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和布莱恩刚到教室向孩子们说“Hello”的时候,班上13名学生还需要在班主任引导下才能用英语胆怯地做出回应。40分钟口语训练结束后,师生间的熟悉感迅速培养起来,对话也慢慢流利起来。

偏远学校的“英语教学”困境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外国人,也是第一次上外教课。老师特别温柔有耐心,我们很喜欢跟他们说话。”四年级学生易子涵开心地告诉记者。

赵顺新曾听过几节直播课,对外教老师的教学专业程度颇为“肯定”。“通过调研,老师们也普遍反映,外教的教学理念、方法比较先进,在辅助外教课程时,本地老师也能获益。”作为教培中心工作人员,赵顺新希望这种模式得到推广,令更多孩子“接触到纯正的英语口语”。

据了解,方新塆村是中建三局定点帮扶联系点,除了送外教上门,送课外辅导员入校,中建三局一公司还向学校捐赠了校服、体育器材、空调等物品。

这是东小仇小学的一堂英语直播课,通过一块屏幕,这些学校的学生接触到了纯正的英语表达。本校英语老师将直播课形容为“及时雨”,他们“领教”了外教的教学方法,也在学习、摸索,试图改变依靠录音机和动画片教学的现状。

在武汉一所高校读书的英国留学生卡尔和布莱恩是中建三局一公司从武汉请来的外教。29日,他们正式从方新塆小学校长方金林手中接过“课外辅导员”聘书,跟他们一起被聘为课外辅导员的,还有中建三局一公司的8名青年志愿者。在未来的半年里,他们将以课外辅导员的身份,在方新塆小学开展英语、羽毛球、篮球、国学等科目的课外辅导。

孟州市教培中心教研处长赵顺新认为,“外教直播”课堂引进以来,东小仇小学从中“受益匪浅”。据其介绍,东小仇小学外,当地另有3个“外教直播”试点班级。

新华社武汉5月30日电“卡尔老师,为什么你的头发跟我们不一样?”“你为什么会长胡子?”湖北黄冈市团风县小山村方新塆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们好奇地向两位“洋”老师不停发问,学生堆里不时传出叽叽喳喳的提问和咯咯的笑声。

因为课上聊的话题相对简单,Anna和孩子们很少出现彼此无法理解的状况,“只有一次,孩子们表现得特别惊异”——当Anna讲到“英国的小孩没有家庭作业”时,孩子们“非常震惊”,向中国教师大声喊叫,“怎么会这样!”“难道英国的学生比我们优秀吗?他们为什么会不用做作业?”

“贫困地区师资力量较弱,像英语这门课,受条件限制,孩子们口语跟城里孩子相比,存在较大差距。”中建三局一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吴红涛说,外教辅助学校英语教学,能够提高学生英语学习兴趣,促进农村英语教学水平提升。

澎湃新闻在东小仇小学走访时发现,与其他普通班级英语课时“沉闷的气氛”相比,“直播班”的孩子更为勇敢自信,回答外教提问时都往前凑。一名小女孩各科成绩不怎么好,唯独对英语“非常喜欢”,但在此前,除了课本,学习英语的机会很少。她喜欢外教“游戏的教学方式”,总觉得上课时间不够。

责任编辑:高雅

对此,戚星云告诉澎湃新闻,新教育基金会经费有限、外教有限,给到签约学校的实验班不多,“直播项目是‘一年一签’,一年结束后,我们会综合评估,如果资金充足,就续签。”

“这是直播课的一个缺陷——外教毕竟不是真的在教室里,得我们协助。”因此,张艳华认为,直播课“更适合小班额”。“我们班三十多个人,外教不能每个孩子都照顾到。”张艳华提到一个例子,班里一个孩子坐在后面,经常前半节课听外教讲讲,后半节课就“自己玩了”。

就农村学校英语教学存在的问题,2015年左右,新教育基金会曾专门作过调研,发现不少学校没有专职英语老师,甚至有学校因此停掉英语课。“城市的学校可能还有资源去请外教,但是乡村是没有的。”新教育基金会秘书长戚星云介绍。

图片 1

“很多学校都是偏僻的,让学生觉得自己‘能’学习英语且乐在其中,这最重要。”
Anna说。

“学校师生赞同、认可外教的工作,很想续约直播课。”章彬称,学校决定引进“外教直播”时曾得到教育局支持,但想要继续下去的“关键”,仍是“争取教育部门的认可”,予以经费支持。章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会组织教师学习外教的教学方法”。

