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靠谱的人当然也存在,西汉元帝时期,匈奴分裂,五单于争位,最后匈奴变成了致支单于的北匈奴和呼韩邪单于南匈奴,南匈奴汉朝将王昭君嫁给了呼韩邪单于,继续和亲,而最开始对于致支单于的北匈奴,汉朝也是礼遇有加,由汉朝大臣谷吉手持汉节出使北匈奴,将在长安的为人质的致支单于儿子一并送还,但是致支单于却不知天高地厚,恼怒于汉朝与南匈奴的和亲,竟然在汉朝使节谷吉送还他儿子后,将包括谷吉在内所有汉使团全部杀死,这是一白多年来的汉匈交往中极少的杀害汉朝使节的恶劣事件,事发后,致支单于也知道事情有点闹大了,于是他带着手下部众,逃亡西域,在西域建立致支城,继续进行他的统治。

图片 1

回答:

图片 2

问题:匈奴屡次捉了张骞为什么不杀了他?

西汉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公元前36年,作为西域都护府副校尉陈汤与校尉甘延寿出使西域,甘延寿为西域都护。虽然这里不算外国,但是西域与内地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不按套路出牌的陈汤遇到了愣头青郅支单于注定会擦出别样的火花。其实甘延寿和陈汤的率领的这支汉军只是一支很平常的换防部队,并不是啥大军,人数并不是太多,这时已经对匈奴拥有绝对军事优势的西汉对于郅支单于的挑衅也没有表现出战争的冲动,而且郅支单于也很识趣地躲的远远的。但是领导这支汉军的却是有着一颗建功立业雄心且不按套路出牌的陈汤,到达西域后,他每到一处都要登高望远仔细观察,他与校尉甘延寿一致认为必须把对西域已经构成了极大威胁的郅支单于除掉,并且郅支单于所在的郅支城防御力量薄弱,汉军加上西域各属国的兵马一举可攻破该城。甘延寿认为应将此事上报朝廷定夺,但是陈汤说:“国家与公卿议,大策非凡所见,事必不从。”认为朝廷不会答应,但是甘延寿还是认为应该向汉庭汇报请示定夺。这时甘延寿突患疾病,乘此之际,陈汤于是矫诏调集了西域各属国和驻西域的汉军,甘延寿闻讯后吓得拖着病体从床上爬了出来欲阻止陈汤,陈汤发怒了,按着剑对甘延寿呵斥道:““大众已集会,竖子欲沮众邪?”甘延寿也就不再说啥了,但是两人还是以自我弹劾的方式向汉庭做了矫诏出兵的汇报,《汉书》:“延寿、汤上疏自劾奏矫制,陈言兵状。”于是甘延寿与陈汤率领汉军与西域各属国的4万多兵马兵分六路,奔袭数千里往西杀奔郅支城,数年没有大的战争的汉军被陈汤就这么给启动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件名垂青史的事件了,西汉王朝驻守西域的副都护陈汤,在没有向汉朝中央进行汇报的情况,矫诏征召西域属国兵马,然后和都护甘延寿一起远征北匈奴,最终陈汤带领的西域联军一举攻破致支城,并砍掉致支单于的脑袋,然后说出了他那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言壮语。没用动用汉朝中央政府一兵一饷,仅仅凭借西域都护府兵马和大汉朝在西域的号召力,陈汤和甘延寿就一举灭亡北匈奴,陈汤也因此青史留名,虽然他并没有因此而封侯。图片 3

昭君出塞

回答:

王昭君

匈奴之所以没有杀害张骞,其主要原因是因为张骞手中代表大汉象征的汉节和大汉使臣的身份。

图片 4

回答:

图片 5

张骞通西域路线图

西域都护府

所以张骞之所以在匈奴不死,是因为在的他身后占着一个威武的巨人,大汉朝。

西域都护府

汉武帝时期,汉匈全面开战,为了团结更广泛的力量,“建立抗击匈奴的统一战线”,汉朝决定联系匈奴的另外一个死敌大月氏人,据说匈奴人与大月氏人开战,不仅将大月氏打得大败,还将大月氏王的脑袋砍下来,镶金之后做成酒器,以此羞辱月氏人,汉武帝向全国征召敢于穿越匈奴和西域去出使大月氏的人。

这位呼韩邪单于可能不太知名,一提他的汉朝媳妇就知道了。公元前36年,跑到西边康居的北匈奴郅支单于被汉将陈汤部斩杀,呼韩邪单于的心理阴影面积急剧扩大,公元前33年,这时已经一大把年纪的呼韩邪单于“要死要活地”一定要做汉朝皇帝的女婿,汉庭宫女王昭君出塞嫁给了这位呼韩邪单于,号为宁胡阏氏。两人共同生活了三年,王昭君为其生下了一子,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去世。呼韩邪单于的长子复株累若鞮单于继位,按照匈奴当时的习俗,王昭君要嫁给这位新单于,王昭君上书请求回汉朝。西汉成帝不愿意得罪这位南匈奴的新单于,于是王昭君被这位西汉成帝摆了一道,既然为国做贡献就做到底吧,令其从胡俗,王昭君和这位复株累若鞮单于又共同生活了11年,又生了两个女儿,在公元前19年,在对故地家乡西汉的无比思念中王昭君去世。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