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玉岚村,余国祥回忆起过去将污水直接排入河道的情景,显得不好意思。如今,他主动修建起化粪池,收集处理家里及所开农家乐产生的废水。“所有污水都要进池。正是因为环境好了,我们才能开农家乐。”余国祥说。

五、建立遗传资源库和遗传谱系。以国家科研、教学、救护单位为主体,以民间驯化繁育单位为支撑,逐步建立和完善长江鲟遗传管理技术和亲子鉴定技术,建立人工群体和放流群体的遗传资源库,实现对人工繁殖的指导、对放流个体的遗传跟踪管理。

去年底,在栗子坪自然保护区,两只大熊猫“映雪”和“八喜”从笼中奔向森林,这是我国最近一次野化放归大熊猫。

长江鲟是我国长江上游独有的珍稀野生鱼类,曾主要栖息在长江干流四川宜宾至合江江段,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被誉为“水中大熊猫”。长期以来,由于生态环境的破坏,一直处于濒危状态,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确定为极危级(CR)保护物种。按照农业农村部统一部署,我省多举措并举推进长江鲟拯救行动。

育树成林留住青山

四、改善长江鲟保种和野化条件。以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长宁救护中心为依托,打造国家级长江鲟保种基地和野化放养基地,逐步实现较大规模的人工保种和野化驯养。

野放国宝延续种群

三、建立长江鲟监测网络。采取超声波遥测跟踪、误捕信息收集、自然繁殖监测等手段,建立完善自然江段长江鲟野外群体监测网络,科学评估长江鲟资源恢复和种群重建效果。

今年5月中旬,8万余尾不同规格的长江鲟在长江上游宜宾一处自然水域放流。这是我国在长江鲟资源收集与人工保种取得成功的基础上,为长江鲟自然繁殖与野生种群重建采取的积极措施。

一、增殖放流长江鲟,补充野外资源量。5月17日,省政府、农业农村部、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联合在宜宾举办了以“共抓大保护、拯救长江鲟”为主题的增殖放流活动,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省政协副主席祝春秀、三峡集团副总经理沙先华、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院士,以及11个国际组织和民间社团等共200余人参加了活动,共放流长江鲟苗种8.5万余尾,其中长江鲟亲本50尾。计划2019–2020年每年还将放流数百尾长江鲟亲本及数万尾苗种,力争3-5年实现自然繁殖并恢复自然种群。

槽渔滩镇林业站站长黄华说,全镇8个村1.9万余亩土地实施了退耕还林,育林、护林、爱林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深深植根在干部群众心间。

二、核查修复长江鲟产卵场和索饵场。从今年开始,组织专家团队核查现存长江鲟产卵场和索饵场,科学评估有效性现状,并对部分产卵场和索饵场进行修复,提高自然繁殖的效果和规模。

四川省环保厅紧盯问题,铁腕治污。全省有序推进沿江化工污染治理,整治“散乱污”企业3.5万余家,关闭或搬迁养殖场1.3万家,将21万家养殖场纳入监管。目前,四川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超过国家下达目标。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和民表示,人工繁殖的大熊猫通过野化培训,回归自然以后,会对野外小种群的血缘改善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大大降低小种群的灭绝风险。

玉岚村八组现在开了6家农家乐。“绿水青山带给我们源源不断的收入。”54岁的村民余国祥介绍,他利用自家房屋,整理出4间客房经营农家乐,一周能收入1000元左右。

四川有“千河之省”之称,流域面积在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2816条,总长度9.64万公里,河流治理成效直接关系着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牢固。

“村子周围都是森林,空气好,夏天特别凉爽。现在,到村里来避暑、游玩的游客很多。”玉岚村党支部书记牟国刚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