这不全是外教的功劳,几乎每一个本校老师都为此作出了“牺牲”:偏远地区的学校英语课程本来就少,每周至少一堂直播课,这意味着本校教师的课时减少,教学压力随之增大。更为重要的是,平常占据讲台中央位置的教师们,现在得站在教室角落,担当“配角”。

听说有外教“直播上课”后,孩子们却有点不安,担心“和外教说不上话”。樊美静记得,第一次看见幕布上的外教,孩子们表现得很腼腆。“外教会把学生叫到台前去,一对一地问些简单的问题,比如你叫什么名、几岁啦?这些对话在我课堂上,孩子们讲得很流利了,但外国老师这么一问,语音语调不同,孩子们就不确定了,声音特别小。”樊美静在一旁看着也着急。

图片 2

东小仇小学外教课上,本校老师作为“助手”在一旁协助。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

东小仇小学辐射了周边的9个行政村,孩子们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上英语课,难度不大,但“口语”能力差。“老师们学历多数是大专,有个别是本科。”副校长庞占军说,身处农村学校,学生们接触纯正英语的机会很少,“一般通过录音机”,老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

澎湃新闻接触的多所学校,在新教育基金会的“免费”援助下,只开设了一个“直播班”,最多覆盖一个年级的学生。

因为反响不好,金雯所在小学引进直播课两年后,停了一年,直至上课内容有了变化。据戚星云介绍,2017年9月,新教育基金会做过调研,发现某些学校接受不了“绘本阅读”,通过和学校教师及合作方沟通,将绘本课程调整成同步课程,即根据学校教材调整外教上课内容,予以匹配。

“我会做一些图片和简笔画辅助教学,有时候还会做一些简单的教具。”河北邢台市会宁镇完全小学英语教师樊美静从教15年,多在乡村学校教书,经验丰富,为提升英语教学效果想了不少办法。“这样教了几年下来,感觉学生做题还可以,但缺少语言环境,交流不起来。”

东小仇小学英语教师张艳说,孩子们的听力和口语“贫乏”,听了一年“直播课”后,班里32个学生,能有30个在听力考试中拿“满分”。“此前不愿意张嘴读英语,甚至有学生在单词上将发音标成汉语,现在敢说,也喜欢说,对课本上的小故事进行表演。”张艳能感受到,孩子们“自信心强了”。

樊美静说,“程度稍差一点”的学生跟不上外教节奏,往往会跟同桌说悄悄话,而课程改革后,这部分学生因此受益。但尽管如此,直播课上,这些孩子仍“不敢举手”,“处于被遗忘的状态”。“难度梯度设置得更细一点就好了。”

不过,在多数受访教师看来,目前的直播外教课“涉及的面太窄”,远远不够。

直播不是全部,“配角”很重要

钟鸣中心小学引进直播课后不久,曾邀请当地其他学校教师来“听课”,教师们都说“好”。校长章彬认为,倘若农村孩子在三年级开始学英语时便接触外教,且每周课时再多点,小学毕业时,英语能力会有飞跃式提高。

“对于小学生来说,一个陌生的外国人来教他们英语,这确实有难度。而在游戏中,我们通过互动来学习英语。当然,仅仅游戏是不够的,当学生的语言水平提升后,则需要更深入的学习。”
Anna认为,外教的任务不是“尽可能让孩子们学得更多”,而是令他们产生兴趣,在今后的语言学习道路上走得更远。

李原所在的庆云四中小学部,第一次直播课上,孩子们一看是真的外教老师,“啊”地喊出声来,觉得好玩,“兴趣特高”。但和樊美静班级学生遇到的问题一样,“融入不了”课堂。“孩子听惯了中式发音,面对外教老师们地道、专业的口语,有点蒙蒙的。”李原说。

图片 3

金雯也认为,引进直播课之初,上课内容和本校教师课程不接轨。“外教课就是读绘本,很有难度,很多单词孩子们不认识,外教也经常讲一些复杂的句子。”金雯称,孩子们听不懂,课上也不敢出声。

直播课上,学生们和外教老师做游戏。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

东小仇小学生在直播课上和老师积极互动。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

李原爱好英语,直播课听多了,自己也成了“学生”,试着摸索教学方法。“下学期准备模仿外教,开设学生主导的课堂,比如进行游戏、表演情景剧,让孩子不再单纯乏味地跟读录音、看动画,改变灌输式的教学方法。”李原介绍。

这些对外教来说都是“压力”。给远在太平洋另一端的中国学生上课,这对Anna来说并不容易。屏幕两端的时差,意味着Anna必须“早起”。同时,她也在不断适应孩子们的需求。Anna会依照孩子们英语水平和学校情况准备PPT,但她最终发现,最贴近、也最适合孩子们的教学方式是“游戏”。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