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灰鼠像往常一样,轻车熟路地从洞口溜进了壁橱。
哇,竟然有鱼丸子!这是他最喜欢吃的东西。灰灰鼠赶紧咬了一大口,吃得津津有味。
很快,一颗鱼丸子就没有了。灰灰鼠接着又吃了一颗。感觉差不多了,他打了个饱嗝,从洞口钻出来,在主人的院子里溜达起来。
院子里摆着一张椅子,灰灰鼠顺着椅子腿爬了上去。咦,这是一堆什么东西?毛茸茸的!灰灰鼠很纳闷,伸手摸了一下。
喵!一个巨大的天敌突然出现在灰灰鼠的眼前!灰灰鼠赶快转身,“嗖”地一下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去,撒腿就逃!他一边逃一边想:这地方从来没有过猫
’啊…… 老猫一边追也一边想:嘿,送到嘴边的美食居然跑了!
灰灰鼠拼命地逃,老猫紧紧地追……
路边,一位爆米花师傅正竖着葫芦状的高压锅,锅口朝上,要往里面加米。灰灰鼠想都没想,一头钻进了高压锅。
“哗啦啦”,半锅米倒了进去,随着“啪”的一声,葫芦状的爆米花高压锅被盖得严严实实。灰灰鼠在里面稀里糊涂地打着滚,和那些米粒一起转
’啊转 ’啊…… 而老猫则守在外面,紧紧地盯着爆米花高压锅。
几分钟后,爆米花师傅停止了摇动,抱起高压锅,放进一个罩子里。“砰!”随着一声巨响,一股热气弥漫开来。老猫赶紧冲上前去。
忽然,罩子里冲出一个很大的怪物,把老猫撞了一个大跟头!老猫爬起来,仔细一瞧,哇,一只像狗一般大的老鼠正到处乱窜——灰灰鼠成了一只膨化老鼠!
爆米花师傅傻了:怎么爆出这样一个怪物?模样像老鼠,个头却像条狗!
出于本能,老猫还是再一次冲到膨化老鼠跟前,要和他搏斗。谁知膨化老鼠一抬腿,竟把老猫踢得老远。
几条狗见了膨化老鼠,一边“汪汪”叫着,一边围了过来。可是,他们谁也不敢贸然上前。膨化老鼠的气焰更加嚣张了。
面对这只奇怪的膨化老鼠,大家都没有办罚这时,还是爆米花师傅有了主意。他向老猫指了指他那口高压锅说:“来来来,你也进去膨化一下,变成一只膨化猫就能对付那只膨化老鼠了!”
老猫明白了,毫不犹豫地跳进了葫芦状的高压锅里。爆米花师傅给高压锅加热加压,心里还默默念叨着:“你可要挺住
’啊!”
“砰!”又是一声巨响,老猫果真变成了一只膨化猫——不,成了一只“大老虎”!
膨化猫对付膨化老鼠,自然不在话下了。膨化老鼠害怕了,转身想逃,膨化猫一下子扑了上去……

(一)
  农夫的豪宅里,养了一只猫和一条狗。院子里时而也有一只老鼠转来转去,当然老鼠不是农夫养的,只是其不请自来,久而久之和宅院里的人混个脸熟。猫凭其无与伦比的智慧,颇受主人赏识,家里财务的事都交猫来掌管。狗因其骁勇善战,衷心耿耿,深得主人绝对信任。唯独其性格过于暴躁,易生事端,令主人操心,时而戴上锁链加以“保护”。
  农夫给猫和狗分了工,猫做领导。
  忽然有一日夜里,宅院里来了一只野刺猬,负责瞭望的狗很快发现了“敌情”,刚要上前盘问,却发现这东西酷似老鼠,莫非是老鼠的外公?想起了几天前刚刚得罪了老鼠,多管闲事,惹得猫几天没和他说话,心想这次还是先向猫通报再说吧。
  其实猫也察觉到了异情,因为外面有狗照应着,料定也出不了什么大事,便伏在帳中继续酣睡。直到狗按动了报警器才不得不起来,问发生什么情况?
  狗说宅里来了一个生面孔,看起来很像老鼠的亲戚,浑身披挂芒甲,却不知道是何方怪物,正在偷吃供品。
  按照狗指引的方向,猫不敢大意,施展轻功,登上高处,仔细观察一阵,断定来者必是鼠辈。
  狗问如何处置,猫小声道:“来者虽不是什么强敌,奈何今天有备而来,身上的甲胄甚难应对,咱们千万不可冒然行事,且继续观察,待我回帳中细思良策,再相定夺。”
  “何必等到来日?我这就去擒来,岂不一问便知?”
  猫摇了摇头,“不能鲁莽,你确定拿得下他吗?”
  “我不能确定,可是,主人供养我等,总不能见到强敌来犯,无动于衷吧!”
  猫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这条气势刚烈的伙伴,耐心地说:“即是鼠辈,能成何患,听我的没错。先不要惊扰他,那些食物,都是我等弃用之物,随他吃吧。你发个语音,向主人报告。”
  农夫接到狗过来的语音微信,急匆匆地拿着电棍跑来。
  猫给狗使个眼色,二个一齐扑向刺猬,狗打头阵,奋力前冲,却怎奈有铁索束缚着,够不到刺猬;猫跳到前边去拿,却忌讳那厮身上芒刺,左右绕着圈子。
  农夫举着电棍上来,但无奈那东西动作太快,在跨下呲溜一下从排水沟钻了出去,逃之夭夭……
  第二天,农夫来到庭院,回想一下夜里惊心动魄的一幕,见一切贵重物品完好无损,非常欣慰他豢养的这两个家将,当面夸奖他们的英勇。
  猫向主人建议要提高一下的伙食标准,说这些天营养没跟上,作战时力气都不足了。
  农夫毫不犹豫地说:“应该,只有你们的营养上去了,才能更好地提升战斗力。”
  狗说还得加固防御工事,农夫说必须的。
  狗请求解除锁链,恢复战力,农夫拍拍他的脑袋,告诉别急,现在还不能轻言开战。
  农夫为两个爱将调剂了食谱,又把排水管道加修了电子防护器。
  
