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线上娱乐,Chapter1哭了不该哭的人 痛……好痛……全身都在痛……
好像有人一直在我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我拼命地想要听,却只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两句交谈的话语。
“……难道他们真的来了吗?可是茉莉还没有……”
“不知道,最近要小心了……我会通知院长……你照看好这个丫头,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孩子们。我们会处理这件事情的。”
“好的,我知道了。”
啊,好像是糖果老师,可是他们又在说什么?什么来了?什么我还没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这么痛……
只记得眼前一片白色的光芒闪耀而过……我的手里还抓着天翼的手臂,然后就……
“天翼!”我突然张开眼睛!
眼前果然是一片雪白。不过是墙壁的白,不是那刺目的白。
这是什么地方?好像不再是那个奇怪的树林了吧?我和天翼……得救了吗?啊!天翼!
我突然想起他的名字,立刻就翻身坐了起来!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正躺在护理室里,难怪满眼都是一片雪白。可既然是到了护理室里,那岂不是说明……我们得救了?那天翼他……
我转身想要下床,却突然看到隔壁的病床上,有一个男生就躺在那里!
他的身上盖着雪白的床单,脸色苍白得像是纸一样,红润的薄唇此刻却变得那样的青紫,脖子里还有着没有擦去的干涸血迹……
我的心突然间就咚地漏跳一拍! 那……那个人是……天翼!
他……他怎么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他……他怎么会盖着那么雪白的床单?怎么没有护理老师帮他处理伤口?怎么没有人帮他输血治疗?难道……难道……天翼死了?!
啊!
我一动不动地坐在自己的病床上,就保持着我刚刚要下床的那个姿势。我不敢移动,不敢呼吸,只恐怕自己用力地一动,就会真的把面前的一切全都打破!
我突然想起来那一次,天翼故意喝了番茄汁,想要吓唬我的样子……这个家伙……是不是又在开我玩笑?是不是又想要捉弄我?他一定又会张开眼睛,笑眯眯地对我说:我在骗你……他脸上的血都是假的吧?他身上的赤红都是假的吧?又是番茄汁吧?又是他在故意骗我吧?!
我伸出手来,想要推推那个家伙,还顺手抹了一下他脖子里的赤红:“快起来!臭男生,快点醒醒!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不要再吓我了!我不会再上当了!又抹了番茄汁来吓我是不是……”
我推着他的肩膀,但指尖的触感,却让我的声音蓦然一停!
那湿湿的,黏黏的,不是番茄汁的感觉……那是……那样温温热热的,那样湿湿黏黏的……那是……那真的是天翼的血!
不会的……不会的……天翼不会死的……天翼绝对不会死的……
我记得很清楚,是我把他压在身下了啊,那些茉莉花也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就算是爆落天雷的能量打了过来,也会袭在我的身上,不会伤到他的……
可是,可是他为什么一动不动……为什么连呼吸都看不到……为什么血都不流了……为什么……为什么……
“天翼!天翼……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你又在捉弄我,是不是?你快醒过来……你快张开眼睛……你快……”
我心慌意乱地推着他,眼泪哗地一下就从眼眶里滚了下来。
真的是滚下来的,那样大颗大颗的……就像是断了线的水晶珠子一样,根本止也止不住……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他面如白纸一样地躺在我对面的床上,我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住了一样,疼得我快不能呼吸了……
和他相遇时的那一幕幕,突然间又再一次跳到我的面前——
“你……难道不该跟我道歉吗?!”
“你给我过来!我要跟你亲热一下,我的女朋友!”
“这个辛茉莉,自称是我的女朋友,我当然认识!只不过……这个家伙……是被我抛弃的女人!”
“辛茉莉,你现在还想和我撇清关系吗?!从现在起,没有那个机会了!”
啊,这个霸道的男生,这个让人生气的男生,这个只会欺负我的男生,这个让人讨厌的男生,这个让人……让人心疼的男生!他怎么了?他怎么可以就这样躺在这里?他有那么大的力气和我吵架,难道就只被自己的一个爆落天雷打回来,就真的没命了吗?
不……不……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天翼!”我终于不能控制自己地扑倒在他的床边,“天翼……你不能这样,你醒醒……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你起来啊!你起来!你和我吵架也好,你捉弄我也好……但不要这样躺在这里!天翼……天翼……你听到没有……”
我的眼泪成串地从脸上滚下来,我没有力气去擦,也根本不想去擦。
从来没有觉得那么难过,就好像生命中突然有什么东西被挖走了一样。从摩亚镇与他相遇,到一路斗气到这所学院,虽然我被他欺负得很惨,可也一直感激着他的陪伴。如果没有他,我不能想象我在这里是否能待下去;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我在这里生活是否还能过得这么愉快……
也许没有天翼,我早已经在那一次爬摩亚墙的时候,就已经摔死了……
是天翼救了我……是他忍着手掌被蔷薇花刺得鲜血淋漓的痛楚救了我。可是我怎么那么笨,我怎么连他都救不了……我怎么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被那些奇怪的“东西”给伤害……
“天翼……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你不要这样走……你醒过来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我趴在他的床边,失声痛哭。
他就那么直挺挺地躺着,没有任何一点声息。
他真的死了吗?他真的……我不能相信……不能相信……
“748,你不是吧?哭什么啊?!”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红头发的疯子——风宇!我被吓了一大跳,连忙跳起身转过头!
