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这个石头因娲皇未用,却也落得逍遥自在,各处去游玩,一日来到警幻仙子处,那仙子知他有些来历,因留他在赤霞宫居住,就名他为赤霞崖神瑛侍者。

从古至今,中国的婆媳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是最难以相处的,可以说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了,主要是由于母亲和媳妇之间有着不同的利益,因而婆媳之间成为了中国关系中最难相处的关系之首。那么在《红楼梦》小说中,关于婆媳关系的描写却不在少数,那么贾母和王夫人的关系怎样?

参与叙述人总是作品中的一个人物,是作品中某个事件的参与者。比较全知的叙述人,参与叙述人与作者、与叙述对象、与读者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其与作家关系来看,他从事实到形式已经明显从作者分离出来,获得了存在于作家之外的独立地位,因此前面所引的“看”和“想”,都是人物去“看”和“想”,而不是作家去“看”和“想”。因此,这种叙述视角的运用有一个严格限制,就是叙述者只能叙述自己的所见所闻。参与叙述者可以叙述自己的心理活动,但自己以外人物的心理活动就不是他所知道的,他只能加以推测和猜想。在这里,划蔷的意义无论对宝玉还是对读者都是不了解的,这个谜底要到了第三十六回“识分定情悟梨香字”里宝玉和读者才明白:龄官对贾蔷的痴情。而此时贾宝玉对龄官心理活动也只是一种推测:“这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话说不出来的大心事,才这样个形景。外面既是这个形景,心里不知怎么熬煎。看他的模样儿这般单薄,心里那里还搁的住熬煎。可恨我不能分些出来。”在这里,一方面,参与限知视角的运用不仅使我们通过贾宝玉的眼看到了龄官的行动,而且也是贾宝玉作为参与叙述人的性格思想感情的一种展露。只有贾宝玉才有这样的行为和想法,所以他去观察叙述对象时,同时也完成了作为叙述人自身形象的塑造。另一方面,由于参与叙述人不同于在故事之外之上的全知叙述人,叙述人与读者的距离也缩短了,读者通过参与叙述人看到的世界,是打上了叙述者个性和感情烙印的世界,更显真切动人。一般说,参与叙述视角这样的审美效果是单纯全知视角难以达到的。

《红楼梦》中关于贾母的描写颇多,但是其人物形象的主题色彩并不是很复杂的,主要还是一个封建社会的大家长的形象。贾母在《红楼梦》中可以说是见证了贾府的兴盛到衰亡的整个过程,因而她的身上也有很强的沧桑感。关于贾母人物分析,一直以来都不在少数。

在叙事文学中,作家对想象虚拟的叙述人,存在着多种多样的选择。男性作者可以虚拟女性的叙述人,女性作者也可以虚拟男性叙述人,成年作者可以虚拟儿童为叙述人,城市作者可以虚拟乡下人作为叙述人,中国作者可以虚拟外国人作为叙述人,如此等等。但作者与叙事人最重要的关系就是确定,作者与叙事者对所叙事的对象的思想感情与审美态度是一致的,还是相距甚远,还是正好相反,这就有可靠的作者叙述者与不可靠的叙述者之分。在《红楼梦》中,曹雪芹选择了石头作为叙述者,是一个可靠的叙述者,也就是与作者思想感情和审美态度一致的叙述者。第一回石头与空空道人有一段关于创作思想的对话,石头的思想其实代表了曹雪芹的思想。

红楼梦贾母

还有便是林黛玉离经叛道,与世俗格格不入,作为入世多年的贾母,自然是不愿意选择林黛玉,对于林黛玉总有后顾之忧的,反而是薛宝钗没有丝毫的担忧。

当然,真正的作者是曹雪芹,曹雪芹虚构一块石头作为这个故事的叙述人,造成真正的作者与叙述者的分离,所以,毫不奇怪,石头作为叙述者,在叙述自己在贾府亲身经历的故事时,常常直接出面发表议论,比如第六回,在说到千里之外,芥豆之微,有一个小小人家与贾府有些瓜葛的,设问这一家姓甚名谁,又与柴府有甚瓜葛?这时石头直接向读者发表议论:

中国古代的四大名著经常会被翻拍,其中《红楼梦》的拍摄难度很大,由于极为抽象的布景和构造,使得《红楼梦》每一次的拍摄都会受到极大的关注。目前,关于《红楼梦》的题材和电影电视剧作品却是不多的,但是每一部都是不可多得的经典。在《红楼梦》中,贾母的扮演者依次有:李婷、林默予、周采芹。这三个都是十分出名的演员,他们各自扮演的贾母同样也是各有各的特色和风味。

石头就是神瑛侍者,下世为贾宝玉,石头在全书中也就失去了叙述人的资格了。

《红楼梦》中的贾母在很多上面依然保持着很敏锐的才干,能够察觉到贾府中的危机,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无能为力,最终贾母还是在不断地操心之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在作了以上的说明以后,我们下面就可以进入对《红楼梦》叙述艺术的分析研究了。在整个《红楼梦》研究中,这还是一个需要我们开拓和深入研究的领域。本文只就作者曹雪芹与叙述人的分离,石头叙述人形象的创造;《红楼梦》叙述的客观性,《红楼梦》叙述中的概述和描绘;以及《红楼梦》的叙述视角等问题作一点探讨,就正于专家和读者。

贾母虽然在《红楼梦》中是以八十五岁的高龄死去的,但是后人经过反复的推算和分析,贾母都应该是在七十五岁左右死去的。

应该指出,关于《红楼梦》参与叙述人限知视角的运用,前人已有所见,只是没有进行系统和自觉的研究。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劳国府元宵开夜宴”一回,戚序本脂评就已经指出祭宗祠一事是作者运用宝琴参与叙述人视角来叙述的:“乃作者偏就宝琴眼中款款叙来,首叙院宇匾对,次叙抱厦匾对,后叙正堂匾对,字字古艳。槛以外槛以内是男女分界线,仪门以外仪门以内是主仆分界线,献帛献爵择其人,应昭应穆促其讳,是一篇绝大典制文字。”这是很有见地的。象宗祠以及祭宗祠一类事,贾府众人都已非常熟悉了,如用全知视角也易显得板滞,用新来乍到的薜宝琴的视角来叙述就显得新鲜别致。此点三家评本有更具体分析,介绍如下:

新《红楼梦》贾母和王夫人剧照

贾政一举目,见宝玉站在跟前,神彩飘逸,秀色夺人;看看贾环,人物委琐,举止荒疏;忽又想起贾珠来,再看看王夫人只有这一个亲生的儿子,素爱如珍,自己的胡须将已苍白:因这几件上,把素日嫌恶处分宝玉之心不觉减了八九。半响说道:“娘娘吩咐说,你日日外头嬉游,渐次疏懒,如今叫禁管,同你姐妹在园里读书写字。你可好生用心学习,再如不守分安常,你可仔细!”

总体而言贾母是一个端厚和善的老人,贾母的身上有着很多在当时难能可贵的品质,在一些决策点上面都能够给予很准确有用的指示。通常而言,对于贾母人物分析都是较为客观的,鲜有反常的看法。

我们这里说的参与叙述人是指作品中事件的参与者,他是作品中一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可以是作品中的主要人物,也可以次要人物。由于叙述者是作品中的一个人物,他与全知视角叙述人不同,他所叙述的只能是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所以称为参与叙述人的限知视角。《红楼梦》由于在全知视角中溶入了参与叙述人的限知视角,大大提高了艺术的表现力。

《红楼梦》中,贾母的死亡自来都是一个颇受争议的问题,在高鹗的续书中,贾母是在八十三岁的高龄之际死去的,但是现代诸多的学者以及读者都认为这种说法是不妥的,普遍的是认为贾母在七十五岁左右的时候便已经死去的,但是对于高鹗的续书中的说法又难以解释。那么究竟贾母什么时候死的呢?

