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奈丝特拉睡下了。
尽管直觉警告着她还有闯入者的异动,然而她拥有足够的自信,而并非因为疲惫而促使自己躺下。她对那唾手可得的胜利信心十足,也坚信那些试图阻挡这凯歌的敌人,不是立即被毁灭,就是转而臣服于她。
她辗转反侧,将睡又眠,将醒又寐。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并没什么可惊讶的。因为曾有好几百年的时光她压根就没合过眼。
希奈丝特拉根本就不在乎其它生物的想法,甚至是对其它的黑龙也是如此,对一条龙来说这可不是太正常的想法。然而在她的理想世界里,只有她和她的孩子们才有权利活下去。
她仍然保持着龙形,睡在一个如此深的洞穴里——比之前任何一个用来实验的岩穴还要深——她躺在石床上,深陷在她的休眠之中。
在这里,没有什么可以打扰她。
在这里,她能感受到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那个声音不断低语着: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一切的一切,德拉苟纳克斯也越来越富有力量……下一代会比他更灵活……同时,强大,一千倍……
“一千倍……”,希奈丝特拉梦呓般低语道,“一千倍……”
他们有了一千倍的力量……这将终结其它所有的龙……巨龙的时代将远去,而暮光来临……然后是黑夜……
“巨龙之夜……”
但是黑夜总会被新的一天所取代……将由她的孩子们统治的新一天……将是龙族进入黄金时代的新一天……
“一个全新的……黄金时代——”
希奈丝特拉突然被惊醒,她的眼睛瞬间睁开,愤怒从她的脸上蔓延开来。
“克莱奥斯特拉兹!”黑龙咆哮着。她猛然起身。“但是,他怎么可能——又能——?”
然而奇怪的是,希奈丝特拉表情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她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取代了刚才的震惊、愤怒和凶煞。
“是的……太好了……多么美味……多么完美的时刻!感谢你,克莱奥斯特拉兹……谢谢你……”
带着一丝笑意,她迅速去找泽恩达瑞……
在同一时刻,另一条曾确信自己必死无疑的龙醒来。他并不是克莱奥斯特拉兹,而是那条蓝龙,卡雷克。
他起初发现自己在经历了那一切后竟没有死去。尽管如此,但又有种黑暗笼罩着他。这股黑暗,让他感觉自己几乎是以一种……邪恶的方式……在苟延残喘。
随后卡雷克才想起他昏死过去之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想起了他们曾经用来隐藏龙人尸体的洞穴,发现那个洞不像是空的。
不是空的……
卡雷克尝试着召唤他的剑,那把蓝色的武器隐约有了形状,但是,也只仅是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廓而已。在下一秒,它就消失殆尽了。
“千万……千万别……”
每一个字眼都让卡雷克产生恐惧,尽管他不是第一个冒出这个想法的生物。蓝龙再一次试着召唤他的剑,但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再出现。
“千万别那样……”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遍,“……她会发现的……”
她?毫无疑问这个声音里的所提到的她,只有可能是希奈丝特拉。
“你——你是谁?”最后卡雷克开口问道。 “我是她的孩子……””
“你在哪?让我看到你!”
“我就在你前面……”那里有个深紫色水晶状的影子,闪烁着光芒。卡雷克盯着这巨大的东西,它拥有与龙一样的轮廓,但看起来不完全像是固体,似乎在流动着。它在某种方面上类似他所知道的虚空龙,但肯定不止如此。一双闪烁的眼睛也同时打量着他。卡雷克突然觉得,那双眼睛从自己失去知觉开始就在注意他了,这个想法让他遍体生寒。
“你是什么?”他问。 “她的孩子……”
卡雷克皱了下眉头。他并不确定这隐约可见的生物,到底是和他听起来一样心智还不成熟,或者仅仅是耍着他玩。
他决定做一个新尝试。 “你有名字么?”
短暂的停顿过后,“我有个名字……她叫我德拉苟纳克斯……”
“德拉苟纳克斯?”卡雷克的戒心急剧上升。他知道这个名字在龙语里的含义。
德拉苟纳克斯……吞噬者……
“你喜欢这个名字吗?”那暗暗的东西问,“我喜欢它呢。”
“它是一个……强大的名字。”
“它在龙语中的意思是‘吞噬者’……她是这么讲的”,德拉苟纳克斯补充道,这句话让他寄望这东西可能还不了解自己名字邪恶意义的想法,破灭了。
“你是一条龙……”
卡雷克暗中设法召唤魔剑,或者是任何他可以用来对抗这怪物的武器。现在这蓝龙知道了,他被耍了。
“我也是龙啊……”德拉苟纳克斯向前挪动了身子,阴影褪去了一些,正好能让卡雷克确定那外形是一条龙,但不是虚空龙。
德拉苟纳克斯比虚空龙强大,强大太多了。
但那神秘的龙并没有完全地显露出自己。取而代之的是,他向后退了几步,让自己显得更像一个影子。卡雷克不清楚这这是否是因为他的某些能力,一些法术,或是这洞穴的陷阱所产生的效果,因为那些流动的能量围绕在他们身边,虽然并不是直接与德拉苟纳克斯相联系……但德拉苟纳克斯的行动确实被它们所影响了。
卡雷克好奇希奈丝特拉是否真正了解她在这洞里养的东西。
一直以来他锤炼着自己,为的是不久后那属于他的梦想。 “是,我们都是龙。” ”
“那么我们就是朋友了……”
这话让蓝龙大吃一惊,他找不出理由来解释为什么德拉苟纳克斯需要他的帮助。当然把卡雷克生吞了对他也许会更有好处吧,而且这对他而言轻而易举:因为目前他不能变回龙,也用不了他生来的魔力。他已经秘密的尝试过好几次了,都失败。所以,他失败的唯一解释就是:他那的虚无的同伴干的好事。
卡雷克发现德拉苟纳克斯肯定只有几天——或者顶多几周——那么大。
如果他继续成长下去的话会有多可怕?可他还需要再成长么?这怪物看起来已经很大了。
克拉苏斯曾警告过卡雷克不要试着与那个血精灵打交道,并肯定强调过不要在这里这么做。但是蓝龙觉得他已别无选择了。
德拉苟纳克斯把他困在这个地方,而且唯一能解释为什么他没有吞掉卡雷克的原因就是:他吃龙人吃饱了,因为在它周围一圈内没有龙人尸体的痕迹,这也是卡雷唯一能帮到他的地方。
但他还没有回答问题呢。 “是的,”蓝龙最后回答了“我们应该成为朋友。”
“好……好……朋友,应该帮助朋友的,对吗?”