真的是风宇和优,他们两个并排站在病房门口,吃惊地望着哭得非常伤心的我。
“天翼……天翼他……为了救我……竟然……”我难过得泣不成声。
风宇和优相互交换一个不解的目光:“翼刚刚被老师打了一针镇静剂,所以才睡着啊,怎么了?”
我听到风宇这句话,差点没从地上弹起来:“你……你……你说他……他还活着!”
风宇也被我吓了一跳,满头的红头发颤抖了一下,“废话!翼当然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健康咧!”
风宇顿了一下,把目光移回天翼的身上,接着又移回到我的身上,然后他这个坏家伙就开始咧开嘴巴大笑,而且还越笑越开心,越笑越有种快要仰面摔倒的姿势!
“哈哈哈!748,你该不会是以为翼已经死了,所以在这里哭他吧?!”
啊……我刚刚才醒过来,没有仔细察看天翼的呼吸和心跳,只是觉得他面色如纸地躺在病床上,看起来真的……很吓人……谁都知道打过镇静剂的人睡眠很深,呼吸也会变轻,我才……我才……
优听到风宇的话,也终于醒悟过来。她看着窘得脸孔都涨红的我,忍不住也跟着风宇大笑起来。
“优,你也笑我!”我生气地暗暗掐一把这个小丫头,就会跟风宇一个鼻孔出气。
风宇却笑得更加夸张:“哈哈哈哈!我真羡慕翼啊,还没怎么样呢,就有老婆在这里哭了!唉,原来生病也是一种幸福啊!”
什么?!老婆?!这个死风宇都在乱说什么啊!
“风宇,你不要乱说好不好!”我生气地就朝着风宇大吼,“我才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呢!”
“那你昨晚干吗跑去救他?”风宇不怀好意地追问我,那表情好像已经捉住了我的小辫子一样。
“当然是舍不得天翼一个人受苦嘛!”优也在旁边添油加醋。
“我……我……”我被他们说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对着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却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花香,就好像是昨晚从我们身边落下的那些白色的茉莉花瓣,也是带着这样一股芬芳而又沁人心脾的芳香……
我下意识地转头,竟然看到抱着一大束洁白的茉莉花的慕翔,就站在病房的门口!
“啊……慕翔!”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和风宇争吵的时候看到慕翔,我的心里竟突然沉了一下。
风宇和优听到我的叫声,也蓦然回过头去,看到了站在房门口的慕翔。
“翔,你来了。”风宇看到俊美的慕翔,也收起了孩子般的笑容,“我以为你会休息一下呢,昨天晚上你不是也受了伤……”
呃?风宇的这句话让我更加吃惊地瞪大眼睛,难道昨天晚上,我和天翼晕倒在那里,是慕翔跑去救了我们?!
慕翔却淡淡地摇了摇头,“我没关系,只是一点小伤。我刚刚和老师他们去林子里把事情处理了一下,看到这些茉莉花,就拿回来了。”
“哦,这样。”优看了一眼慕翔,又看了一眼我,悄悄伸手拉了一下风宇,“那你们先聊聊吧,我们去老师那里问一下有什么要帮忙的。”
风宇和优也是心领神会,两个人立刻转身就跑。
慕翔没有拦他们,只是抱着那束芬芳的茉莉花就走了进来。
我看着慕翔怀里那束雪白的茉莉花,真的像他俊美的脸庞一样的漂亮。可是刚刚风宇说了什么?他说慕翔昨天晚上也受了伤?那么难道是他昨天晚上赶去救了我和天翼吗?
“茉莉,你醒了?”慕翔看着有些狼狈的我,浅浅地微笑道,“还好吗?伤口还痛不痛?”
慕翔的笑容非常的温柔,几乎一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我就会觉得心里暖暖地一热。
“伤口?没事……已经不痛了。”我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几处擦伤,那实在算不了什么。
“那就好,昨天看到你倒在地上的模样,真的让我很担心。”慕翔对着我微笑,冰绿色的眸子里,满是灿烂的光芒。
啊……慕翔说……他担心我?我怎么突然觉得脸颊有一些热热的,好像有点涨红的模样。
不过他说昨天看到我倒在地上的模样,那么……是他救了我吗?是他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出手帮我们挡住了那巨大的冲击波?那些神奇的花瓣,又是慕翔施下的魔法吗?
慕翔真的太善良,太优秀了,天翼这个家伙总和他过不去,他却还及时出手救了我们!他真的是魔法学院里最温柔的男生了,为什么那个家伙总是和他过不去呢?
唉,好想让那个臭天翼看看现在的慕翔,看看这么温柔善良的慕翔,我想就算是哪个坏男生,也一定会为他感动的吧……
“慕翔……” 我看着慕翔浅浅的笑容,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温暖。
慕翔微微地眨了一下眼睛,温暖的笑容里带着令人迷醉的表情:“茉莉,这束花,送给你;希望以后它们都可以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任何的伤害……”
啊……看着慕翔朝着我递过来的花束,我的心里微微一动。他说,希望以后这些茉莉花都可以保护我,都可以不让我再受任何伤害……如果这些花瓣是由他的魔法召唤来的,那么岂不是说……他……他以后都会……保护我?
