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关于《创客》:

《创客》是车云网2014周年策划,我们聚焦崇尚技术、创造历史的新生代创业家,以及预见未来、筑造梦想的明日创想家。8位创新推手从幕后走向台前,用一种个人化表达和群体性叙事,讲述汽车行业背后的变革与领悟。

《创客》是车云网2014周年策划,我们聚焦崇尚技术、创造历史的新生代创业家,以及预见未来、筑造梦想的明日创想家。8位创新推手从幕后走向台前,用一种个人化表达和群体性叙事,讲述汽车行业背后的变革与领悟。

【关于庄亮】

人物介绍:

庄亮,深圳市美赛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创始人之一,深圳市宝安区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

深圳市美赛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创始人之一,深圳市宝安区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

现担任深圳市青年联合会第七届委员会委员、深圳市青年企业家联合会第六届理事会副会长、中国电子商会汽车电子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等职务。荣获“2010年度汽车电子行业十大风云人物”,“汽车电子2011年度十大影响力人物”等多项荣誉。

现担任深圳市青年联合会第七届委员会委员、深圳市青年企业家联合会第六届理事会副会长、中国电子商会汽车电子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等职务。荣获“2010年度汽车电子行业十大风云人物”,“汽车电子2011年度十大影响力人物”等多项荣誉。

2012年被授予“第四届深圳市优秀青年企业家”称号。庄亮先生拥有深圳大学行政管理学士学位。

2012年被授予“第四届深圳市优秀青年企业家”称号。庄亮先生拥有深圳大学行政管理学士学位。

【创客特质】

创客特质:

他打破规则,结束车载导航暴利神话。

他打破规则,结束车载导航暴利神话;

他擅于变法,祭开放大旗,惹无数争议,探寻实践行业的车联网转型之道。

他擅于变法,祭开放大旗,惹无数争议,探寻实践行业的车联网转型之道。


编者按——每个人都有两张面孔,一张朝内、一张对外。朝内者简单朴实,对外者棱角分明。庄亮正是这样的人。生于1978年的他虽以后来者面目示人,却已几度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他总说,身处的行业怕自己说话。

图片 1

时代好似一列火车,庄亮尽力与之保持并行。在他眼中,批量化、标准化、效率化、无趣化的大众文化好似“摩登时代”,元气将尽。而小众代表的创新力量,虽玩法极端颠覆规则,但最终会被时代验证,所以他选择押注,并开始对行业无休止的“炮轰”。“炮轰”经过重重传播,被不断的放大再放大,甚至放大到将初衷淹没。

每个人都有两张面孔,一张朝内、一张对外。朝内者简单朴实,对外者棱角分明。庄亮正是这样的人。生于1978年的他虽以后来者面目示人,却已几度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他总说,身处的行业怕自己说话。

某种意义上,绕开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才能更好的认识庄亮。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时代好似一列火车,庄亮尽力与之保持并行。在他眼中,批量化、标准化、效率化、无趣化的大众文化好似“摩登时代”,元气将尽。而小众代表的创新力量,虽玩法极端颠覆规则,但最终会被时代验证,所以他选择押注,并开始对行业无休止的“炮轰”。“炮轰”经过重重传播,被不断的放大再放大,甚至放大到将初衷淹没。

图片 2

某种意义上,绕开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才能更好的认识庄亮。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深圳市美赛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庄亮

——编者按

两个庄亮

1:两个庄亮——“透过老实的外表,能看到他的欲望和野心”

——“透过老实的外表,能看到他的欲望和野心”

“抱歉,久等了,北京机场的效率太低了,摆渡车就耽误了半小时。”
23:35,庄亮到达我们约定的地方,因为比原定时间晚了一些,他一连说了好几声抱歉。

“抱歉,久等了,北京机场的效率太低了,摆渡车就耽误了半小时。”
23:35,庄亮到达我们约定的地方,因为比原定时间晚了一些,他一连说了好几声抱歉。

匆匆喝了一口水后,庄亮招呼我们开始采访。我看了看表,时针指向凌晨12点。

匆匆喝了一口水后,庄亮招呼我们开始采访。我看了看表,时针指向凌晨12点。

这是典型的“庄亮节奏”,他看上去并不困乏,反倒是我们同行的摄影师连打了几个哈欠。
自2005年4月美赛达注册以来,庄亮一年比一年忙,虽然身为董事长,近两年主要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定坐标上,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

这是典型的“庄亮节奏”,他看上去并不困乏,反倒是我们同行的摄影师连打了几个哈欠。
自2005年4月美赛达注册以来,庄亮一年比一年忙,虽然身为董事长,近两年主要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定坐标上,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

说实话,第一眼见到庄亮时,我有些吃惊,因为眼前这个庄亮与传言中不尽相同。双肩包,衣着朴素,笑容憨态可掬,他和每一个人握手,微微弯腰递上名片。他不用任何苹果设备,怀里揣着十年前的诺基亚功能机,白色的联想笔记本右下角已经掉漆。如果不是事先对他的故事有所耳闻,我应该会觉得他与邻家大哥哥无异。

说实话,第一眼见到庄亮时,我有些吃惊,因为眼前这个庄亮与传言中不尽相同。双肩包,衣着朴素,笑容憨态可掬,他和每一个人握手,微微弯腰递上名片。他不用任何苹果设备,怀里揣着十年前的诺基亚功能机,白色的联想笔记本右下角已经掉漆。如果不是事先对他的故事有所耳闻,我应该会觉得他与邻家大哥哥无异。