一个不可能在洞外生活过的生物,德拉苟纳克斯就能对生活里的种种事情了如指掌了。显然希奈丝特拉做了些可怕的事。
“朋友帮朋友,”他点头了,“是的,互相帮助。”
“所以他们会——”德拉苟纳克斯打住了,随后,让卡雷克惊愕的是,他的声音却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她来了! 不要说话不要动!
尽管他惊讶于德拉苟纳克斯拥有能用思想对他说话,但卡雷克可没想过要服从他,而且也没有必要知道他所说的她到底是谁。在安薇娜死后,卡雷克已经变得对自己的生活十分的鲁莽,但他也仍紧握着自己的责任感。如果让希奈丝特拉知道了他还活着的话,自己就不能履行为玛里苟斯效劳的责任了。蓝龙紧靠着墙,试图召唤他早些时候造出的盾。
但,仍是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他感觉到有翅膀一样的东西盖在了他的身上。卡雷克被笼罩在了阴影里……还有些许紫水晶的光茫。
几乎就是一瞬间之后,他听到了希奈丝特拉……还有另一个声音。
“他不见了,”她对伙伴轻轻的说。
“你的老朋友?”那声音听起来像是血精灵的“从克瑞萨伦之匣里逃跑了?那怎么可能,除非,他的同伴活了下来。或许是他放走了另外一个。”
卡雷克在焦虑和希望之间纠结,他希望有个答案。不过他猜他们谈及的应该是克拉苏斯,也就是说那红龙尽一切可能从一个叫做克瑞萨伦之匣的地方逃脱了。那再好不过了,但是现在泽恩达瑞已经误导了希奈丝特拉,使她认为自己还活着。
“德拉苟纳克斯在那里享用了一场盛宴,”希奈丝特拉回复道,她思索中的问题好像有了线索,“还有,那匣子是从内部被摧毁的。”
“我从来没听说过谁有这种能力!他怎么做到的?”
“他就是他,他能完成一切不可能的事!他不犯错误,我的泽恩达瑞啊;那也正是我忧心的原因之一。”
“但你没能把他带到这里来。”
“他会来的,”她纠正道,“他会的,他会来的。那才是他的性格。我认为,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让他自己过来,用我期望的那种方式。”
她顿了顿,“如果我知道他还活着的话,他一定弱了不少,他可能逃到了底下。他知道该去那里。我希望你可以派出你的手下,在他——”
“我会这么做的,女士,除非那该死的畜生,没有及时执行我早就发出的命令!上次我派出它的时候,那家伙早就在虚空龙附近了,但后来它什么事都没做。”
希奈丝特拉发出一阵又长又恼的嘶吼声:“太可恶了!克莱奥斯特拉兹一定是溜去救走那些虚空龙了!走!找你的法师杀手去——”
卡雷克并没有听到血精灵离开,但认为如果他够聪明就该听她的。
蓝龙准备说话,但是他感觉到,他那虚无的同伴并不希望他这样做。
“我的甜心宝贝……”这种讲话的方式让蓝龙浑身发冷。希奈丝特拉的愤怒早已转化为令人恐惧的自信,仿佛就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过来,我的甜心宝贝……”
德拉苟纳克斯向前移动了些,但仍把自己虚无的身体挡在卡雷克和黑暗女士之间。
“女——士……”
德拉苟纳克斯的语气一下子转变了,这让卡雷克吃惊不小,就像对希奈丝特拉的奇怪一样吃惊。这家伙听起来很幼稚,非常的不成熟。
非常的没有威胁? “我的德拉苟纳克斯啊……我新世界的曙光……想对妈妈说些什么?
“饿——”
希奈丝特拉笑了:“当然,你是饿了。不过别担心,宝贝。马上你就能吃饱,最饱最饱的,噢是的……但是之后你必须得学会节食了,因为不久后,就会有很多的兄弟姐妹需要被喂养了。”
很多兄弟姐妹们。卡雷克想着要是有了几十甚至上百个的德拉苟纳克斯会是什么样子。
到那时,艾泽拉斯会变得怎样?他怀疑这些新生的龙,会比之前他和同伴曾经与之一战的那两条龙更混乱。即使最后能挫败他们,那在获得胜利之前,他们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少死亡,和毁灭?