我的脸孔微微地涨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伸出手。
“谢谢。”我接过那一大束茉莉花,“谢谢你,慕翔,我想以后有你在我身边,它们一定会……”
我有些害羞地想要表达对他的谢意,只不过我的手指才刚触到花束,慕翔就已经放手了,我没来得及抓住花束,那一大束茉莉花就这样从他的手臂中朝地面滑落下去。
我连忙伸手去接,慕翔也连忙伸手去捞……
我们两个人的手臂,就这样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我连忙伸手去接,慕翔也连忙伸手去捞……
我们两个人的手臂,就这样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Chapter2最重的一个赌注
我和慕翔撞在了一起,两个人同时都捧住了那束茉莉花,两双手臂也这样重重地撞在了一起!除了隔在我们中间的茉莉花,看起来就像相互拥抱在一起一样!
啊……我的脸孔一瞬间就涨红了。
可是慕翔却站在我的对面,用他那双冰绿色的眸子幽幽地望着我。他真的是那样凝视着的,用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复杂的眼神。虽然依然清澈、纯净,但我却总感觉他似乎想要对我说些什么一样……
啊……慕翔……想要对我说什么呢?或许是不是……
我的心头一阵怦怦乱跳,连和他拥抱在一起的手指,都有些微微地汗湿。
“你们……是不是该换个地方?!”
可是慕翔还没有开口对我说什么,旁边的病床上的天翼,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啊!他……他醒了?!
竟然醒在这个尴尬的时刻,竟然醒在慕翔这样抱着我的这一刻!
我听到天翼的声音,真的有种好想一头撞在柱子上的冲动!
谁知慕翔却只是轻轻地放开了我,而且还用着很温柔的口气问道:“茉莉,你没事吧?”
“呃……”我转头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的天翼,他那双碧蓝色的眸子里,又开始燃起了熊熊的火焰,而面前的慕翔,却依然用着他淡然的表情,温柔地注视着我。
上帝爷爷啊!我知道……又要大事不妙了!
当这两个男生用着这样的目光看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两个又要开始吵架了!
“我……我没事……”我对着慕翔硬挤出一个微笑,“你也没事吧,天翼?”我又讨好地转过头去对着天翼微笑。
可是天翼这个家伙根本不领我的情!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还是像刀子一样狠狠地瞪视着我,恨不得只用目光就可以杀死我!
“我有没有事,你心里清楚!”天翼突然冷冰冰地朝我丢过这样一句话,然后就把矛头一转,直指向慕翔“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呃?我心里清楚什么?
他怎么又要赶慕翔?每次一见到慕翔这个家伙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慕翔的神色突然一凛,我立刻就抢先回道:“喂,天翼,你又犯什么神经病啊!干吗又赶慕翔出去?昨天晚上是他救了我们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讲话?!”
天翼听到我说是慕翔救了他,他的表情微微地变了一下,但随即又冷冷地哼道:“是吗?他会救我吗?他不是应该存心想要我死才对吗?!”
“翼,你说这句话,太过分了!”慕翔终于忍不下去了,他斜了一眼天翼,抿着嘴唇说道。
“过分吗?!”哪里知道天翼突然从病床上跳起来,“那你当年把我害成那样,又过不过分?!那个伤疤,可是永远都刻在我的身上!慕翔!”
两个男生突然又面对面地杠在了一起,而且天翼的脸色还像纸一样呢,就冲到了慕翔的面前,气势汹汹地怒视着他。
慕翔也和天翼对视着,我看得出他那双冰绿色的眸子中,那种复杂又难过的表情。好像对天翼的指责,非常地难过却又有说不出来的苦楚。
看着慕翔这样的表情,我的心里突然猛地一酸。
“够了够了,不要再吵了!”我突然伸手就去分开这两个男生,想要制止他们这样的彼此伤害。
“天翼,你不要每次见到慕翔就这样的表情好不好?就算他做错了什么,你们也是很多年的朋友吧!不要弄成这样啦,很伤慕翔的心的!”
“不关你的事!”天翼突然转头,朝着我大吼了一声!
我被天翼吓了很大很大的一跳,差点没后退一步摔倒。
“我才懒得管你的事呢!”我也生气了,朝着他就吼回去,“你这个人真是不讲理耶!慕翔昨天为了救我们,都受了伤,难道你就不能看在大家都是朋友的份上,把你那件该死的事情给忘记吗?!”
天翼听到我回答,不仅没有消气,反而看起来更加生气了!
他突然一下子拉开自己的魔法袍,露出他的左臂。在那手臂的侧上方,竟然有一处泛着白白的肉色、看起来又深又重的伤疤!