在业界人眼中,庄亮喜欢发表看法,常常犀利,有人视之为“炮轰”。大家习惯将“攻击性”“庄大炮”这样的标签赋予庄亮,也有人称他是车机业的任志强,这与其外表呈现的感觉并不一致。

在业界人眼中,庄亮喜欢发表看法,常常犀利,有人视之为“炮轰”。大家习惯将“攻击性”“庄大炮”这样的标签赋予庄亮,也有人称他是车机业的任志强,这与其外表呈现的感觉并不一致。

去年做客深圳电视台《创业资本圈》节目时,主持人天娜评价庄亮:透过老实的外表,能看到其欲望和野心。

去年做客深圳电视台《创业资本圈》节目时,主持人天娜评价庄亮:透过老实的外表,能看到其欲望和野心。

几年前,庄亮曾对老友卢新军说:“哥们你听我的,像现在这么玩,整个行业都得死,为机器打打螺丝谁不会?”卢新军哈哈一笑,以为这兄弟在开玩笑,彼时车载导航业务如火如荼,正是赚钱的时候。谁知,不久后的“485事件”一把扯下了行业的底裤,直接导致原价2000多元的车载导航市场终端价格遭腰崭,整个圈子都视庄亮为“罪人”。庄亮却说他只是顺势而为,让整个行业快速升级,一纸文章可以使这个行业变成这样,就代表这个行业就应该是这样的。

几年前,庄亮曾对老友卢新军说:“哥们你听我的,像现在这么玩,整个行业都得死,为机器打打螺丝谁不会?”卢新军哈哈一笑,以为这兄弟在开玩笑,彼时车载导航业务如火如荼,正是赚钱的时候。谁知,不久后的“485事件”一把扯下了行业的底裤,直接导致原价2000多元的车载导航市场终端价格遭腰崭,整个圈子都视庄亮为“罪人”。庄亮却说他只是顺势而为,让整个行业快速升级,一纸文章可以使这个行业变成这样,就代表这个行业就应该是这样的。

曾经有一次,一位关系不错的前合作伙伴四处传言,说庄亮欠钱不还。庄亮知道后,立刻发起诉讼,结果法院判下来是对方欠庄亮的钱。庄亮拿着判决书找到对方:“你看看,法院判了,到底谁欠谁钱?但我知道你也没钱给,这钱我不要了。”

曾经有一次,一位关系不错的前合作伙伴四处传言,说庄亮欠钱不还。庄亮知道后,立刻发起诉讼,结果法院判下来是对方欠庄亮的钱。庄亮拿着判决书找到对方:“你看看,法院判了,到底谁欠谁钱?但我知道你也没钱给,这钱我不要了。”

“只要看到你骗我,休想再和我合作。封库房、封账号,都是法院行为,和我无关。”说起这一段时,庄亮表现得有些决绝。

“只要看到你骗我,休想再和我合作。封库房、封账号,都是法院行为,和我无关。”说起这一段时,庄亮表现得有些决绝。

美赛达副总李柏青将庄亮定位为典型的工作狂。他们曾经通宵聊工作,但只要聊到好吃的、好玩的,不出五分钟,庄亮马上就会睡着。就连刚刚上任三个月的司机向东旭,也能明显感觉到庄总比上一个老板忙多了。“要不是退伍兵出身,这种工作强度常人真吃不消。刚上任的第一周,正巧赶上展会,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是经常的事。”

美赛达副总李柏青将庄亮定位为典型的工作狂。他们曾经通宵聊工作,但只要聊到好吃的、好玩的,不出五分钟,庄亮马上就会睡着。就连刚刚上任三个月的司机向东旭,也能明显感觉到庄总比上一个老板忙多了。“要不是退伍兵出身,这种工作强度常人真吃不消。刚上任的第一周,正巧赶上展会,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是经常的事。”

我们的采访结束时,时针已指向凌晨四点。早已哈欠连天的我,恨不得用火柴棒撑住打的正欢的上下眼皮,而庄亮似乎还有很多话没说完。他有些疑问:“你好像很困嘛?”

我们的采访结束时,时针已指向凌晨四点。早已哈欠连天的我,恨不得用火柴棒撑住打的正欢的上下眼皮,而庄亮似乎还有很多话没说完。他有些疑问:“你好像很困嘛?”

2:车机已死——“这个行业的人都怕我说话。”

车机已死

庄亮对工作的执念很大程度源于危机感。2013年的车机市场,先是价格战爆发,市场一片红海;后是天缘破产,老板吴宏跑路。于是人们很容易得出结论:车机已死。

——“这个行业的人都怕我说话。”

在2003年庄亮进入车机业时,应该没人会这么认为。当时庄亮大学毕业三年,学过管理,做过咨询,家里不算大富,但也算有点小钱。庄亮的父亲做过“包工头”,家里是当时最早一批“万元户”,18岁时,他随父母从老家安徽来到深圳,自此扎根。

庄亮对工作的执念很大程度源于危机感。2013年的车机市场,先是价格战爆发,市场一片红海;后是天缘破产,老板吴宏跑路。于是人们很容易得出结论:车机已死。

就像父辈在城市化进程中掘金一样,庄亮在一次偶然的市场调查中第一次接触到汽车电子行业,并隐约意识到信息化大潮下这个新兴产业的巨大市场潜力。

在2003年庄亮进入车机业时,应该没人会这么认为。当时庄亮大学毕业三年,学过管理,做过咨询,家里不算大富,但也算有点小钱。庄亮的父亲做过“包工头”,家里是当时最早一批“万元户”,18岁时,他随父母从老家安徽来到深圳,自此扎根。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