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影评全是个人看法,包含剧透。文如题名,绝大成分都是笔者个人的过度解读,不用和我太较真。
一开始我看不懂他们在做什么。每天早上房间的屏幕里那只优点是长得只比《我的世界》里的像素鸡线条流畅一点的虚拟鸡叫早,男主起身,在和房间一样能激发幽闭恐惧的卫生间洗漱,面无表情地坐电梯,然后开始骑“动感单车”,可以边骑边看一些以刺激感官为主要目的的节目来分散注意。然后用自动售货机里的东西饱腹。从始至终都被关在密闭的建筑中,连窗户都没有。
看了大概十来分钟,我脑补出了故事背景:在科技极其发达的年代(发达到牙膏都有公共管道输送,每个人房间里全方位自动感应人的肢体动作的程度),很多工作岗位作废(至少像牙膏销售这类的是绝对不需要了),于是绝大多数人只能靠踩单车提供能量来显示价值,换取生存点数。而肥胖的人因为踩不动单车,只能当清洁工,(或是参加大胃王节目,痛苦地往嘴里塞食物,在公众面前被霸凌)成为被鄙视的阶级。踩单车的对清洁工想骂就骂,游戏中的炮灰小怪形象就是肥胖的黄衣服清洁工。帮助人们树立健康生活观念的APP目的也只是想要获得更优质的劳动力,因为如果你骑不动单车,就会被拖到“22层的地下(大概是吧记不清)”。
男主在日复一日的单调劳作和骗骗傻子的虚拟娱乐中生无可恋,直到遇见容颜清纯,形象鲜活,歌声动人的女主。简直是他生活中的唯一亮色。于是他愿意花光老哥的遗产和自己的积蓄让女主的歌声响遍全网,摆脱日复一日的“幽闭单车”,享受更“接近自然”、更高级的生活。女主答应了。毕竟男主的话说到那份上。再推脱反而说不过去。
女主一到后台就被选上带上场了。明摆着有黑幕。上场前工作人员给了一瓶非喝不可的饮料。绝对有黑幕。到了台上还没开唱,女主就遭遇评委的言语性骚扰。女主开唱,评委陷入生动而做作的陶醉。然后邀请她做艳星。观众们很给面子的欢呼起来。于是评委开始施压,在各种层面上将“做艳星”合理化,然后再把女主的上台说得像是台下亿万观众通过卖肾供出来的一样,不答应就对不起全体观众。威逼+利诱,屡试不爽的套路。女主可能是喝了饮料,晕乎乎地考虑很久,答应了。男主早就在忍不住冲出去之前被拖到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在那个只能通过感官刺激获得快乐的时代,女主带着美貌的原罪,陷入骑虎难下的场面,最后只能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消费品,然后将自己变成电视广告上充满噱头的低俗转折。很悲哀,但也没什么可值得惊讶。
于是全集最虐的场景出现了:花光积蓄的男主甚至没钱跳过广告,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的“初次表演”。而且,全网的人都将是女主的恩客。只能像困兽一样在封闭的笼子里挣扎,然后把撞下来的一块玻璃救命稻草一样捏在手心里。
他开始疯狂骑单车,攒下参加达人秀的钱。去了后台发现等待的人还是同一批。直到赶上黑幕,不喝饮料,站到台前,以死相逼,言辞激烈地道出体制的恶心,想要唤醒大家。当时我就想,辣鸡评委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肯定他。果然。“精彩的表演!”,四两拨千斤,“道出了事实……每周两次,每次三十分钟要不要来我的频道?”观众又一次起哄,毕竟这个黑人的噱头够大,说得也很刺激。男主可是没喝饮料的人,所以他答应了。在这里并没有怪男主的意思。毕竟真的很难拒绝。
于是他搬进更大、显示屏更逼真、更“自然”的房间,吃的也升级了——从培养皿苹果,升级为橙汁!然后一些对成人秀、爆头游戏、虚拟换装已经厌倦,开始厌烦体制、想要改变的人,就可以看看男主的脱口秀,借男主的嘴说一说他们受到的不公,然后继续安安心心地骑单车。不过脱口秀节目的收视率估计也不会太高。毕竟有得是像当初在男主身边骑车的猥琐男一样,对付费成人秀怎么也看不腻的人呢。
看看身边低头看手机的每个人,还有热门微博上的人们,是不是在这集里面友情出演了?
还有真正的自然界去哪了?怎么连大明星都享受不到了呢?是不是早就作没了?