卡雷克不禁想起了安薇娜为了重建这个世界而做出的牺牲。而当更多这样的龙孵化出来之时,也就是那些努力全白费之时。
他回顾了那次在战后不久,他,克拉苏斯还有伊莉迪的简短交谈。
在他们进餐时,伊莉迪提到了她对那些龙的印象,不是黑龙,也不是蓝龙或虚空龙。她想到了“暮光”这个词,这个简单的词就已经在很多方面讲述了他们的可怕了,而且德拉苟纳克斯和那两条龙也许是暮光龙中最弱小的几个。
那个德莱尼曾称他们为暮光龙。 也许他们是艾泽拉斯的垂暮来临的征兆吧。
由于沉浸这些想法之中,他错过了接下来希奈丝特拉说的话。不过德拉苟纳克斯的回答让他搞清楚了目前的状况。
“是的……母亲……”这生物用他那假童声回答着。 “想分享……想他们更强……”
希奈丝特拉很明确的强调了德拉苟纳克斯不再可能是她所有努力的重心了。但他别无选择,因为她就要开始把花在他身上的能量用在下一代身上了。就算是德拉苟纳克斯的母亲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中暗含着的愤怒,但是卡雷克听出来了。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他那虚无的伙伴要隐藏起自己的成熟,而不让希奈丝特拉发现。
德拉苟纳克斯仇视他那些即将出生的伙伴们。
尽管卡雷克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但,突然间,他觉得希奈丝特拉的语气变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证实了。因为她厉声问道:
“你在那里藏着什么?” “没没什么……” “没什么?”
幸好德拉苟纳克斯的嚎叫是如此的强烈,卡雷克自己绝望的叫声才被掩盖了。蓝龙忽然觉得自己的血液已化成了滚烫的岩浆,灼烧着自己的血管。
他可以做的也就是不让自己因为害怕而再度失声。德拉苟纳克斯又尖叫了起来,他的嚎声在哽咽中结束。
“别对你母亲撒谎,对你惩罚会让我更难受。让我看看那有什么,我的宝贝……”
“是是……”
卡雷克已经准备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黑暗女士了,一个让自己从痛苦中永远解脱出来的命运。但是,德拉苟纳克斯的爪子却没有抓起他——如果他用的确实是爪子的话;他抓起了刚刚卡雷克没有注意到的一大块什么东西,卡雷克完全无法分辨那是什么。
“哦…”希奈丝特拉用几近失望的语气说道“就这东西,对吗?一个失踪了的守卫,他们丢给你的?”
“是是……”
“把它当成开胃菜吧,反正也没什么用。从现在起你可要减肥了,知道吗,我的好儿子?”
“是是……” “是什么?” 德拉苟纳克斯没有迟疑。 “是的,妈妈……”
“很好,奈法利安,你终于学会了……”
脚步声渐渐远离了这个坑洞,随之就是寂静。在这寂静中,卡雷克好奇为什么希奈丝特拉用自己的第一个儿子的名字来称呼德拉苟纳克斯。不管这是不是意外他说不上来,但是肯定让他想起了什么。
在德拉苟纳克斯打破这平静前又过了一会儿:“她走了。”
“我必须离开这,”卡雷克急促地回答,“克莱奥斯特拉兹需要我……”
“他就是另外那个?他也是……朋友么?”
“是的,”蓝龙迅速回答他,“他可能对你有很大的帮助,你想脱离她对么?拥有自由?要是克莱奥斯特拉兹能帮你的忙的话,这一切可能都不止是幻想。”
德拉苟纳克斯想了想,然后回答:“嗯,不错。对了,奈法利安又是谁?你应该知道,我觉得你知道……”
的确,暮光龙和他一样,很快的注意到了希奈丝特拉用的名字。“他也是她的儿子,她和她伴侣死亡之翼的儿子。奈法利安是她孩子们中最年长也是最强大的一个。”
“我会见到他的,”这个龙喃喃着,“我将会见到我的兄长……”
“他已经死了,”至少照卡雷克所知的是这样。而且加上从希奈丝特拉那些残暴的后代那里了解到的信息,他还添了一句:“他失败了,他被她抛弃,交给他的敌人处理了。”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不知德拉苟纳克斯是无法理解它,还是在努力消化这信息。虽然暮光龙是非常非常聪明的,但被隔离在这里那么久,也许他无法懂得那么多的世间事吧。
“我的哥哥死了,所有的兄弟们都没有了……”
德拉苟纳克斯最后一句的表达方式和比它的内容更让卡雷克震惊。兄弟们……
“他们叛离了她,在我出生前就已经逃离了。我们彼此离得很远但是,我们可以感受到对方,是啊,从心底里感受到彼此。”
他讲的应该是另两个由死亡之翼的伴侣创造的龙,卡雷克还参与了消灭他们的战斗。
“但他们不像我,”德拉苟纳克斯的脸上微微的扬起了一股轻蔑,“他们不聪明,他们只是饿,他们只用胃来思考而不是大脑。最后死的也很惨,谁叫他们傻……”他那虚无的脑袋靠近了一点,但仍然显得很模糊。
“我不想像他们那样愚蠢的死去……我不想死……你要帮我……朋友……”
“是的……当然我会——”没有任何提示的,德拉苟纳克斯再次在卡雷克脑中讲话了,“我会送你去找我们的朋友。你和他会给我自由,我不想被抛弃……。”