《红楼梦》贾宝玉和林黛玉相互猜疑,相互试探的篇幅比较多,但它都有一个前提,就是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的想法。如果彼此都知道对方真实的想法,也就没有了真真假假琐琐碎碎的赌气和口角了。既然林黛玉和贾宝玉彼此都不知道,叙述者何以知之,作者就必须设定虚拟叙述者石头是一个全知的叙述人,也就是说只有运用全知的视角,才能深入到人物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心理,从叙述艺术的角度看,作者对人物的无知和叙述人的全知之间的巧妙处理,常常是《红楼梦》这一类心理描写的魅力所在。

87版《红楼梦》贾母剧照

此处文长不录。从叙事艺术角度看,作者与叙述人的分离是叙事艺术发展的需要和进步,为叙事艺术的发展和各种叙事技巧的运用、开拓,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但程本或者出于疏忽,或者出于对这种变化缺乏敏感和了解,把已经分离的作者与叙述者又合在一起了。

贾母性格中的乐观旷达是最容易让人察觉到的,小说《红楼梦》中对于贾母有很多的描写,前期的时候与儿孙们一同的嬉乐,毫无丝毫的芥蒂之心,不觉得自己已经年老了,而是想要和儿孙们一同嬉笑玩乐,可以看出贾母的心中活得很年轻。贾母同时也是一个十分善良大方的人,当刘姥姥走进大观园的时候,并没有嫌弃刘姥姥,而是对于刘姥姥进行了极为体面的招待,甚至当刘姥姥走的时候还给了刘姥姥很多的好处,由此可见贾母性格中有一个极大的有点便是心地善良,大方得体。贾母对大观园中的处境危机是时时刻刻都有的,对于前途的担忧从未止休,但是贾母表现的并不是十分的鲜明。

新《红楼梦》贾政贾母剧照

第三回写林黛玉初进荣国府,此时林黛玉刚死了母亲,奉父亲之命,投奔外婆家,第一次与贾府众多的人物见面,作者以石头作为全知叙述人从全知视角展开叙述,在此基础上,又精心穿插了几组人物的限知叙述,用他们之间的相互观察来刻划人物。贾母、迎春、探春、惜春三姐妹、王夫人、王熙凤、贾宝玉,这些人物都是通过第一次来到贾府的林黛玉的眼睛和独特的心理感受来写的。而林黛玉的形象,则又通过贾府众人的眼睛和心理感受来写。其中林黛玉与王熙凤,林黛玉与贾宝玉之间的相互观察感受尤为精细,是《红楼梦》中出色的篇章。

从上面的种种原因,可以不难看出,贾母为何弃黛择钗,既是对于家族命运的考虑,也是对于贾宝玉一生的前途的打算。

注:整齐严肃,笔有馀闲,‘只听’跟‘只见’来也,是宝琴。[5]

贾母虽然在小说《红楼梦》中的描写是不管家的,但是贾母却依然是贾府中的最高权力拥有者,并且时时刻刻都在贾府中扮演着能够统领全局的作用,可以说贾母虽然年老,但是依然有着威慑力。贾母同时也是贾府中一个虽然年老但是很会享乐的人,贾母对于贾府中的儿孙的玩了是很看得开的,并不给予太多的干涉。

《红楼梦》正文劈头第一句话就是:“列位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来?说起根由虽近荒唐,细按则深有趣味。待在下文将此来历注明,方使阅者不惑。”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单单剩了一块未用,弃在青埂峰下。因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一日,一僧一道来至峰下,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乘警幻仙子案前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等一干女子下世之际,夹带于中,到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高贵乡去安身乐业,享受十数年。又过了几世几劫,空空道人访道求仙,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看见一块大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记载着无材补天,幻形入世,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石头记》就是石头在红尘在贾府中亲身经历的记录。石头自称蠢物,是《石头记》的作者和叙述者,曹雪芹根据空空道人从石头上抄录回来的故事“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篡成目录,分出章回。”反而成了一个编辑者。

贾母和鸳鸯的关系是什么呢?贾母是《红楼梦》中描写的贾府中的拥有最高权力的人,可以说贾母是贾府中最有权威的人,基本上每个人对于贾母都是无比的敬畏的。贾母的身边有很多的侍婢伺候着,鸳鸯便是其中的一个,鸳鸯是贾母身边非常受贾母喜欢的贴身侍婢,因而贾母和鸳鸯的关系便是通常说的主仆关系了。

