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上周末,国内各主产区菜籽收购价格继续保持高位,菜籽油、菜籽粕价格也水涨船高。湖北地区菜籽收购价格基本稳定在1.15-1.20元/斤,最高价达到1.25元/斤,菜籽油价格在6100-6200元/吨,菜籽粕价格在950-1050元/吨;江苏、安徽等地菜籽收购价格在1.28-1.32元/斤不等,菜油报价稳定在6150-6200元/吨,菜粕报价在1060-1080元/吨;四川地区菜籽收购价格稳定在1.30元/斤,新菜油大批量销售价格在6200元/吨左右,菜粕价格在900元/吨左右。虽然市场价格继续保持在高位,但从菜籽收购、加工到菜籽粕、菜籽油的销售整体形势来看,弱势已有所显现,而且促成价位回落的因素正在逐步形成。具体分析如下:一、大豆到货压力不断增大。据调查显示,近期到港进口大豆未获得进口大豆质检证的船数不超过5船,国外有关信息机构预测因质检证明未能及时卸货5-10船,实际上是部分进口大豆船期延迟所致,到货进口大豆除了因泊位紧张无法卸货外,大部分均可顺利上岸。根据目前各港口及进口厂商提供的情况预计,6月份全国进口大豆到港量约40船,数量在230万吨左右,不仅大大超过我国月均消耗量,而且月底库存压力也在不断增大,并且7、8、9等月份进口数量也相当可观。随着进口大豆到港及库存数量增加,油厂开功率也在增加,进口大豆有效压榨率提高,尤其广东地区自6月3日很多油厂实现了满负荷生产,豆粕、豆油产量增长迅猛,将直接对菜籽油、菜籽粕价格形成打压。二、进口豆油明显增加。自今年以来我国豆油进口飞速增加,1-4月进口47.27万吨,较去年同期高出389%,预计5月份到港豆油近16万吨左右,6月份将达20万吨,而且未来3个月豆油将大量到港。目前进口毛豆油价在5550-5750之间,与菜籽油低将近500元/吨,大量的进口必然带动菜籽油价格的下跌。三、棕榈油的大量掺兑。由于我国今年棕榈油进口配额为260万吨,且进口顺利,预计进口总数量将达240万吨左右,我国棕榈油市场供应将十分充裕。目前,棕榈油价格与菜籽油价格相差1000元/吨,随着气温的升高,棕榈油掺兑量将不断增加,菜籽油将很难保持目前的高位。四、随着产量增长,菜籽油、菜籽粕价格面临下跌。由于收购价格较高,各地菜油和菜粕价格普遍有所上调,棕榈油价格的迅猛上涨为菜油行情带来较大的支撑;受阴雨天气影响,收购延迟,菜粕上市比往年晚了近半个月,而各地饲料厂库存已降到最低,都急于采购,菜粕需求较好,因此价格出现较明显的上涨。但是由于菜油已经较其他油脂价格高出不少,对菜粕而言,由于养殖业完全恢复也还要一段时间,随着各地油厂油菜籽收购数量增加,产量扩大,菜油和菜粕价格有望出现回落。五、菜籽收购价格疯长缺乏理性。由于各地厂商对油菜籽的压榨相当看好,导致了今年油菜籽收购竞争异常激烈,竞相抬高收购价格,菜籽价格涨势也可谓牛气十足,一天一个新台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价格由5月中旬的0.95元/斤,上升到下旬的1.05元/斤,然后到目前的1.20、1.30元/斤,上涨幅度达到了40%。并且各地厂商为多抢购菜籽资源,由"价格大战"又转变到"水分大战",纷纷放宽收购标准,油菜籽国家标准规定的水分含量应在8%以下,现在在实际收购中11%的水分含量已经相当不错了,而今年湖北有的地方菜籽水分一度曾达到23%,相当于国标的3倍,可以说目前国内菜籽收购已大大超出理性范围,菜籽收购价格的回落将成为必然。六、油厂多持谨慎态度。由于今年各地的菜籽收购普遍价格高、水分高,油厂的压榨利润大大缩水。就目前新菜油、新菜籽市价而言,如按如果按目前2580元/吨菜籽收购价格计算,油厂每吨要亏损好几十元;而菜籽成本按2500元/吨,油厂仅有微薄利润,因此各地油厂对于现在的高价位菜籽也比较谨慎。