卡雷克突然被抛向了空中,就像那龙人尸体一样的。他飞出了坑洞,然后落在那些腐臭尸体的边上。刚一落地,他就看到德拉苟纳克斯的魔力让那些尸体飘浮起来,又搬回了洞里。
卡雷克转向了洞口,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推起,向着另一条走廊走去,渐渐远离了克瑞萨伦之匣。德拉苟纳克斯的力量真是难以置信,而且对于这时疲惫不堪的蓝龙来说几乎不可抗拒。
卡雷克别无选择只有听从。他是想找到克莱奥斯特拉兹,尽管他也头疼去想那么多的为什么。卡雷克不知道德拉苟纳克斯从他的脑子里读到了什么,又理解了多少。恐怕自己,事实上,已经没有多少秘密可言了吧。
蓝龙有感觉到一股不可思议的魔力通过了他的身体,他可以再度使用魔法了。但这一次,举起手召唤出剑的行为,并不是他自己的意愿。
去吧。 紧紧握着手中的剑,卡雷克逃走了。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这附近到处都是岩浆,虽然克莱奥斯特拉兹曾拿它们来治疗自己,但正如他向温蕾萨解释过的一样,通常情况下他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有极限的。
现在差不多就是极限了。
红龙说不上来现在希奈丝特拉到底去了哪里。他附近原生的能量和力场太多了。格瑞姆巴托,这片被魔力所浸染的土地,几乎不能完全掌握所有能量的量态。每次克莱奥斯特拉兹以为他已经了解一切情况的时候,这片土地总是能证明红龙错了。
他努力地站了起来,高温开始责难起他的身体,不少鳞片已经被烧掉了。克莱奥斯特拉兹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多少把握能从这样的险境中成功脱身——
红龙的头推开略显冷却的岩石和泥土往外挤去,宝贵的新鲜空气向他涌来。克莱奥斯特拉兹喘息着发出一声咆哮,从这灼烧中猛地脱身而出,恰好翻倒在一座荒废的山头。他止不住势头向一边轰然摔倒,从山顶一直翻滚到山脚下。
而在这边,还有另外两个人在黑龙散播的灾祸中拼命挣扎着。卡莱克竭尽全力维持着保护自己和温蕾萨的结界,每每撑过一轮考验,他都感觉自己已经快完蛋了。但脑海中安维娜的影像与眼前的陷入困境游侠重叠在一起,他坚持了下来。
熔岩不断侵染着他们周围的地面,已经没有合适的地方让虚弱的蓝龙变身了。就在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他们面前具现——红发的人类巫师。卡莱克对温蕾萨有所了解,当然也对蓝龙军团里的凡人施法者资料了如指掌——他就是罗宁•卓格西法Drig`cyfaill……虽然在伟大的玛里苟斯眼里,在那个被称作“龙之心”的笼统报告中,魔法守卫将他列为那些最不可饶恕的名单里还比较能够接受的家伙。
虽然卡莱克在种种问题中都感觉自己与他的主人有着很大的分歧,不过此刻他只在意到这家伙正是游侠的同伴而且他肯定有能力把这个精灵送出去。
“温蕾萨!”罗宁发现游侠之后大喊着她的名字。与卡莱克他们一样,罗宁也设下了结界保护自己。不过看上去,那结界似乎比蓝龙的结界更加接近崩溃的边缘。卡莱克必须快点行动。
“把她带走!”蓝龙把温蕾萨抛到罗宁怀里,冲巫师喊着。“带她离开这里!这隧道马上也要被淹没了!”
“那你怎么办?”温蕾萨喊着,“你怎么办?”
看着眼前这对夫妻,年轻的蓝龙不禁开始想象如果他和安维娜也能这样该是多好。他很在意这些。不过现在等不及让这个疲惫不堪的人类带精灵离开了,卡莱克要把两个人直接送出这里。
还有那个透明的蓝色宝珠也要送出去,它一直在卡莱克的身边化作一层不断变化的障壁保护着蓝龙。罗宁和温蕾萨刚想要表示反对,但卡莱克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你的魔力足够带着这东西离开这里!快走!”蓝龙双手一送,把宝珠推给了罗宁——他相信这个巫师有着足够的能力继续催动这东西。接着,宝珠和那两个人直接穿越了崩裂的岩墙,消失了。
之前考虑到温蕾萨的安慰,卡莱克行动时有些感觉束手束脚的,不过现在,他可以试试刚才不敢使用的招数了。这需要集中他全部的力量,他剩余的全部力量……还有安维娜对他的信心……
他开始变形,同时在逐渐变大的躯体上构建更加坚固的屏障——然后向洞顶直冲而去。
蓝龙从数以万吨的坚石和泥土中一闪而过。他在岩壁里没有笔直地向外冲而是蜿蜒曲折地前进。这附近应该有一个巨型洞穴,现在他要找到它。那里曾经关押着那只虚空龙,蓝龙想要知道是否还有其他龙类被囚禁在那里。卡莱克很清楚他一个人是对付不了德拉苟纳克斯的,但如果有虚空龙助阵——这种可能性很大——还有希望击败暮光龙。
熔岩仍在格瑞姆巴托四处喷发,蓝龙很清楚这并不是自然现象,这片山脉附近的地质本来非常稳定。多半是死亡之翼的配偶——希奈丝特拉的杰作,比如说在与红龙交锋中全力的一击。卡莱克希望能冲出去帮助克莱奥斯特拉兹——假如他还活着的话。但现在看来,德拉苟纳克斯的威胁更可怕。希奈丝特拉根本不明白她到底创造了个什么东西。将来,总有一天,这个傀儡会推翻他的主人成为新的主宰。