作品这种客观性特色,表现在叙述艺术方面,就是更加重视客观的观察和描绘。前面我们已经指出,作家创造的小说世界只有通过叙述才能存在。叙述一般采取概述和描绘两种手法:概述指叙述者把发生的事件和故事概括地叙述出来,具有间接性,读者听到的是叙述者的声音;而描绘是叙述者直接描绘人物的行动和语言,把人和事如同戏剧那样呈现出来,具有直接性,读者不必经过叙述人的中介,就能直观通过描绘呈现出来场景,就如同亲临其景一般。

贾母在《红楼梦》中北刻画为一个贾府中的最高权力的拥有者,贾母是见证了贾府的四世同堂的重要人物,贾母是《红楼梦》中男主角贾宝玉的祖母,女主角林黛玉的外祖母,同时贾母还是史湘云的祖父的兄妹。可以说贾母一个人身上基本上是连接着金陵几大家族势力的,并且贯穿了《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关系网。

摘要: 《红楼梦》的叙述艺术 作者:应必诚
小说是一种叙述艺术,作家根据时代社会生活用想象虚构手段创造出来的小说世界,只
有通过叙述才能呈现出来,才能存在。离开了叙述,也就没有作家创造的小说世界,也
就无所谓小说 …

贾母的一生之中是极为漫长的,贾母总共活到了八十三岁,可以说是一位高寿的老人了,在《红楼梦》中,贾母一直都是一个极为端厚的老人的形象出现的,并且在处理事情的时候,都是十分的有主见的,并能在一些事情上面能够很好的把握住分寸,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贾母的心中却还是极为的明净的,贾母十分的宠爱自己的孙女和贾宝玉,对于大儿子是不满的,但是又偏爱小儿子及其儿媳。贾母总体而言是宽厚有爱心的,但是纵观整部《红楼梦》小说中,独有在高鹗的续本中体现出了贾母的偏激,对于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是十分的不赞同的,对于这个情节的设定,也可以反映出贾母终究还是封建社会的牺牲品。

贾政在《红楼梦》中是有意刻画成为了一个古典官员的人物形象,与兄长贾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贾母的态度同时也能够侧面体现出来贾政的为人形象。贾政在许多事情上面都保留着传统的封建色彩,对于贾母十分的恭敬以及孝顺,基本上是不敢违逆贾母的心思的。贾政和贾母在很多事情上面都有着相同的看法和见解,但在教育孩子上面却有了分歧,《红楼梦》中描写了贾政打宝玉的情节,一来是可以看出贾政的望子成龙的心切,二来也可以看出贾母对于贾政的做法的不满以及对于从前贾政父亲教训贾政的伤心以及无奈。

现在我们来讨论《红楼梦》的叙述视角的问题。英国评论家卢泊克在《小说技巧》一书中说:“小说写作技巧最复杂的问题,在于对叙事观点──即叙事者与故事的关系──的运用上。”叙事观点,也就是叙述视角,也称叙事体态、叙事焦点。

贾母人物分析

这是黛玉眼中的贾宝玉,接下去写贾宝玉眼中的林黛玉:

贾政贾母

第二十二回有一段文字记元妃省亲后,令夏太监传谕众姐妹和贾宝玉进大观园居住,此事别人听了犹可,唯贾宝玉喜得无可无不可。正在此时,丫环来说:“老爷叫宝玉。”宝玉听了,好似打了个焦雷,摆了兴,挨门进去。此处有从贾政参与人的视角的写贾宝玉的一段文字:

另外,贾母身上也有一些并不是特别好的性格特征,贾母是一个偏心的人,对人对事并不是十分的公平公正的,对于自己的两个儿子,也是偏心由于小儿子贾政的,对于大儿子则是较少的关心和问候的,同时对于贾宝玉的宠爱更是超乎常人的。可以说贾母的性格中最大的缺陷便是偏心了,当然还有其他一些性格特征。

宝玉用眼随着簪子的起落,一直一画一点一勾的看了去,数一数,十八笔。自己又在手心里用指头按着他方才下笔的规矩写了,猜是什么字。写成一想,原来就是一个蔷薇花的“蔷”字。宝玉想道:“必定是他也要作诗填词。这会子见了这花,因有所感,或者偶成了两句,一时兴至恐忘,在地下画着推敲,也未可知。且看底下再写什么。”一面想,一面又看,……

