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舞蹈教育工作者,我们时常通过“舞蹈行为方式”介入舞蹈的核心“身体层面”,以观察每个人身体的生活常态,从而折射出一个人乃至一个民族的精神面貌。

青绿文本戴清材、李梓欣

“身体”是舞蹈语言的第一构成要素。舞蹈表演艺术家首先要能够灵活自如地运用身体,以人体科学的运动方式为基础而展开舞蹈。

天净沙徐志伟

舞蹈作品《转山》剧照 曹瑜供图

其一,陶艺语言表现突出。入选作品充分运用了陶艺独有的表现手法和陶艺语言表达情感,既远离了简单的实用性和可复制的技术性,又与雕塑艺术语言相区别,达到了工艺与材质、技术与艺术的高度结合。王杰的作品《暧昧》便是将陶艺特有的泥条盘筑工艺与容器空间结合,用细细的白瓷泥条盘绕,活化了古老的技术并融入了新的审美。王国栋的作品《不能忘记的》采用极简的三角泥片组合粘接工艺,构成与煤的结晶体相吻合的建筑性形态,表达对家乡矿区历史的追忆,在技术创新的基础上更具艺术高度。薛永的《赴汤》则采用德化白瓷再现了武警训练时的真实场景,这种类似超写实的主题性创作在以往的陶艺作品中并不多见,这类作品体现了材料与技术、人性自律与自由的双重表达。

民族复兴,筑梦中国。新时代的复兴之路,再次使身体从时代的多变中走出来,并呈现出新的面貌。回归、寻根、重新出发,身体开始化繁为简、以意取境。《沉香》《尘埃落定》《杜甫》《诺玛阿美》《梦宣》《转山》等作品,舞者的身体在跨越修饰的边界后返璞归真,重新回归土壤,并再次复苏、成长。

其二,作品跳出传统、现代与后现代的窠臼,不再简单追随西方的艺术流派,也不再拘泥传统,初步形成了新时代中国风格的陶艺表现形式,激发了独特的艺术生命力。熊开波的《鼎兴中华》从最古老的艺术元素中汲取营养,其美学渊源来自彩陶时期的三足器和殷商时期的青铜器,结合个人审美和陶艺语言进行改造融合,整件作品饱满、新颖而富有历史意韵。吴建毅的《器之欲》将传统容器用抽象的雕塑结构和理念来表现,作品中间的盘子在材质处理上极为精细用心,容器的精致与雕塑粗糙的质地形成互补。梁冰的《远古的痕迹》从民间剪纸和古代玉璧中获得艺术灵感,这件作品的审美表达质朴、率真,泥土呈现的烧成方式像金属一样有力量感,作品纯朴的刀法也反映了作者长期感知泥土的能力。张辉的《裂·变》采用新的拉坯方式,重塑源自中国新石器时代的黑陶,使其表面出现裂纹,再用刀切镂空装饰,并细细打磨发亮,整件作品既传统又现代。

新中国成立之初,《荷花舞》《红绸舞》《孔雀舞》《快乐的啰嗦》《雁舞》《鄂尔多斯》《顶碗舞》《盘子舞》等一系列舞蹈精品的问世,其总体样态是朴素、纯洁、向上的,没有过度的矫揉造作和繁冗修饰。一个国家百废待兴,万物复苏,新中国的成立给人民带来新的希望,对未来有憧憬,对当下有热情,对万事万物有无尽的向往与期待。舞蹈展现的是纯净的、简单的、直接的、自然的、真诚的、清新的形象。它的舞动是赤诚的爱国之心,充满对新中国未来美好蓝图的渴望。

中国陶瓷艺术几千年的历史表明,传统的生命力就在于每个时代都在原有基础之上不断地推陈出新,不断地显示所处时代的创造力,不断地挖掘陶瓷艺术既永恒又变幻无穷的魅力。

谈及中国民族民间舞中身体所传达的精神,可从舞蹈艺术作品的历史长河中略知一二。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陶瓷作品展”从2499件报名作品中初评出443件作品进行复评,最终评选出作品274件,其中进京作品30件。本届入选作品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国当代陶艺5年来发展所取得的成就,也呈现出中国当代陶艺创作的艺术水平及未来发展的趋势。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站在历史画卷上回望过去,穿梭于时空的中国民族民间舞蹈星罗密布。舞者通过身体传递时代精神,新时代的艺术家更是以昂扬抖擞的精神气质、以民族的自信,傲立绽放、历久弥香。

悠然天地间王崇东、张芷娴

改革开放之后,《残春》《牛背的摇篮》《奔腾》《雀之灵》《东方红》《酥油飘香》《扇骨》等作品,舞动的身体开始激动、进步、强烈、有震踏感,力量硬朗多动多变,从简单、纯粹走向了具有较强时代感的复杂运动之中。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1

身体所传达的精神,是对时代、民族、地域等的集中体现,是生命力状态的本质特征显现。不同的人群,无论是幼儿、青年、老人、家庭,还是团队、单位乃至一个国家,有什么样的生命力就有什么样的精神气质。

静以致远——中国新化石孙月

我国著名的哲学家、美学家宗白华认为,舞蹈是运用人类最本能、最直接的方式对生命最高的体现。艺术学科中舞蹈被定义为“表情艺术”,并非指的是舞蹈是具有面部表情的,而是指舞蹈是运用身体对一个民族精神气质的“表情”最典型、最鲜明、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它所运用的媒介正是生命体。

暧昧王杰

网站地图xml地图