“看到了这个没有?!”天翼把那伤疤举到我和慕翔的面前,“这就是他送给我的礼物!这就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
啊!我被天翼手臂上的这个伤疤吓了很大的一跳,那个伤痕虽然已经痊愈,但是看起来还是与周围的肌肤不同,而且还深深地凹陷下去。想必当初一定受了很重的伤,才会弄成这个样子。
慕翔一看到天翼露出左臂,立刻就把头扭向另一个方向,不肯面对天翼的那个伤痕。
“如果你的手臂也差点被你最好的朋友给切断,看看你又会不会原谅他!”天翼恨恨地瞪着慕翔,可是我却觉得他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泪花一样的东西在回荡。
“可是……可是你已经痊愈了呀?难道你要记一辈子吗?”我鼓足勇气才对他说道。
天翼的这个伤疤也让我的心重重地一痛,不知道当初他带着这个伤痕回来的时候,又会痛成什么样子?
“我会的……我绝对不会忘记……当初那个朋友是怎么对我的,我绝对不会原谅!”天翼拉下魔法袍,有些难过地低垂下他的眼睛。
一滴亮晶晶的东西突然沾上了他浓密的睫毛,看起来让人那么地心疼。
我转过身去,想要再劝一劝慕翔。
可是我却突然发现,慕翔的那双冰绿色的眸子,竟然也已经被淡淡的雾气所围绕。
“好了,你给我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倔强的天翼,突然再次朝慕翔开口下命令。
慕翔微微地抿了一下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又咽了下去。
我站在旁边,看着慕翔就要转身离去,那落寞的背影,伤感的眼神,让我的心都忍不住重重地一痛。
我突然拦在天翼的面前,“你不要再这样对慕翔了,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当年发生了什么,可是,你难道要一辈子这样闹下去吗?就算他害你的身上留下了这样的一道疤,可是他昨天也救了我们啊!没有他,我们今天都已经死了!”
“我不用他救!”天翼直着脖子,对我瞪圆眼睛,“我宁肯死,也绝对不会原谅他!”
“天翼!”我突然鼓起勇气对着他大声开口,“我要和你打一个赌!就赌我和你的那场考试!如果我输了,我就和慕翔一起离开魔法学院!但如果我赢了,你就要……原谅慕翔!”
这两个男生谁都没有想到我会突然这样说,几乎是同时转过头来,对着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他们好像是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我,那吃惊的表情,好像我说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可是我却挺起胸膛,勇敢地回望着他们两个。
我第一次在魔法学院里这么坚定地要做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帮他们两个解开这个心结!如果真的能够成功,也不枉我来这个魔法世界一趟了。
最重要的是——只有赢了天翼,我才可以离开魔法学院。
所以……我一定要赢他,我一定……要在那场比赛中,赢了天翼! Chapter3相信自己
“你疯了!”当优听说我向天翼打了这样一个赌的时候,几乎都在宿舍里尖叫起来了。
我也觉得我快要疯了,怎么就跟那个已经开始修练雷系魔法的男生打那么大的一个赌!
可是……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看着他和慕翔同样受伤的表情,我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想让他们两个尽早和好,不要再这样彼此伤害下去了。
可是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我的嘴巴还是不肯放松:“有什么可怕的,我就不相信无法战胜天翼。那天晚上……他还不是一样受了伤。”
“那是妖魔的力量!”优坐在我书桌对面的床上,抱着她的双头小老鼠一脸不相信我的表情,“虽然到现在老师也没有查出是什么东西闯进了我们学院,可是……你又不是那些妖怪,只是和我们一样的学生,怎么可能赢得了天翼?他可是学院里的领袖人物呢!”
“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我垮着一张脸,翻着手中的魔法书,“现在我已经骑虎难下,没有退路了!优,你知不知道现在这场比赛,到底有多少赌注?”
“嗯?多少?”优对着我瞪大眼睛。
我放下手里的铅笔,抬起自己的手,“木原老师和糖果老师的打赌,雷漠教授和慕翔的约定,和我的赌注,还有一二年级之间的对立,再加上我和天翼为慕翔打的最重要的这个赌!啊,这次比赛已经不再是为我一个人了!”
“啊,原来有这么多啦。”优对着我瞪圆眼睛,“对了,还有我的七袋零食呢!茉莉,你为了我的零食也不可以放松啊!不过茉莉,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天翼和慕翔……你到底比较喜欢哪一个?”
“优,你说什么呢?外面那些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无力地抬头看着优。
“我只是想听实话嘛。”优凑在我的面前,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直朝我眨啊眨,“这两个男生可都是我们学院里的大帅哥耶,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想要抢他们回家呢,你不可能连一个也看不上吧?”
“我就是连一个也看不上。”我皱起眉头,“难道他们两个长得帅一点,就要喜欢他们吗?”
优看着我神秘兮兮地微笑,“你真的不喜欢他们?那你干吗半夜去和慕翔弹琴,又为什么在天翼受伤的时候哭得那么伤心?总不会是半夜睡不着,又或者看到天翼受伤乐极生悲吧?!”
呃……
这次小丫头的话狠狠地戳到了我的痛处,我被她数落得不知道该拿什么话来回答。
和慕翔半夜在一起弹琴聊天……在天翼受伤时忍不住掉下的眼泪……优在问我为什么,我也在问自己为什么。
那个在月光下散发着精灵一般气质的绝美男生,那个坏坏的、但却像太阳一样耀眼的英俊坏小子……他们在不经意间似乎都悄悄地闯进了我的心……谁比较重一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喂,茉莉!茉莉!”优用力地在我的面前摇晃着手指,把神游物外的我给呼唤回来,“你傻了啊!不过不是我说你,辛茉莉,你赢不了天翼的,你也离不开魔法学院。就算你走了,天翼也会抓你回来的。”
呃?!