眼前松动的岩石打断了蓝龙的思索,他冲进了一间破碎的石窟,看来这里还没有被岩浆淹没。幸好如——。
一阵强烈的黑暗辐射波在蓝龙身上炸开,把他猛地推向一边。卡莱克咆哮着,声音在洞窟里回响。但他的四肢被封住了,完全动弹不得。
“好吧,虽然不是我在找的那个蠢货。”希奈丝特拉就在黑暗中的某处欢快地奚落着。“不过我还是得这么做……”
她的爪子紧紧攥住蓝龙的腿,拖着他隐没在黑暗之中。
兹泽拉库即将死去,伊莉迪看得出来也感觉得到。她知道虚空龙的精华并不是无穷无尽的,而在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之后兹泽拉库的精华已经所剩无几。兹泽拉库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终结每时每刻都在迫近,但他从未想要从这样的命运中逃脱。
这并不是因为什么骄傲,也不是单纯的想要阻止德拉苟纳克斯。他只是想要帮助其他人——帮助伊莉迪——摆脱死亡,就如同女祭司眼前所看到的一样。
不,我不能眼看着他死去!我不能让他为我、为了其他人而牺牲自己!德莱尼人拼命地在绝望中思考着。眼前她已经摆脱了矮人和迅猛龙——那些畜生已经机敏地逃回了以它们命名的山脊,女祭司拼命地寻找一个能够尽可能近地观察两条巨龙的地点。她不清楚自己的计划能否有用,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德拉苟纳克斯能够以法杖中的能量为食,那么兹泽拉库也可以。
伊莉迪召唤出她的法杖,把尖端的大块水晶指向虚空龙。女祭司努力回想她在内心世界里受到的所有训练,摒弃任何杂念,把所有精力就集中在这一瞬间。
她要竭尽全力阻止兹泽拉库的死亡。
女祭司把目光集中在水晶上,她开始将法杖中蕴含的能量导入眼前那只巨兽体内……她不停祈祷着……
这股能量大大地满足了兹泽拉库。起初他对这不可思议的事情感到一阵困惑,但他马上就发现这能量源头所在,也知道德莱尼人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而事实上伊莉迪为救虚空龙宁愿牺牲自己,兹泽拉库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他曾经只为自己的过去感到骄傲,而现在却为他的未来感到骄傲。虚空龙族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过去,也没有什么可以留下的遗物;他们都是一枚虚空龙蛋中的产物——其实跟黑龙军团制造的那枚产下德拉苟纳克斯的龙蛋差不多。
真正的区别在于,与德拉苟纳克斯不同,兹泽拉库拒绝任何束缚。他生来并不是为了散播邪恶,他要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无论是生,或者是死。
闪闪发光的虚空龙再次召唤他的魔力,一阵汹涌狂乱的闪电风暴无情地袭向吞噬者,而后者在慌乱中只能不断后退。
兹泽拉库放声大笑,紧随其后乘胜追击。
两只巨龙就好像巨大的食腐鸦一般掠过熊熊燃烧的山脉,忽上忽下相互纠缠着,在这片战场上方展开一场死斗。
而在下边观战的伊莉迪看得出来,兹泽拉库的力量还不足以击败希奈丝特拉的创造物。德莱尼人单膝跪倒勉力向虚空龙继续提供能量,不管是要牺牲法杖、或者牺牲自己、或者牺牲更多,都无所谓……
就在又一波能量填充在兹泽拉库体内时,虚空龙向德莱尼人大声咆哮:“你不能再这样干了!快走!我来干掉这家伙!”
而德拉苟纳克斯只是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女祭司,接着大声嘲笑虚空龙:“不用担心你的小宠物了!很快她和她身上的力量全都会成为我的腹中餐……”
伊莉迪清楚龙族都有着博大的智慧,而德拉苟纳克斯在他短短的生命之中显得更加奸诈狡猾。对这只暮光龙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实现。希奈丝特拉极大地加速了暮光龙的生理发育和心理发育——如果这德拉苟纳克斯能再活上一年将会变得多么恐怖?!
这股恐惧感更加坚定了伊莉迪的决心,她叩问着潜藏在这副凡人躯体中的灵魂——现在还有兹泽拉库在这里,她决不能让那暮光龙活下去!
于是,伊莉迪将自己奉为祭品,通过这根法杖将更多更多的能量导向虚空龙。
兹泽拉库的身体再次膨胀,愈发可怖。他拍打翅膀猛击德拉苟纳克斯,将自己和敌人卷入一阵魔力编织出的飓风之中。暮光龙试着逃入虚无状态,但这飓风中饱含伊莉迪通过法杖传来的能量,他无法避开兹泽拉库的巨翼连击。
在被动中,德拉苟纳克斯一侧的翅膀一阵闪烁具现为实体,接着是右后方的腿部和他的躯干。每一次具现化,暮光龙都痛苦地呻吟着。
能行!伊莉迪的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着,但她感觉自己仿佛虚弱得都快死掉了。兹泽拉库马上就能干掉德拉苟纳克斯!
