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736年制
朱塞佩‧瓜奈利 “Lafont”小提琴

中新社北京5月13日电
被称为“乐器之后”的小提琴,常在演奏家们繁复高超的演奏技巧之下,流淌出如泣如诉的美妙音色,而大师所制作的小提琴,其本身就是堪称无价之宝的艺术作品,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认为,“所谓名琴,最重要的是有其传承和精神,其中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那种‘坚持’成就了伟大的艺术。”

“第一次接触到顶级小提琴的时候,我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令人难以自拔。”俄罗斯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列宾在谈论朱塞佩·瓜奈利制作的“Lafont”小提琴时评价:“个性鲜明,非常活泼。”生活于16世纪初期的意大利人安德烈·阿玛蒂被公认为小提琴的发明者。而将小提琴制作引入黄金时期的则是斯特拉迪瓦利以及之后的天才工匠朱塞佩·瓜奈利。

吕思清是第一位夺得国际小提琴艺术最高奖项之一的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的东方人,被西方媒体盛赞为“一位杰出的天才小提琴家”。

科学昌明的今日,工业化的精密依然没有能够取代300多年前手工艺的精湛,演奏家们仍以能够得到这两位大师的家族所作名琴为荣。尤其是斯特拉迪瓦利制于1700年~1724年这一黄金时代的琴,一直以来都是世界级演奏家可遇而不可求的爱物。像是马友友的“戴维朵夫”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小提琴家帕尔曼(Itzhak
Perlman)的“Soil”、索菲·穆特(Anne-Sophie
Mutter)所用的“Emiliani”等都是出自斯特拉迪瓦利这一时期的杰作。

12日,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寻琴之旅——名琴诞生记”对谈活动中,“阅琴甚多”的吕思清称,“一把名琴之所以能够成为传世的艺术品,我觉得最关键还是在于人。比如说制琴师,他在制琴过程中倾注的他对艺术、对提琴的这种灵感、创造力,他的理念是第一重要的。提琴跟画都是收藏品,不同的是,画完成以后,大家看到它永远是那样,而提琴,经过时间的沉淀,经过不同演奏家的演奏,它的声音可能会出现很多的改变。”

10月14日至11月29日,佳士得在上海及香港举办“音乐的艺术:私人收藏珍罕意大利乐器”展,展出由17、18世纪制琴大师斯特拉迪瓦利以及朱佩塞·瓜奈利制作的八把大提琴与小提琴。这其中就有列宾珍爱的“Lafont”以及颇具传奇色彩的“Harrell,Du
Pre”。这八把名琴皆出自一位藏家之手,而佳士得策划的此次展览也是为将这些名琴释出做铺垫。据佳士得中国区总裁蔡金青介绍,这些名琴将以私洽的方式出售,总估价6000万美元。

现代小提琴的制作工艺起源于意大利的克雷莫纳,这座小城在17、18世纪是世界上的小提琴生产基地,同时也孕育了久负盛名的世界三大制琴家族——斯特拉迪瓦里、瓜奈利和阿玛蒂。

这些名琴的流传与著名演奏家、名声显赫的家族或是名商巨贾密不可分。“Harrell,Du
Pre”,这是斯特拉迪瓦利制作于1673年的大提琴。在它诞生后的300多年历程中,曾一度伴随20世纪最富传奇色彩的大提琴家奎琳·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é)。

吕思清介绍,自己目前使用的两把名琴一为瓜奈利1734年制作的“里奇”,一为斯特拉迪瓦里“克莉斯比小姐1699”,他直言自己实在是非常幸运,“这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两种制琴风格,前者个性大气,后者高贵典雅。”

图片 21673年制
斯特拉底瓦利“Harrel, Du Pre”大提琴

吕思清认为,不同制琴师的不同作品各有自己的风格,而每个演奏家有不同的对于声音的理解,对于演奏的方法的理解、发声的理解,“演奏家与琴的关系非常微妙,是互相的适应和选择,也是一种相互成就。当然用哪种风格的琴与演奏家想要表现的音乐内容也有非常重要的关系,一切似乎很复杂,但又非常玄妙有趣。”

1961年3月,当时刚满16岁的杜·普蕾在伦敦的维格莫音乐厅举行了她的首场独奏会。音乐会结束后,她收到了一位神秘人士的捐赠,这把制于1673年的斯特拉迪瓦里名琴传递到她手中。或许捐赠者认为,只有杜·普蕾才配得上这把名琴。一年后,这位大提琴家以对埃尔加《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无与伦比的诠释奠定了自己在大提琴界的地位。1965年,这把琴被她出借给好友、大提琴手萨拉·派西。杜普蕾逝世前,大提琴于1983年经纽约乐器买卖商Jacques
Francais之手转售予美国大提琴家林恩·贺莱尔 (Lynn
Harrell)。后者曾以斯特拉迪瓦利大提琴及1720年制造的莫塔耶纳大提琴演奏。2006年,大提琴再次易手,现藏家买下琴后,一直供曾经的名模、如今的俄罗斯著名大提琴家柯朵娃使用。

“当你遇到一把名琴,你需要去琢磨,去跟它相处”,这位著名演奏家说,“我认为琴就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是我们身体的延伸,而演奏的最高境界是人琴合一。”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