我被优的话吓了一跳,忍不住转过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谁知道那小丫头竟然对我神秘莫测地一笑,立刻转身就跳回了她的小被窝。
我看着优在被子里像是小虾米一样地鼓成一个团,不知道还该不该把话题继续下去了。我的眼前,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跳出了天翼那张帅气的脸庞……
墨蓝色的头发,碧蓝色的眼睛,骑在翼龙上的那种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他真的是威登格兰里领袖般的人物,他真的是那种不轻易把关心说出口的人,就像优说的一样,没有人可能逃脱他的魅力,也许……也包括我……
不过慕翔也很帅啊!尤其是他坐在喷水池边,为我弹小夜曲的时候……
我记得月光照在他的脸颊上,那柔和而又温暖的光华,就像他本身就是一颗会在夜里闪闪发光的夜明珠一般,一直闪烁着那样润白又晶莹的光芒……
啊,我突然有点舍不得这间魔法学院了。
我真的可以赢得这场比赛吗?我真的可以离开这里吗?我真的可以忘记这一切,再回到属于我的正常世界吗?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低下头,把自己再埋进那些大大小小的魔法书中……
这个晚上,我又做那个梦了。每当我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就总是会出现。似乎他也知道了我要参加这么重要的比赛,所以就这样准时地出现了……
“茉莉……我的孩子……”苍老的声音从浓雾中飘散过来,把我吓了一大跳。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又在我梦里出现?”我拼命地想要醒过来,但却就是张不开眼睛。
“不要害怕,我的孩子。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只想来对你说:认真去比赛吧。”苍老的声音突然这样对我说,“你要好好地参加这场比赛,不要辜负了学院里的老师和同学们对你的期望。”
我惊讶地看着那依然是一团的浓雾,“你也知道我要参加比赛?”
“当然。这是魔法学院里,最重要的一场比赛啊。”
“可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赢了天翼……他真的很厉害的,你也知道吧!”我心急地对他说。
“是的。”那人也同意着我的说法,“天翼是个很出色的孩子,他的魔法力已经超过他现在的魔法等级,他将来会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战斗魔法师。但是,你和他不同。”
战斗魔法师?
“你和天翼的方向不同,你的魔法值是天生的,这是格兰魔女赐给你的天分。你只要珍惜它,并且要学会使用它,你会发现自己身上所潜藏的不同力量,这种力量,能帮助你战胜一切你想要战胜的人……包括……天翼。”那人突然这样对我说。
“我身上的力量?”我有些不能相信,“在我的身体里……真的有超越天翼、慕翔他们的魔法值吗?我一直以为格兰魔女设立的那个魔法秤是错误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即使到了今天,我依然怀疑着我的那个魔力值。就算天天被风宇喊作“748”,我也不能相信自己会比天翼的魔力值还要高。
“孩子,你还没有觉悟。你身体里的力量,还没有醒来。”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开始渐渐暗哑,“但是总有一天,你会用靠你自己,激发出那份力量的。我这样相信着,你的母亲也这样相信着,格兰魔女,也这样相信……”
啊?我妈?格兰魔女?我和她有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这个人总在我的面前提起那个已经去世了好几百年的魔女呢?
“好了,我的孩子,我累了,我要走了……你要加油,相信自己,什么都可以战胜的!”
那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弱了下去。
“等一下!”我想要留住他,“你还没有告诉我,我能赢得了天翼吗?我能回到正常世界吗?我能见到我妈妈吗?”
“相信自己,孩子……你什么都可以做到……记住我的话,相信自己……相信……自己……”
声音越渐越小,终于像是已经飘远了一样,再也听不到了。这时我一下子就张开了眼睛,然后立刻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安静的宿舍里,优在我对面的床上,沉沉地睡着。
但是我们两张床之间的窗户,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推开了,夜风卷起白色的窗帘,像是蝴蝶一样在空中静静地舞动……
宿舍里没有人,只有我和优。
但是我却清晰地记得刚刚和那个人的对话,还有他最后留给我的那四个字——相信自己。
啊……他到底是谁呢?真的只是一个游荡在魔法学院里的孤魂吗?但他为什么又会在雷漠教授的镜子里出现呢?对面那张镜子里的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他们要隔着雷漠教授在交谈呢?