  (二)
  老鼠在家躲了几天后,又从葡萄树下溜了出来。
  这几天它觉得有些窝囊,在这个豪宅里,跟猫、狗相处一年了,虽说没有多深的感情,但也算是有一点面子,怎么忽然间这狗六亲不认,产生了加害的意思呢?
  尤其窝囊的是,如果是猫过问几句也还能理解一些,毕竟猫还是管这个事的,可是与狗又有什么干系呢?然而尽管对狗不满意,毕竟还是怕了。这次看准了狗的位置,尽量离狗远一点,到它够不着的距离活动。
  它并不在意猫,一年来,似乎和猫建立了某种默契,它知道猫并不反对它在豪宅里活动。当然更不怕农夫,因为农夫追不上它。有几次它偷了食物后,农夫曾跟随它到家门口,却眼见着它钻进洞里,一点办法没有。
  狗发现了老鼠,看了猫一眼。猫明白他的意思,主人这几日心情烦躁,对老鼠已经失去了耐性,尤其是它还勾结其它鼠辈来此骚扰,主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到了给老鼠点颜色看看的时候了。
  老鼠一路哼着小曲,正在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游来游去,街面上的食物它已经看不上眼了,它要寻找新食物。
  不料这次它哪里知道形势已经变了,猫拦住了它的去路:“小子,你耍够了吧!你真以为这是你家了吗,识相的,把东西放下,今天你的末日到了!”
  忽然被猫拦住,老鼠觉得有些纳闷儿,心说,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呀,上周叫老狗扑了一下,害得我心脏病犯了,今天你又冲我发威了,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啦?
  “老猫,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赶尽杀绝呢,还是杀人灭口啊?你以为我怕这个吗?哼,识相的?这话好像跟你说更合适!千万不要以为灭了我你们就有好日子过,怎么说咱们也都相处一年了,你们都是聪明人,有些话还要明说吗?”老鼠的话真是软中带硬,透着某种威胁。
  猫此刻心里清楚,不能逼急了,万一逼急了,它胡乱什么都说,对谁都不好。想到这里,连连给老鼠使个眼色,故意做震怒的样子大声喝到:“不知好歹的东西,不是我不容你,实在是你罪不可恕,看我不取你性命!”说完,身子向前一纵,故意扑个空,老鼠心领神会,从猫的腋下逃了出去。
  
  (三)
  院子里平静了好久,忽然有一天,猫趴在床上哭。
  狗问:“怎么了?”
  猫说:“老鼠死了,回家之后,郁闷死了!”
  “就为这个,老猫,都说猫哭耗子假慈悲,我今天可是真见着了,唉,这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呀,脚上泡都是自己走的,你好自为之吧!”
  “狗大哥,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意见,算了我也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也不会明白。我要走了,保重!”
  “要走,为什么?”
  “唉,大哥,你是好人,我和你说实话吧,我没像你想象的那样不值钱,确实,我在捉老鼠上没有尽力,但是你知道为什么吗?从古至今,捉老鼠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本钱,可是你想到了没有,一旦世上没有了老鼠,我们怎么办?你没发现自从老鼠被赶走之后了,我的伙食标准都降下来了吗?”猫说完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猫远去的背影,狗看看自己碗里的半个窝头,心里泛起了一丝悲凉。
  农夫回来了,狗悲伤地告诉农夫说猫走了,农夫说在他意料之中,他知道猫去了哪里。……
  一场风雨过后,农夫开着皮卡,领着他亲自豢养的狗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工棚。
  狗不解的地问:“到这干什么?”
  农夫说:“这里有个鼠洞,咱们家丢的粮食都在这里,猫也在这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