   
《一千五百万的价值》是《黑镜》中个人最喜爱的一集。试想一段纯洁的爱情在我们面前一遍遍地揉捏得血肉模糊。而这一切都合情合理,找不到理由骂编剧,骂导演,只能埋怨自己手瞎点击了播放按钮。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九九九九九归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故事很简单:在未来世界,一个单纯的黑人小伙子爱上了会唱歌的白人小妹。就是下面图里面高冷酷男主和漂亮的女主。男主为了女主唱歌的梦想,花了6个月的生活费给女主买了张选秀门票。女主亮嗓后,震惊全场,但是最终如愿以偿当了妓女。男主是个高冷酷的人,他又默默地存了张门票钱自己去参加选秀,最后他达成目的,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优秀的脱口秀主持人。看到这里,你一定弄清楚了,这TM是个什么故事?

   
是的,故事就是这么离奇加悲剧。上面一切的天马行空在故事的背景下显得合情合理,找不出丝毫破绽。故事设定,未来的大众靠着踩单车给世界提供能源,我们姑且称之为平民,若是体质差的胖子,踩不了单车,便要去做清洁工这样的低等活或者在荧幕上像猪一样吃东西,比吃相难看,比谁长的快,来愉悦大众。在平民之上的是拥有自己“频道”的财务自由人,像选秀节目中的两个男评委都有自己的频道,这类人靠着别人踩单车过活。整个世界通用货币是叫点数的东西,平民可以通过踩单车来赚取点数,点数既可以买食物,又可以进行虚拟消费,每个人在未来都有一个虚拟形象,可以像QQ秀一样做各种装扮,无疑这需要的仅仅是Q币,不好意思,是点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单人间,整个墙壁都是LED屏,上面播放着各种精彩的节目,不想看广告,就消耗点数,想继续看A片,消耗点数。想给好友送礼物,消耗点数。总之,平民赚取点数,又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点数。男主和女主都属于平民,男主肌肉发达并且是个不撸管三观很正的男青年,女主是个长相清纯,歌声迷人,折得一手好企鹅的妹子。男主和女主很快擦出爱的火花,在铺垫了选秀节目是个好节目,女主唱得一首好歌后,男主提出要给女主买张门票去参加选秀,这张门票大概值男主不吃不喝6个月工资。女主半推半就接受了,二人一起参加选秀,果然在未来,世界依旧是看脸的,女主一进场,就比早到的人先上场。女主上场前被要求喝了一瓶不明的白色液体。男主怀疑,但是最终没有阻止。果然不出所料,霸气侧漏的女主震住了全场。但是嘻哈男评委和正派男评委早已看穿一切,大众不需要那么多唱歌唱得好的人(即使有好故事也不行),女主还没来得及说故事,就被说服了。一个贸然接受巨款实现自己梦想的人,在评委的威逼利诱下显得格外软弱,女主毕竟太年轻。

   
男主是个高冷酷的人,不会轻易放弃的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吃别人吃剩的,一个劲地踩单车,终于又买了张门票。幸好男主是个黑人,此时评委觉得其他肤色的人种对节目更有噱头,男主也靠脸提前上场,并且上场前没有喝掉那值得怀疑的白色液体。上场后,男主扭捏热身后,猛地抽出藏在身后的玻璃,卡在自己的脖子上,用自己的生命威胁,他要控诉,控诉评委,控诉这个社会,控诉这个制度。当我们沦落到赚钱为虚拟宠物买礼物地步,我们是在消费,还是被消费。男主在这一刻觉醒了的,他事先并没有准备好说什么,但是在最紧急地关头,他说出了这个社会的病灶,每一个人都被沦为消费品,被自己产生的各种垃圾信息消费。

   
但是,这个社会已经无药可救
,与其说是正派男评委随机应变的睿智,反倒不如说,是在他提出让男主去他的频道做演讲后,整个世界观众的反映,全世界都在欢呼,都在劝男主答应。大家觉得男主刚才的激昂陈词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正如我们看完一段震撼的记录片,有多少人去怀疑,去争论这段纪录片背后的故事一样。公众已经无可救药。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