1945年日本战败后,朝鲜北部被苏军占领,南部被美军占领。南北分界线—三八线,是人为划定的,它只是反映了战争结束时美苏两国军队之间的界线。1949年,美苏两国军队撤出,被占领区变成了完全的主权国家,但南北朝鲜对边界都意有不甘。金日成和李承晚都声称对面是自己国家的一部分,边界冲突不断。

    从1949年美军撤出南朝鲜到1950年间,金日成一直企图说服斯大林和毛泽东默许他对南朝鲜全面进攻。开始两人都拒绝了这一建议。毛泽东访苏期间,斯大林问到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虽然支持进攻的目的,但认为美国干预的风险太大。他认为,任何征服南朝鲜的计划都得等中国拿下台湾,完全结束内战后再说。中国的这个目标恰恰成了促使金日成采取行动的一个诱因,金日成要防备华盛顿在中国占领台湾之后发生政策之变。

    在美国国内关于朝鲜战争的辩论中,艾奇逊的亚洲政策也广受批评,與论说他把朝鲜半岛放在美国在太平洋的防御圈之外,因而为北朝鲜的“入侵”开了绿灯。其实在他之前,1949年3月,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在东京接受采访时同样把朝鲜半岛放在了美国的太平洋防御圈之外。从那以后,美国把大部分军队撤出了朝鲜半岛,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援助南朝鲜的法案也遇到了重重阻力。

    从最近解密的文件显示斯大林立场转变的原因之一,是他看到了由他的间谍网窃取的NSC-48/2号文件。这份报告也明确地把朝鲜半岛置于美国的太平洋防御圈之外。因为它属于高度机密,所以苏联分析人员一定对它深信不疑。斯大林变卦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莫斯科的中苏结盟谈判后,对毛泽东不再抱幻想:苏联对大连港的控制只是暂时的,统一后的朝鲜也许更愿意满足苏联海军的需要。

    斯大林怂恿金日成去找毛泽东谈,说毛泽东“非常了解东方事务。”他告诉金日成不要“指望苏联能提供很大的援助和支持”,因为苏联担心和关注“西方的形势”,还忙不过来。他还警告金日成:“如果你受了欺负,我是不会出手帮忙的,你只能找毛泽东帮忙。”这是典型的斯大林风格:他为苏联谋取地缘政治的利益,却把其中的风险转嫁给中国。斯大林与纳粹签订互不侵犯条约,解除了希特勒的后顾之忧,导致了二战的爆发。现在他又故技重演,两边下注以保稳赢不输:如果美国真的插手,对中国的威协就会增加,那么中国就会更加依靠苏联;反之,如果中国置身事外, 北朝鲜会极为失望,那样苏联的影响力就会增加。

    金日成飞到北京,1950年5月13日到16日与毛泽东举行秘密会晤。金日成说,斯大林同意了他进攻南朝鲜的计划。毛泽东担心美国干预,但金日成似乎很有信心,认为美国不会出兵,或至少没有时间出兵,因为北朝鲜两三个星期之内就可以结束战斗。毛泽东问是否需要中国提供军事支持,表示可以在中朝边境布署3个军。金日成“傲慢”地回答说有北朝鲜自己的军队,再加上南朝鲜共产党游击队的配合,他们自己可以解决问题,不需要中国在军事上卷入。

    金日成的话令毛泽东为之震惊。命令周恩来电告莫斯科要求斯大林“紧急答复”,“亲自解释”。回电说:同意朝鲜人着手重新统一的建议,如果中国同志有意见,那么这个问题就应该延迟决定,进一步讨论。金日成和毛泽东后来的谈话记录现在还无法看到,5月16日金日成返回平壤时,已经得到了毛泽东对进攻南朝鲜的同意。

    10年以后,莫斯科和北京仍就“谁给金日成的行动开了绿灯”这一问题各执一词。1960年在布加勒斯特的一次会议上,当时的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对中共政治局委员彭真一口咬定“如果毛泽东不同意,斯大林就不会那么做”。彭真反驳说这种说法“完全错误”,“毛泽东是反对打仗的…是斯大林同意的。”两个社会主义巨人就这样卷入了一场战争。

    出乎共产党领导人的意外,6月25日金日成发动进攻后,美国将地面部队送往朝鲜半岛,在釜山周边建起一道防线;两天以后杜鲁门总统为防止台湾海峡两岸一边向对方发动进攻,命令美军太平洋舰队实行台湾海峡的“中立化”。此前,毛泽东一直在计划下一步解放台湾的军事行动,并在福建集结重兵。毛泽东根本不相信美国能绝对公正,杜鲁门的保证不过是一派虚言,在他看来,美国将重新卷入中国的内战。中国人本能地运用围棋思维,在他们看来,美国出兵朝鲜半岛,派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等于是在棋枰上下了两颗子,有意形成对中国的包围,这正是中国最担心的。

    1950年9月,美军在仁川登陆,挡住了北朝鲜军队的攻势,并开辟了收复汉城的一条通道。仁川登陆后,杜鲁门政府决定继续其军事行动直到统一全朝鲜。进入北朝鲜领土继续作战的决定在10月7日得到联合国大会的正式授权,以“在朝鲜这一主权国家建立一个统一的、独立的民主政府”。当时联大认为中国没有能力出兵和美军对阵。

    这样的观点与北京的看法南辕北辙,美军刚开始对台湾海峡进行干预,毛泽东就把第七舰队的部署定性为对亚洲的“侵略”。中国绝不可能默许美军挥师中朝边境,因为朝鲜是历史上入侵中国的必经之地,日本就是以朝鲜为基地占领满洲的。况且美军出兵朝鲜在战略上还意味着中国在台湾海峡和朝鲜半岛两面受敌,所以中国就更不会袖手旁观。

    美军部队到达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中立化”之后,毛泽东下令为中国参加朝鲜战争作准备,最起码防止北朝鲜崩溃。

    周恩来在7月7日和7月10日主持会议,分析了美国行动对中国的影响。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任务是“保卫我国东北边防,必要时支援朝鲜人民军作战”。7月底,即美军越过“三八线”两个月后,中国25万大军齐集中朝边境。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