相信自己……我真的可以战胜天翼吗? Chapter4大战前夕
距离那场比赛,只剩下不到两天的时间了。我在慕翔的帮助下,几乎把所有的魔法书都通读了一遍。
虽然有可能有很多咒语还记不住,但是如果按照糖果老师所说的那样,只是初级魔法的考试,我的心里还是有底的。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赢得了天翼,但至少……努力看看吧。
“好了,慕翔,你不用再送我了。”我怀里抱着魔法书,和慕翔肩并肩地走到宿舍区。
慕翔回过头来,对着我浅浅地笑了笑。
他银色的长发在月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甚至比他怀中的那把七弦琴还要耀眼和漂亮。
“茉莉,辛苦你了。”他突然温柔地对我说,“看着你这么努力地念书,我真的很抱歉。把你也拖下水来,我真的……”
“别这么说,慕翔。”我连忙摇摇头,“这次的比赛,也和我自己的事情有关啊。我这么努力地读书,也是想要赢下天翼,然后离开这个地方啊。虽然也有你的原因,但并不是全部,所以你不要这么内疚啦。”
慕翔听到我的话,冰绿色的眸子微微地闪动了一下。
他抿了一下那如玫瑰花瓣一般的红润嘴唇,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但却又没有说出来。
反而只是轻轻地抬起手,让他修长而纤细的手指,轻轻地穿过我的长发。他的掌心有湿湿的温度,就在我的颊边轻柔地擦过……
我全身顿时都僵硬在那里,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慕翔,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对我做这个动作。
这时慕翔却突然低下头来,用他那柔软的、带着绿茶般芬芳的嘴唇,轻轻地印在我的额头上。
“加油,茉莉。” 啊!
我顿时就感觉到整个人都被这轻轻的吻印给融化了!那么轻、那么柔、那么的温暖,还有那么的动情……
天……天啊……这……这真的是慕翔吗?这真的是慕翔印在我额头上的吻吗?这……
我整个人都被这个吻给弄得迷糊了,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瞪着他。我说不出话,我无法移动,我甚至连呼吸都快要忘记了。
可是慕翔却只是轻轻地吻了我的额头一下,就放开了我。然后对着我浅浅地笑了一下,说了一声:“晚安了,明天见。”
他转过身,就朝着男生宿舍楼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慕翔离去的背影……他的银色长发在月光下柔美地飞舞,真的就像是精灵王子一般的迷人而飘逸……
可是…… 可是他刚刚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在我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他的吻是那么轻,那么柔,和那个霸道的天翼一点也不一样。还记得在驯龙馆里那个生气的男生,把我用力地给按在笼壁上的表情……那扣住我肩膀的手指,就像是要把我嵌进他的身体里去一样……那亲吻也与慕翔的一点也不同……那样强势的,那样霸道的……
我的手忍不住放在我的嘴唇上,好似还能在那里摸索到天翼吻我时的那份味道……
“怎么,恋恋不舍吗?” 突然间,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别扭的责问! 啊!
我猛然转身,竟然发现是那个蓝发碧眼的天翼,就站在我身后的那盏昏黄的路灯下!
与慕翔的耀眼银色不同,淡黄色的灯光把他的全身都涂上了一抹淡淡的金黄,好似全身都泛着淡然而迷人的光环,把平日里看起来又冷酷又霸道的他折射得那样温暖起来。
“天……天翼!”我被他吓了一大跳,“你……你怎么在这里?你在这里……多久了?!”我有些心慌意乱地问,突然好希望他没有看到刚刚慕翔亲吻我的那一个画面。
可是天翼却挑起浓浓的眉毛,好似故意要捉弄我似的,撇着嘴唇说道:“很久了。从你没有走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了。只不过你的眼里只能看到一个人,看不到我这个大活人而已!”
“啊……呃……” 我被天翼的话弄得满脸涨红。
我知道他一定是看到刚刚的那一幕了,不然说起话来,也不会这么阴阳怪气的。
他平时都只会对我呼来喝去,一用着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是在生气了。
“那个……我跟慕翔是……他……”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试图想要找句什么话来解释,但却发现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不用跟我解释。”天翼却用力地打断我的话,“反正全学校里的人都知道,我‘曾经的女朋友’,已经和慕翔在一起了!那是你们的事,和我无关,我也不在乎。”
“呃……”
我被他噎得哑口无言,他说的话好像很没道理,可是我却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他。
这时天翼从口袋里摸出一本笔记本,丢到我的怀里。
“辛茉莉,我今天来找你,本来是想和你好好谈谈的。但是看到刚刚的画面,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你说要赢我,好,我给你机会。但是,别奢望我会在比赛中让着你。威登格兰学院,从来没有在考试中作弊过,当然我也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只有两天就要比赛了,我希望你不要只顾着谈情说爱,有空也把书多看几遍,如果到时候你自己忘记咒语或者做错题目,那就不要怪我了!”
天翼把浓眉一挑,用冷若冰霜的口气,对我吐出这样一番话。
我被他吓了一跳,接住他丢过来的笔记本。
才刚刚翻开一页,就发现上面整整齐齐地记录着各魔法学科里的重点和要点!而且还是用着最简单的字词写出来的,只要认真地看一遍,就能很容易地记住!
“天翼,这……这是你帮我整理的?!” 我惊喜万分,看着他激动地喊。
“不是为你。”天翼的表情依然冷冷的,“是我欠你的。那晚是你救了我,所以……”
“啊,天翼,你真好!”我一下子就跳到他的身边,伸手就想去抓他的手,“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坏的,我知道你不会忍心赢我的,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
“喂,你干什么!走开!” 天翼却一下子甩开我的手,而且还跳出好远去!
“你不要在那里自作多情好不好?!我只不过是把我平时的笔记借给你看一下,我并没有说,我会在考试中放水的!能不能赢我,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而且你不要把这个比赛看得太轻松,除了初级魔法的考试,还有驾驭摩亚龙、穿越摩亚幽林的实践测验!摩亚幽林你知道吗?那里面可是有很多奇怪的东西的!”