然而就在这奠定胜利一刻,从那熊熊燃烧的山峰之中,一道黑色的冲击波激射而出。而出乎伊莉迪预料之外的是,它的目标并不是兹泽拉库——冲击波从背后击中了德拉苟纳克斯。
但暮光龙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停下呻吟开始在愉悦中狂啸。
“太爽了!”声音传遍了整个格瑞姆巴托。“再来!再来一次!我还要更多!”
还没等兹泽拉库回过神来,德拉苟纳克斯猛突过来,炽热发光的翅膀和爪子钳住虚空龙。即使兹泽拉库还没有现出实体,但这似乎并不妨碍暮光龙把他紧紧攥在手中。虚空龙全力挣扎着,但他所面对的怪物一般的对手只是越攥越紧。
“你曾经无数次填饱了我的肚子,”德拉苟纳克斯狞笑着。“这回就是最后一次啦,美餐!”
暮光龙一边说一边扬起了他的脑袋。兹泽拉库尖叫着,他的身躯如同幻想一般泛起波澜。虚空龙的身形扭曲着,渐渐开始化作一片雾气。
“不!不要这样!不!”伊莉迪尖叫着,她本来很快就能救下兹泽拉库了。
虚空龙感觉自己正在渐渐远去,他的末日来临了。事到如今他只希望那个勇敢的小德莱尼人不会随他一起消亡……她是多么伟大!多么的勇敢、多么的忠诚!他曾经蔑视那些渺小的生物——当然也包括她,但现在兹泽拉库为此后悔不已——他们虽然渺小,虽然软弱,虽然有着脆弱的身体,但他们远比自己更加令人钦佩。
当他试图破坏两个人之间的联接时,伊莉迪却拒绝了。德莱尼人依然坚定不移地帮助着他,此时此刻他们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兹泽拉库只剩下一个机会,他最后一次发出挑衅的咆哮,集中精神干扰附在吞噬者爪子上的咒术,好使自己那虚幻的身体脱困。
虚空龙努力着,但他感到德拉苟纳克身体里有些什么东西在抗拒着他的力量。吞噬者尖啸一声,很快冷静下来。
“不……”吞噬者呢喃着。“不,你逃不了……”
兹泽拉库感到那些能量的触须撕扯着他的内在。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渐渐被撕成碎片却毫无办法……他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伊莉迪……虚空龙试着阻止自己的消散,却丝毫不见成效。而抓住他的暮光龙在不断吸收着自己的精华同时,那庞大的身躯膨胀得恐怖而且畸形。兹泽拉库的意识渐渐变得支离破碎,他现在看上去就像是古怪恶心的一团胶体。他把他最后一丝完整连贯的思绪传给了女祭司:
我很抱歉……吾友啊,我很抱歉——
德拉苟纳克斯吸收完兹泽拉库全部的精华之后,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那根法杖……还有握着法杖的伊莉迪……
德莱尼人跪在那里不停颤抖着,几近虚脱。她叹息着发出一声呻吟,就这样倒下了。那法杖就从她的手中摔落——但这一次没有消失,它岩床上翻滚几下就停在了它主人的下方不远处。
大水晶上的光芒逐渐消逝,它现在看上去就好像一块晦暗的石头。
我让你失望了……女祭司在痛苦中忏悔。勇敢的兹泽拉库,吾友啊……我让你失望了……
伊莉迪勉强抬起头看向天空,希望虚空龙还能有一丝转机扭转败局——
但虚空龙在一声痛苦的哀号之中,化作了一团能量漩涡被德拉苟纳克斯一口吸了进去。暮光龙满足的咆哮着,他变得比以往更加强大。
眼前恐怖的这一幕摧残着伊莉迪的神经,痛苦折磨着她的身体——女祭司在双重的痛苦之中垂下了她的头颅,失去了意识。
卡莱克的法术包裹着罗宁和温蕾萨,带着他们飞落在矮人附近然后破开了。两个人踉跄着从裂口里爬出来,大球就这样直接消失了。
格琳达迎面冲向这两个人。“温蕾萨!巫师!谢天谢地!其他人呢?”
罗宁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他们都怎么样了……特别是伊莉迪还有罗姆。“
“罗姆?”女矮人一脸的担心。“你是说……?”
“他在战斗中失踪了,引开了一大群龙人。” “多半还有拉斯克。”温蕾萨补充着。
“他——他为荣耀而死,”格琳达面红耳赤地强忍着她激动的心情,试着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去。“那,那个德莱尼人呢?”
“她应该就这这附近才对……”猛烈喷发的格瑞姆巴托照亮了附近大片的区域,有些时候简直亮如白昼。
一声轰然咆哮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向天空,德拉苟纳克斯盘旋在持续喷发的火山之上,在冲天火柱的映衬下越发恐怖狰狞,就好像来自地狱的魔王。
“还有一只虚空龙怎么了?”巫师问着其他人。
“从格瑞姆巴托射出了一道恐怖的黑色能量增强了暮光龙。曾经有一段时间,还有一条淡蓝色的光芒连接着兹泽拉库,使他变得更加强劲,但不足以获胜——”
“淡蓝色——伊莉迪!她肯定在干什么!希望她没有受伤——”
还没等罗宁说完,德拉苟纳克斯已经发现了他们,他大声嘲笑着:“仔细看看你们周围这片地狱吧!感受这份恐惧吧!你们这些渣滓,这马上将成为你们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最后一景啦!”