另外,林黛玉的家中并不殷实,甚至可以说是已经破败的家,而贾府也是每况愈下的,处于对贾府未来前途命运的担忧,贾母自然是不会同意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爱情能够成为现实的,更不可能让他们之间的感情有结果的。贾母对于薛宝钗或者薛宝琴则是给予了厚望,起初贾母更看好的是薛宝琴,希望薛宝琴能与贾宝玉终成眷属,但是这只是贾母的一厢情愿,因而后来得以作罢。由于薛家的势力和地位,将来也能够帮助贾府走出困境,因此贾母更愿意选择薛宝钗。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无论戚本脂批和三家注批语,都发现了此段文字是从宝琴所“听”所“见”的视角叙述出来.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但他们特别是三家注并非真正认识视角运用的审美意义,三家注反而责备作家,以为像祭宗祠这样大的典礼,一姻戚之女同去观看,必无是理。这不是从审美观点和小说叙事的观点,而是用单纯的事实去衡量作家的艺术创造。

贾母在小说《红楼梦》中是一个封建大家长的形象,贾母对于身边人都有着极为高的要求,同样的作为贾母身边的丫鬟也是极为辛苦的,其中鸳鸯便是贾母身边的贴身侍婢,可以说鸳鸯是贾母最为信任的丫鬟了,同时鸳鸯也是贾府中的丫鬟的总管。鸳鸯对于贾母是极为的虔诚的,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贾母,基本上是不敢违逆贾母的心思的,并且有着很高超的能力,在贾母的身前也表现的淋漓尽致。鸳鸯因为长期生活在贾母身边的缘故,鸳鸯在很多事情的决断上面都有着极高的技巧和策略,鸳鸯在处理事务上面也是十分的得心应手的,可以说是贾母的好帮手了。但是也有因为年轻美貌,竟然遭到了贾母的长子贾赦的惦记,贾母渐渐地也发现了贾赦的心思,面对着也有的寻死觅活,贾母最终从中作梗,保全了鸳鸯的身份和地位。

当回叙到大观园中匾额均为贾宝玉所为,又设问:贾政世代诗书,来往诸客屏侍座陪者,悉皆才技之流,岂无一名手题撰,竟用小儿一戏之辞苟且塘塞?此时,石头直接向读者交待原因,发表议论:

如今只能看到曹雪芹《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其中并没有写道贾母时候写,并且其中的暗示都是不多的,而在高鹗的续书中,则是在亲眼目睹了贾府的衰败之后,不久便病死了。并且高鹗也是给出了贾母的实际存活的时间,根据高鹗的写法是贾母在八十三岁的时候死去的。对于高鹗续书中的真伪性,历来都是褒贬不一的,因为在续书中的贾府是日渐衰败的,可能其中也有种虚岁的说法在其中,但是贾母死去的时候的年龄应该是不低的。贾母死去的时候的年龄可以比较确切的认为是在七十五岁之上的,因为在曹雪芹的前八十回中就已经表明了贾母在遇见刘姥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七十岁的年龄了,并且在之后元妃因为难产死去的时候,贾母又大了几岁。后来又见证了贾宝玉中了举人,可以说是接近七十五岁而死是毫无含糊之处的,但唯独与高鹗的说法相悖,其中至今让人觉得不解。

总之,在《红楼梦》中,我们可以看到叙述人和叙述视角的灵活的转换和移动,这种以全知视角为主,巧妙地溶入参与叙述人的限知视角的叙述方法,有效地发挥了这两种视角艺术上的长处,它们各自的不足之处也由于这两种视角的巧妙的运用,得到了弥补,使作品更具丰富的审美色调,共同完成了对对象的叙述。这是曹雪芹在小说叙事艺术的一个重大的创造和贡献。

87版《红楼梦》贾母白发剧照

总之,使叙述保持一个客观态度,是《红楼梦》叙述艺术的一个重要特点。《红楼梦》的概述具有很高的水平,但全书主要不是通过概述,而是通过人物具体行动和语言组成的场景的描绘,使接受者直接观察到和体验到人物的活动和事件的过程。当然,描绘的客观性不等于说作者根本不介入作品,作者已经退出作品了。当然不是这样。曹雪芹采取的是介入的一种新的形式,这就是作者把自己的思想感情溶入到具体的形象和场景之中,渗透到整个叙述过程和语调中去,作品对于荣华易逝和青春难再的沧桑感,以及半是揭露,半是挽歌的情调,分明都是属于曹雪芹的。这样一种审美态度和叙述技巧,是过去不曾有过的,是曹雪芹对中国小说叙述艺术的新创造和新贡献。