天翼看似生气地对我大吼,连脸颊都涨红了。
可是我捧着那本笔记本,却忍不住捂着嘴巴偷笑起来。
这个只会装得一本正经的家伙,还在那里跟我吼呢!说什么不会放水,说什么不会帮我,可是他还不是送自己的笔记本来给我看?他是怕我看不懂那些奇怪的魔法书吧?
“不要笑了!”天翼真的生气了,狠狠地对我吼了一声,“我告诉你,你如果输了,我一定会要雷漠教授把慕翔赶出学院去!你也逃不掉学院里的惩罚!”
“我不会输的!”我不服气地立刻回应他。 “那就走着瞧!”天翼朝我瞪眼睛。
“好啊,那就走着瞧!”我也朝他瞪回去。
天翼看着我自信满满的样子摇了摇头,立刻转身就朝着男生楼的方向走去。我站在原地,怀里捧着天翼丢过来的那本笔记本,不由得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所有人都不看好我即将面临的考试…… 难道我真的会输吗?我可不相信!

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他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妈妈?为什么?为什么?!
可是……真的是他吗?
当他用那双碧蓝色的眸子望着我,当他开口对我说出三个字:“相信我!”我觉得我的心就像是被人握住了,不是那样锐利地痛,不是那样尖刺地疼,只是仿佛有什么东西门门地梗在心头,吞不下,吐不出……
我该相信他吗?我真的能相信他吗?天翼……会做那样的事情吗?
可是……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他会站在我妈的屋子里,他为什么会握着那把剑,他的剑上为什么在滴血,他为什么眼睁睁地看着我妈妈倒在那里……
那片血红……那片在黑暗中让我汗毛倒立的浓重血腥……为什么……
眼泪像潮水一样从眼眶里涌出,一颗一颗,一层一层,浸湿了我的枕头。
我不知道自己已经躺在这里多久了,我睡不着,也闭不上眼睛,总觉得身上一阵阵地发冷。优拿了棉被给我盖了一层有一层,可是我却依然在不停地颤抖……我情愿自己没有看到那个可怕的画面,我也情愿从没有听到那三个字——
相信他! 那副刺目的情景,让我怎么相信他!
“茉莉……”左手传来凉凉的触感,似乎是慕翔握住了我的手。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慕翔一直留在我和优的宿舍里照顾我,可是倔强的我,却只是把脸朝向墙壁,不想让慕翔看到我的眼泪。
“你想哭,就哭出来吧。这样你的心里会好受一点……”慕翔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但是我却倔强地咬着嘴唇,忍泪珠从鼻梁上滑落,却依然不肯出声。
我的心怎么才能好受一点?我的心怎么才能不这么痛?一边是我最亲最爱的妈妈,一边是那个……欺负我,却也保护了我的天翼!
好记得第一次我想从蔷薇花墙逃走,他跳过去救我,把双手都刺得鲜血淋漓;还记得特别升级试中,他悄悄地帮我念完咒语,还在我快要被妖怪抓住的时候,突然返回来救我;最难忘是那个神秘的地洞,明明是万丈深渊他还依然陪我跳下,明明自己已经血流不止,却还咬着牙把我送到最安全的地方……
他的声音犹在我耳边,我怎么也不能相信,那个为了救我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男生,竟然会……会为了和爸爸的一些小小的争执,伤害我的妈妈!
不!
我不相信!我不愿意相信!我不想相信!我不能相信!但你可以近在眼前的事实却又不得不让我正视,如果不是天翼,那会是谁?难道真如他所说,是爸爸杀害了妈妈,这更是我不愿也不能相信的事!
天翼……告诉我你不是那样的人……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你所做的……告诉我这一切都与你无关……告诉我妈妈还会回来……
我捂住嘴巴,泪如雨下。
“哭吧,茉莉,哭出来。别这样憋着自己,别这样……”慕翔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就像我的心被握住一样地疼。
我只觉得自己的手指比他的还要冷,比他的还要冰。
“慕翔!”我从床上弹起身子,扑入慕翔怀里,“慕翔……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妈妈没有死,妈妈还会回来!那不是天翼做的,不是天翼杀了我妈妈!不是的……不是的!这一切都是梦……是梦……是一个恶梦……是一个可怕的梦!只要我闭上眼睛,只要我睡醒,一切都会回到从前,一切都会平静!”
我揪着慕翔的衣领,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痛哭。
我嘶哑地尖叫着,哭喊着,拉扯着,似乎想要用尽我全身的力量。
我想要慕翔给我一个答案,我想要听到他说:一切都没有关系,等到明天太阳升起,又会是新的一天……
可是……没有!
我倒在慕翔的怀里,他任我拉扯着他的衣领,任凭我哭闹喊叫,任凭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汩汩而落……
他只是抿着嘴唇拥着我,那样怜爱、那样宠溺地拥着我。
他的眉间迭起,他的眼神忧伤,他的表情像天翼的一样凝重,他似乎想要对我解释什么,但却只是抬起手来,轻轻地拍拍我的后背:“翼绝不会做这样的事的,茉莉,你要相信他。”
“相信他?!”我被慕翔的这句话“电”得从他的怀里跳起来,“物品怎么相信他?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他站在那里,他拿着剑,剑上有血,而我妈……我妈……却躺在地上!慕翔……我真的相信他……我真的……我……可是……妈妈死了!慕翔,我怎么相信他……你告诉我,怎么相信他……”
我觉得我快要发疯了,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相信他吧!相信他吧!天翼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天翼绝不会伤害我妈妈!