各地的抢购之风也大有收敛,油脂厂近期放慢了收购速度,加快了加工油菜籽的速度,随着新菜油、新菜粕数量的迅速增长,市场价格必然下跌,从而也推动菜籽收购价格的下跌。如上所述,受进口大豆、豆油增加以及棕榈油的掺兑等压力的影响,加之油厂开工率提高,菜籽油、菜籽粕价格将随着产量的增长面临下跌,而今年的菜籽收购价格超高且缺乏理性,在多重压力下近期有望出现理性回落。但同时笔者也指出,菜籽收购价格回落空间不会很大,主要理由陈述如下:一、总体油料供应紧张。目前,国产大豆、棉籽、花生等压榨油料已基本枯竭,今后一直9月底,国内油料来源将仅只能依靠进口大豆及新产菜籽,总体供应量较为有限;并且由于占主导地位的进口大豆的供应有很大不确定成份,受国际价格的强力支撑,国内大豆价格将居高不下,从而也将促进国产菜籽价格在高位的保持.二、全球油菜籽产量下降。今年全球油菜籽产量将进一步下降,预计产量为3294万吨,缺口390万吨左右,这将促使国际市场油菜籽价格在高位徘徊。虽然由于种植面积增加,品种改良,预计今年我国油菜籽总产量将比上年度增产25%,但在全球产量下降的影响下,预计今后我国的菜籽及菜籽油价格将不会有暴跌的情况。三、菜籽粕存在供应缺口。根据预计本年度全国油菜籽产量为1080~1100万吨,按照62%的出粕率计算,菜粕产量约为670~682万吨;预计本年度油菜籽的进口量为40~50万吨,按照60%的进口菜籽出粕率计算,菜粕产量约为24~30万吨,全年菜粕供给量约为694~712万吨,取其平均值,为703万吨。而今年的饲用菜籽粕需求数量受水产饲料的需求大幅度增长,预计本年度需求数量达710万吨。本年度菜粕产量仅能满足饲用需求,但如果考虑到损耗和出口等项目,则年度内国内菜粕产量将低于需求量。受供小于求形势影响,今后菜籽粕及菜籽价格回落空间有限。

以往年形势来看,油菜籽收购价格普遍较低,基本保持在0.80-0.90元/斤,最高也就在1.00元/吨左右,收购竞争也不激烈,由于油菜籽资源有限,受”物以稀为贵”价值规律的作用,后市菜籽油、菜籽粕价格多还要大幅攀升,往往是谁抓到了油菜籽谁就掌握了市场,谁就会获得高额利润。但是今年形势却不同以往,按二级菜籽油现价5800元~6000元/吨之间、菜籽粕在900-980元/吨价格水平计算,油厂的油菜籽收购价格应控制在120元/50公斤以内,油菜籽收购中间商的收购价格应控制在115元/50公斤以下;而目前多数地区油菜籽进厂价已涨到1.20元/斤以上,集中收购价在1.25元/斤左右,最高价已达1.30元/斤,对于油厂来说经营利润已非常微薄,甚至还将面临亏损。我们不妨就今年油菜籽加工面临的形势进行分析如下:一方面,今年的油菜籽收购成本居高不下:一、抢购形势激烈。自本年度以来,湖北、江西、安徽等主产省份在沿江、沿边相继新建了数家日处理千吨以上的菜籽榨油厂;由于在往年菜籽压榨中得到实惠,一些中小型油厂也纷纷增建、扩建加工规模;分布在河北、山东等北方地区的油厂也看好压榨菜籽项目,有相当数量的油厂通过技改转产加工油菜籽,由此今年菜籽压榨能力的增长相当惊人。分布在产区的中小型油厂依托靠近农村、接近农民的地理和人缘优势,以与大型油厂同等价格抢收油菜籽,他们基本完全可以做到”田间收购,服务上门”;而大型油厂凭借其雄厚的资金优势,跨省跨市广泛布点设站,并组织流动分队互动收购,在高价收购同时部分大型油厂还对交售数量较多的集运商贩采取了每吨20~30元的奖励政策;一些外地油厂和经销商更是抬高价格收购,从而推动今年的收购形势竞争更加激烈,使收购价格一次又一次不断被抬高。二、农民惜售心理加强。根据调查显示,虽然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抢收抢购,但至今仍有四分之三以上的油菜籽集中在农民手中。