《红楼梦》中的贾母又被人成为是史太君,主要是因为贾母姓家,并且史家在金陵也是一个大家。

诸公不知,待蠢物将原委说明,大家方知。当日这贾妃未入空之时……

87版《红楼梦》贾母与林黛玉剧照

总之,这一回,叙述人和叙述视角在黛玉与众人之间频繁地转移:写黛玉,叙述视角散见于众人;写众人,叙述视角又集中于黛玉。概括地说,就是:一人看众人,写出了众人,也写出了一个;众人看一人,写出了一人,也写出了众人。全知叙述人的全知叙述视角与参与叙述人的限知视角之间的转换,使几对参与叙述人的视线就象数对抛物体,相互交叉,两两对立,构成了一种叙述的立体网状结构,写得有声有色,精妙绝伦。

贾母什么时候死的

包括《红楼梦》在内的明清小说继承了宋元说话的艺术传统,又超越了宋元话本艺术的传统。就叙述艺术形式来说,明清小说的创作摆脱了说书人在勾栏瓦肆卖艺的直接营利目的,从“听”的艺术变成“读”的艺术。个转变,对小说叙述艺术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在叙述结构上,宋元话本的“说书人──叙述对象──听众”的模式发生了变化。首先,作者和叙述人开始分离;其次,叙述者也不象说话那样直接面对接受对象,作者面对的是虚拟的、隐含的读者,到了作品实际被阅读,虚拟的隐含的读者才变为实在的读者;最后,叙述内容在摆脱了“说”的束缚以后,日趋多样、丰富、复杂,开始从以故事为中心走向以人物为中心。叙述的模式也变成:作者──叙述人──叙述对象──虚拟的隐含的读者──读者。叙述模式的变化也有一个过程,《红楼梦》最终完成了这一历史性变化的过程。

贾母和王夫人之间的嫌隙以及争锋点主要是体现在高鹗《红楼梦》的续书中的情节描写上面,贾母很喜欢林黛玉,希望林黛玉能够成为贾宝玉的媳妇,而王夫人并不喜欢林黛玉,反而是更喜欢薛宝钗,虽然贾母也很喜欢薛宝钗,但是和林黛玉相比,则是能够分出伯仲的。贾母和王夫人之间的分歧也能够反映出两个人的关系其实并不如表现看到的那么和谐,反而是有很多的嫌隙在其中。

描写大场面,描写众多人物之间的复杂复杂的关系,运用全知视角常常能显得得心应手,艺术上有许多方便之处,但《红楼梦》采用石头的全知视角,在审美上的新创造更突出地表现在人物性格的塑造上,特别是人物的心理描写方面。全知的视角运用,不仅可以充分地描述人物的外在活动,而且由于叙述人能自由地出入人物的内心世界,深入到人物的内心活动,人物内心最隐蔽的思想感情和心理活动都能被揭示出来。我们先来看看第二十九回是怎样运用全知视角叙述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心理活动的。

贾母和鸳鸯之间是极为亲昵的主仆关系,贾母对于鸳鸯的才干很是喜欢,同时鸳鸯对不贾母也是极尽忠诚,贾母和鸳鸯基本上可以说是《红楼梦》中描写和刻画比较深入人心的封建主仆关系了。

《红楼梦》的叙述者是石头,是一个全知全能的叙述者,作者选择全知的叙事视角是与它所叙述的对象相适应的。《红楼梦》描写的是一个封建家族的兴衰的历史,这个家族的内外有非常复杂的社会联系,从皇公贵族到男仆丫环,上下不下数百人,可以说是当时封建社会的一个缩影,因此,就它反映生活的广度和时间的夸度来说,都不可能是现实中某一个实在的人所能感知了解和经历的。因此,就全书来说,难以采用参预叙述人的限知视角。

贾母和鸳鸯的关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