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惠生曾多次采访张君秋先生,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张先生的坚定文化自信。翟惠生说,张先生对他认可的艺术,融入他的人生观,他是真正拥抱生活,把生活感悟融合在艺术中,这是艺术家的情怀,这就是自信。

  原中国戏曲学院院长赵景勃称,“王蓉蓉最值得探讨的是一个高中生如何走向艺术的成功。她毕业于1982年,那时京剧的状况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王蓉蓉这班分到院团后,价值观瞬间乱了,一些人看到轮到我演戏早着呢,另外一些人看到待遇太低,于是出国潮、电影潮席卷而来。这个班群星璀璨,但人才也流失最大。王蓉蓉能够坚守实属难得,而她高中生的文化底子不仅助她厚积薄发,也让她有了定力。”

座谈会上,与会专家和基金会理事怀着对张君秋先生深切的缅怀之情、对张君秋先生的艺术精神由衷的敬仰之意,从各个维度对张君秋先生的艺术成就和创新精神进行总结。

  去年央视青京赛金奖得主、王蓉蓉的弟子王盼认为老师鼓励学生不完全学张君秋,要有自己的声音辨识度给了她非常大的空间。“老师不是完全学张君秋先生,不是完全学男旦的发声,她也是这样教我的。她经常说女孩本身扮相美丽,在台上一定要协调,我们发出来的声音也要漂亮,和我们的扮相一样,这也成了我多年来遵循的一条艺术原则。她还告诉我们,我们不是摇滚乐手,给观众带来不了刺激,我们要让观众真正能享受我们美妙的声音,而且要有我们自己的辨识度,一张嘴就能让观众听出是我,而不是张先生。所以我特别高兴老师能给我们这样的空间。但是老师也常说,有些东西必须坚持,比如京剧的扮相,我们不需要影视的扮相,京剧本身的就很漂亮。”

表演艺术流派纷呈是京剧繁荣发展的重要标志。传承流派艺术、创新流派是当下推动京剧发展不可回避的话题。张永和认为,创新流派是时代的要求,是京剧发展的必然趋势。张君秋先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流派创新的大家,今天我们学习张派艺术,不仅要继承张派剧目和艺术,更要学习他勇于创新流派的精神。苏移清楚地记得张先生说过的两句话:“我年轻时候老学不够。”“在艺术上,观众怎么爱听怎么爱看,我怎么来。”这两句话生动诠释了张君秋创造流派的精髓,他不愧为流派继承的典范、创新的先锋。

  “张君秋亲传弟子王蓉蓉,近日以两个专场度过了自己的“舞台生活30年”,演出后的座谈会上,与会专家提及“谁说梅兰芳、张君秋不可超越”?这对于坚守流派不敢越雷池半步的京剧界实属难得。”

座谈会合影

  王蓉蓉在国戏本科与研究生的班主任张关正教授认为,“王蓉蓉难得在研习流派的过程中没有失去自我。我不反对模仿秀,传承可以有多种类别,有的就是模仿,最后就是个影子。真正的艺术家应该像张君秋先生一样,四大名旦我都吸收,最后形成张派。他没有认为梅兰芳就到顶端了,我只能仰望,不可超越。张先生虽然没说,但他心里绝对认为梅兰芳是能够超越的。而我们现在的演员几乎从不谈超越,害怕别人说自己太狂,可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没有这样的梦想,总认为前人不可超越,那么京剧二百年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贯涌在系统总结张君秋先生艺术成就时认为,张君秋先生的艺术实践是对京剧文化传统“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经典范例。张先生对京剧艺术的创新发展,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坚守传统,二是顺应时代。张先生的“守”,不是固化、不是封闭。他坚守了京剧多个传统。首先,坚守着京剧发展的传统。京剧200年来,随着时代变革而发展,没有发展就没有京剧的生命力。坚守着京剧容纳百川的传统,从昆曲、地方戏到北京曲艺,都吸收扩容到自己的本体上来,从本体上进行消化融通,更加根深叶茂。坚守着倾听的传统,大艺术家都是善于倾听不同观点,为我所用的。张先生在台下倾听最普通观众的反映、专家的意见,然后和合作者一块商量改进。坚守着精益求精的传统,他的每一场演出都没有任何懈怠,始终坚持真正给观众技巧,真正让观众看到他的精、气、神。张君秋先生和同时代的很多大家一样,之所以能够成就斐然,创立自己的流派,重要的一点就是顺应时代。京剧声腔和时代有直接关系。张君秋先生上世纪50年代从香港回到内地,正赶上坤角崛起,形势不利于男旦,观众的审美随之发生了变化。张先生积极回应了时代。他以积极的创造和转化,形成了华丽、爽朗、悠扬、刚健、明快的张派唱腔风格。在顺应时代变革中,张派的剧目和张派的风格及其文化内涵有了很大提升,表达了新的价值观,传递出健康的主流的传统文化。在他的代表剧目中,人物的音乐形象凸显,每一出戏有一个人物的音乐形象,张派的流行唱段恰恰是人物的音乐形象。张君秋先生对京剧现代戏也积极尝试,把自己的得失抛在一边,在困境中为京剧发展做出了贡献。从以上几个方面而言,张君秋先生完成了对前人的超越,完成自身的超越,也完成了行当的超越。

  原中国文联副主席仲呈祥认为,为王蓉蓉这样的角儿创造演出条件、提升他们的艺术修养反过来可以用他们的影响去造就懂得欣赏京剧艺术的观众。“有这样一句话,再美的音乐,对于不懂旋律的耳朵来说也是没有用的,我套用这句话,再美的京剧对于对京剧一无所知的观众来说,都是没有用的。国粹艺术能不能在今天建立一个好的传承体系,让后辈也能够享用这笔精神遗产,培养角儿和观众同样重要。好好的一部《赵氏孤儿》,原本忠战胜奸的主题被电影将程婴搞成了小市民,用喜剧演员来解构它,弄得糊里糊涂,这怎么能行?所以像王蓉蓉一样的当代名家应该坚守京剧的价值体系,不能让其变味。”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