从历史角度来看,由于前几年油菜籽收购价格呈低开高走,越收越高,往往是早出售的农民吃了亏,加上今年天气一直晴好,油菜籽的水分偏低,水杂一般都在14%左右,便于储存和保管,今年”菜籽不愁销”在农民心里已达成共识,尤其是近期收购价格节节攀升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使农民信心倍增,因此不急于销售,指望卖个更好的价钱,普遍存在惜售心理。油厂如想收到油菜籽不得不抬高收购价格。三、其它因素也使收购成本加大。由于国内非典疫情还不可能完全解除,各油菜籽主产省份无论病例多少,各地政府为了防止输入性病例进入都采取了比较严厉的措施,限制外来人员的随意流动,给采购人员上门收购带来一定困难,大大增加了收购成本,同时运输成本与风险也大为增加。据气象部门预测,近期各主产区仍以阴雨天气为主,将大大影响菜籽的脱粒、整晒,收获的菜籽水份必定偏高,农民及收购商为储存、囤积需要,不得不反复凉晒,而且油厂在加工前还须进一步烘干,再次加大了收购成本。另一方面,后市菜籽油、菜籽粕销售前景不乐观。一、进口大豆压力较大。自5月中下旬以来,进口大豆即开始集中大量到港,据统计5、6月份进口大豆总共到货量超过500万吨以上,严重超过我国月均170万吨的需求量,并且以后几个月进口量依然较大。目前,我国进口大豆发证总量已超过1000万吨,虽然有传言中国今后可能严格进口许可证的发放,但考虑到国产大豆的播种期已过,农民利益已基本得到维护,国内库存尚在低水平,后续质检证书的发放不会有太大的困难。根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和国内大部分分析师最新预计,认为今年进口量将达1800万吨。而且由于后续进口大豆多为南美大豆,成本较低,国内大豆价格还有下跌空间,可见后市国内大豆市场压力巨大。由于供应过剩,豆粕、豆油价格面临下跌,从而拉动菜籽油、菜籽粕价格的回落。二、豆油供应过剩。国家信息中心预计,本年度我国压榨豆油430万吨,较上年度增加109万吨;本年度进口量将达150万吨,较上年度进口增加113万吨;本年度食用需求400万吨,较上年度增加80万吨;今年我国豆油生产与进口将有100多万吨的过多剩余,终将促使国内豆油以及其他食用油市场的疲软和价格的走低。三、棕榈油的大量掺兑。由于我国今年棕榈油进口配额为260万吨,且进口顺利,上年进口数量在220万吨左右,预计今年进口总数量将达240万吨左右,我国棕榈油市场供应将十分充裕。由于棕榈油价格低廉与豆油、菜籽油、棉籽油等高价油存在1000余元的价差优势,随着气温逐渐上升,棕榈油将广泛掺兑到高价油中,必然拉动国内食用油脂整体价格的大幅下跌。四、国产大豆将获丰产。受去年种植大豆效益较好,今年国家又推出”大豆振兴计划”,国内大豆种植面积大幅增长,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计:今年我国大豆种植面积将达到990万公顷,产量预计高达1690万吨。这样到10月份随着国产大豆的大量上市,国内油粕价格将再次面临打压,菜籽油、菜籽粕也不可幸免。五、非典的影响仍不可小视。目前,虽然国内非典病例的发生率几乎已等于零,但再次复发的机率依然较大,所以各地防控措施仍然较为严格,非典疫情的解除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样对于近期国内油粕市场的复苏将带来很大的阻力。并且,由于非典在国内的暴发,养殖业的原气受伤较重,作为盈利增长点的畜禽产品出口由于近期被检验出禽流感病毒也夭折;受非典影响,人们对食用油的消费也有所减少,国内实际需求量面临缩水。而且,根据专家预测今冬明春非典还可能复发,国内油粕市场压力重重。总之,由于抢收抢购、农民惜售等原因,油厂菜籽收购成本明显增高,而后市菜籽油、菜籽粕价格面临压力巨大,销售不景气,将使今年油厂压榨油菜籽的利润大为减少,所以要求经营厂家要适时适量收购加工,不可盲目行事,以免遭受亏损风险。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