“这些家伙怎么都喜欢这样的台词……”罗宁在一边忍不住吐槽。他走到温蕾萨和格琳达面前。“你们快散开!也许我还有机会能拖延他足够长时间让你们——”
“我绝不会放着你一个人在这里就离开。”游侠大声抗议。
“矮人再也不会因为一只大号蜥蜴就四散而逃。”格琳达冲罗宁吼着,她的声音赢得了周围其他矮人的一致赞同。
罗宁没工夫跟他们争论了,德拉苟纳克斯正向他们俯冲而来。巫师绞尽脑汁回忆着他所了解的关于龙的一切,希望从中能找到些什么东西告诉他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先不说他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的一副臭皮囊,就算是在万全状态下,罗宁也不敢说自己能击退这样一只巨龙。
但他一定要试一试。一群白色的枝条在德拉苟纳克斯身上蔓延开来,看上去就像是在海湾抓住兹泽拉库的差不多,罗宁将这些枝条设计得更加精致复杂。
枝条将暮光龙包裹起来,它们蔓延在每一寸翅膀之上,然后紧紧地束缚起来。德拉苟纳克斯在怒吼中向地面坠去。
但很快他就进入了一种半透明的状态,罗宁的魔力镣铐脱离了它们的目标从空中掉了下来。
德拉苟纳克斯在一阵闪烁之中再次具现,他摇晃的脑袋继续向罗宁一行人冲去。
我们完了。罗宁放弃了。我们都要死了,我居然没法把温蕾萨安全地送出去……
德拉苟纳克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克莱奥斯特拉兹醒了过来,疼的地方真是异常熟悉……
红龙抬头看了看被黑水晶弄出的伤口,不过这阵痛楚似乎跟水晶本身没什么关系……是隐藏在水晶之中的另外一些古怪东西搞的鬼。
这里是,荒芜偏僻的格瑞姆巴托,克莱奥斯特拉兹终于认出了这里。
耐萨里奥的子嗣怎么总是纠缠着我!红龙对此大感恼火。他每动一下,身上的新伤旧痛都使他不禁抽搐,但他并没有停下。现在他要清理自己身上的伤口。红龙生生从自己的鳞片下方挤出了一小撮碎片,大多数是些黑水晶——多亏之前的紧急措施这些东西完全没有伤到他。
但其中有一块豆粒儿似的金色碎片……
“真是活见鬼!”克莱奥斯特拉兹咒骂着。“该死的恶魔之魂!”
他把这块恶魔之魂的碎片从碎渣中挑出来放在自己的爪子里,这么小,藏的又这么隐秘……那些隐匿在其中的咒语此刻依然隐隐若现。
现在他终于感觉好一些了,克莱奥斯特拉兹准备摧毁这块恶魔之魂的碎片。红龙巨大的爪子抓住碎片,他看向在格瑞姆巴托四处飞溅的混乱业火,展开翅膀飞向天空。
希奈丝特拉欣喜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在她看来,一切都在按她的计划顺利进行。格瑞姆巴托此刻的极端混乱根本算不上什么。她所创造的暮光龙没有辜负了她的期待,甚至干得更好……那些想要插手此事的笨蛋都将在她创造的下一代暮光龙面前灰飞烟灭。
黑龙仔细研究过了身边这只被封印住的蓝龙。现在她的手中握有一枚恶魔之魂的碎片,它将引领希奈丝特拉走向充满光辉的未来。就算再来上百条龙,只要她还控制着德拉苟纳克斯,那些笨龙全都会像克莱奥斯特拉兹一样化作灰烬……当然这只蓝龙也不会例外。
一层坚固的金色光晕束缚着卡莱克,他并没有失去意识只是动弹不得。但比起这种事情还有更糟糕的,如今他的精髓力量再次几近枯竭,从各种方面说来都要比起之前的几次更加严重。希奈丝特拉的法术和那些装置将能量汇聚起来,再经过那恶魔之魂碎片的力量和这疯狂黑龙的操纵,能量以一种黑暗冲击波的形式源源不断流向德拉苟纳克斯。
那虚空龙已经不复存在,但他的精粹却一点都没有浪费——在黑龙的帮助下,德拉苟纳克斯完全吸收了虚空龙的精粹变得更加强大。
“完美……”希奈丝特拉自言自语着,“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但在那之前似乎还有崎岖——红龙逃离了死亡,为了粉碎黑龙那疯狂的信念从她眼前一闪而过,朝德拉苟纳克斯飞去。希奈丝特拉愤怒地咆哮着,眼看着克莱奥斯特拉兹冲向远处的庞然巨兽。
虽然相隔如此之远,但透过手中的碎片,她发现了克莱奥斯特拉兹手中抓着的另一块恶魔之魂碎片。那东西已经偏离了她所设想的剧情,脱离了它本应该存在的位置。原本那碎片应该是在她的控制之下,潜藏在那次魔法偷袭之中,是不应该暴露的。这阴险的诡计使得阿莱克斯塔萨的配偶只能带着半残的身躯和虚弱的力量来到她的面前。
如果说克莱奥斯特拉兹得到了这枚侵蚀他的碎片,那么他的计划也已经一目了然。真是个疯狂的计划,不可能会成功的。
不可能会成功的……
希奈丝特拉探出身子向外看去。克莱奥斯特拉兹对付不了德拉苟纳克斯,和她的暮光龙相比红龙不值一提。只要她继续抽取蓝龙的精粹,为德拉苟纳克斯提供能量,暮光龙就能像吞噬那只虚空龙一样吞掉红龙。毫无疑问。
但是……如果是克莱奥斯特拉兹的话……