可是,他与我爸的那些不愉快,他对爸爸说的那些尖锐话语,还有那个晚上,他把爸爸按在墙壁上的样子,都无一不说明了他对我爸爸的成见……难道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伤害了我妈?
慕翔看着快要疯掉的我,一张俊美的脸变得无比的凝重。他咬着嘴唇,清澈的眸子里雾气袅袅……
“别这样,茉莉。别这样说翼,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的!他绝不会的!”
慕翔咬唇,他的眼泪也快要跟我一样掉下来。
“是的,我相信天翼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房门突然被撞开,风宇从外面冲了进来。
风宇火红的头发在夜色中那样醒目,他的表情也像他的头发一样火红:“翼绝对不会的!辛茉莉,你一定要相信翼!”
看到他从外面冲进来,我立刻就转过身,把自己的脸再一次对着墙壁。
我不想看见他们,不想看见这些朋友。
他们都相信不会是天翼做的,可是我的心……我死去的妈妈……却让我不能不相信那是天翼……
“茉莉!”风宇看到我这样的表情,着急地在我的身后大叫,“你要相信翼!他绝对不会做那种事!他绝对不会伤害阿姨!我敢用我的性命担保……请你相信!”
他们的兄弟情深让我感动,但是那是妈妈的命啊!
风宇看到我根本不想回头,就要从我的身后冲过来:“辛茉莉,你转过身来,你听我说!”
慕翔却立刻伸手拦住他:“宇,你别这样,别这么逼茉莉!你给他一点时间,不要这样逼她……”
“给他时间……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风宇却大声地喊着,“飨,你知不知道,翼已经被老师们软禁起来了,而且因为他不肯承认这件事情,所以老师们决定要给他做一次学院里几百年来都没有人做过的——魔法穿刺!”
什么?风宇在说什么?
“魔法穿稀?”慕翔有些吃惊地大叫起来,“宇,你确信吗?”
“当然确定!”这次回答慕翔的,是我的好友雪优,“雷漠教授把院长都请去了,还把学院里几百年都从未用过的魔法针拿了出来!他们要用那根一尺长的魔法针刺进天翼的脑子里,把他当时所看到的影象重新呈现出来!”
什么?!
魔法穿刺……是要用一根一尺多长的针刺进……天翼的脑子里!天啊,那人岂不是要死掉了!
“什么?他们真的要……”慕翔的声音也陡然拔高了,“老师们真的已经决定了?那种魔法几百年来都从未用过,而且听说有非常大的危险性,倘若有个一毫米的偏差,那么天翼就会死在那把椅子上!”
啊! 我的心就像是被人撕开一样的……疼得我差点昏死过去!
天啊……那么……那么危险的一种魔法……竟然要用在天翼的身上,那岂不是存心让他去送死?
“所以……辛茉莉,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天翼去送死……你去跟那些老师们说,你相信那不是天翼做的!”风宇的嘶喊中开始带着哭腔,“我求求你了!我求你!我风宇自从出生之后,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可是今天,我求求你!辛茉莉,你去救救翼不吧!你去救救他!”
风宇的怒吼,像是针尖一样刺在我的心上。
如果说天翼要承受的是那么长魔法针,而我现在所承受的,就是万针穿心的感觉!
救救他!风宇在求我,要我去救救他!像风宇这样顶天立地,只会捉弄我的家伙都快要哭着求我去救他……
可是……谁又知道我的痛苦? 那是我妈啊!
那是生我养我,辛辛苦苦一个人把我带大的妈妈啊!这让我怎么选择?这让我怎么相信?这让我怎么去救他……
我泪流满面,心如刀割。
“够了!宇!”慕翔再也看不下去,一下子就拉住风宇,“你别逼茉莉了,现在最难过,最痛苦的,是她!我陪你去求老师,我陪你去见翼!”
风宇被慕翔拉住,可是却还朝着我大喊:“不,没用的。翔,我们去都没有用的,一定要她去,他们才可能不去做!辛茉莉……你去吧!我求你!还有,翼让我告诉你,如果你相信他,就今天晚上去找他!无论多晚,无论等多久,他都会等着你!但是……他只能等到黎明时分,他只能等到太阳升起前的那一刻!辛茉莉……你不能就这样看着翼被愿望……你不能!去见他吧!”
风宇喊得声嘶理竭,慕翔拼了命地把他从我们的宿舍里拖了出去。
可是我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的话。
天翼对我说,只要我相信他,就今天晚上去见他!无论多晚,无论等多久……但只等到太阳升起前的那一刻……只等到黎明前,那最黑暗的时分……
相信他……就去见他! 我要去吗?我相信他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倒在自己的床上,伸手把厚厚的棉被蒙组脑袋,泪水像是潮水一样涌上来,把我整个的淹没……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