希奈丝特拉凝视着她的孩子,寻找着任何被逆转的迹象……有了。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但这足以逆转目前的情况,让克莱奥斯特拉兹把握住一丝胜机……
那虚空龙异常的能量埋下了些什么隐患……
黑龙怒啸一声,她紧紧抓住恶魔之魂碎片向着那该死的红龙追去。
希奈丝特拉那邪恶的子嗣已经变得异常巨大。虽然还不及各个守护巨龙,但跟克莱奥斯特拉兹比起来已然不相上下,而且此刻他几乎是精神饱满。
尽管如此,克莱奥斯特拉兹依然没有一丝犹豫。实际上他必须接近这希奈丝特拉手下的怪物,只有这样才能发挥手中恶魔之魂碎片的力量——他暗自祈祷着自己没有猜错。目前看来,只有一种方法能控制住这怪物;如果死亡之翼的配偶通过恶魔之魂可以控制住暮光龙,那么现在他也能通过恶魔之魂毁掉德拉苟纳克斯。
这计划简直就是铤而走险的代名词,而且可能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但克莱奥斯特拉兹眼下只能如此了。他不觉得希奈丝特拉会给德拉苟纳克斯留下这样一个弱点……
克莱奥斯特拉兹没有感觉有别的龙发现了他,只看见远处的暮光龙正要将罗宁、温蕾萨还有矮人推入恐惧与毁灭的深渊。这一幕大大的刺激到了红龙——卡莱克已经凶多吉少,他几乎可以断定此时的蓝龙已经陨落,两个人之间曾经有过隔阂,但如今已然仿佛交往几个世纪一般的老友。红龙不能让这种事情再发生在罗宁和温蕾萨身上,绝对不能。
克莱奥斯特拉兹拼命嘶吼着,想把德拉苟纳克斯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他成功了,紫色巨龙扭头转向他。
“红色的家伙……”德拉苟纳克斯嘲弄着。“是叫做克拉苏斯还是什么克莱奥斯特拉兹来着?我觉得你好像很强力,魔力很多……很好吃……”
克莱奥斯特拉兹一言不发只是冲着暮光龙飞去,这个德拉苟纳克斯的腔调听上去跟他的主人一样疯狂。
德拉苟纳克斯眯起他的双眼。“那蓝龙说你很狡猾,不过在我看来你也只不过是个蠢蛋罢了。我会像吞下那个虚空龙一样,也吞掉你的精华——”
“难道你不想获得自由吗?”
德拉苟纳克斯向上飞来,在迎面而来的红龙前方盘旋着,他压低嗓子嘶吼着。“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耍什么花招吗?”
“她一直支配着你,强迫你向她俯首称臣。难道你就愿意一直在她的掌握之下,你比任何一只龙都要强大。”
“恩,对……我会自由的……”德拉苟纳克斯的身体一阵闪烁。“但不会如你所愿!”
克莱奥斯特拉兹猛然提速冲向暮光龙,将手中的碎片刺向对方。但德拉苟纳克斯就在红龙碰到他的那一瞬间虚灵化,红龙直接从他的体内穿了过了。
突袭失败了,但克莱奥斯特拉兹从中获得了更多的信息。首先,德拉苟纳克斯实体化状态下体内没有恶魔之魂碎片。其次,他的闪烁发光并不仅仅是虚灵形态转换的一部分。每次他开始闪烁,红龙就感到暮光龙的内部核心有什么东西正在变化,那些暗藏在他体内的其他力量正在变化……感觉就好像那只已经死去的虚空龙。
克莱奥斯特拉兹从新燃起希望,他停下来正要准备第二次尝试。
一股岩浆结结实实撞到他的胸膛上,把他打得晕头转向,在空中翻来覆去。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但他仍然紧紧攥住手中的碎片。
终于,他停了下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却看见希奈丝特拉停在了德拉苟纳克斯的上方。暮光龙的目光游走在另外两条龙身上,虽然他极力掩饰着看向黑龙时眼神中流露出的憎恨,但这一切被克莱奥斯特拉兹看得一清二楚。
“真令人感到羞耻,克莱奥斯特拉兹。”黑龙嘲弄着。“你没法夺走我的德拉苟纳克斯。”她深出爪子指向红龙。“他是属于我的……这个艾泽拉斯也将属于我……”
“你那愚蠢的阴谋就将在这里被终结,希奈丝特拉!死亡之翼的阴谋也将湮没于此!”
跟他所预料的一样,耐萨里奥的名号让黑龙勃然大怒。希奈丝特拉展开翅膀看向德拉苟纳克斯。“你居然敢提起那个——”但出乎意料之外,她居然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啊,算了,算你有种,克莱奥斯特拉兹!你不就是想让我送你去见那个家伙吗?”黑龙歪了歪自己的脑袋。“难道现在你就没有什么想法?不过也许我可以帮帮你,撬开你那张嘴!”
红龙突然感到自己的爪子失去了控制,他大声咆哮着。接着他松开了爪子——
那片本来计划用在德拉苟纳克斯身上的恶魔之魂碎片就像雨水一样掉了下去……带着克莱奥斯特拉兹最后一丝希望,它掉了下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